我們誤會了中國人

 

港澳流傳了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當有人問你是甚麼人的時候,你會怎麼回答他。相信十居其九,也會回答港澳人而非中國人。港澳回歸十多二十年,國情教育的不足並未有大改善,所謂人心未回歸,我們在承認自己國籍的同時,在身份上存有很大的優越感,特別在文化上,港澳跟內地確有很大的差異,要真正容入祖國,並不是政府三言兩語的宣傳口號可以辦到。

從媒體和四周的資訊,我們對內地人不多不少有較壞的印象,見錢開眼、滿口謊言、不守規矩、隨地吐痰等,最近中國人在瑞典鬧事的事件,又成為了一個印證。不知道是否惡意的渲染,還是港澳人一種自我保護的心理,港澳人怎能跟內地人相提並論。但是,有一次小記跟同事去了安徽省採訪兼旅遊,有很深的經歷和感受。

安徽的採訪活動完結後,小記跟同事兩人到黃山遊覽。按計劃最後一天早上從黃山下山,兩人帶備了所有行裝下山。那數天由於是清明,據說黃山雲集了三萬多的全國遊客,由於太多人同時間下山,非常窄狹的山道嚴重阻塞,原定一小時的下山道,從下午4時開始,我們跟所有人被困了7個小時。到了7時入夜,山上開始大雨大風,人龍依然沒有前進的跡象,雖然大部份旅客也有雨衣,但風勢很大,免不了全身濕透。我們所有的行裝也濕透,包括被防水衣服保護的相機也壞了。由於被困多時,數千人根本沒有進食,濕身後被風強猛吹,入夜後黃山的氣溫很低,各人也疲累之極。

在這種困境之下,人的本性容易表露無遺,但我們看到的,卻是一幅令人感動的畫面。被困的7個小時裡,數千人的紀律非常好,沒有插隊的現情,耐心地等候,這種情況在港澳也不容易。入夜後天氣變得惡劣,市政府派了大批公安上山疏導人流,旅客主動讓路給有小孩的家庭先行,還有些旅客幫手維持秩序。山道沒有路燈,泥濘濕滑,旁邊還是深谷,只能步步為營。情況雖然惡劣,但這數千來自全國各地的旅客紀律還是非常之好,還有旅客拿出自己的食物分給各人。

晚上11時正,我跟同事終於回到地面,被困了7個小時,淋了多個小時的大雨,酒店的專車將我們接走。當時,在我們身後的還有數千名的旅客還未下山,也未知何時能夠下山。當時的感覺很深,第一次重新認識自己的民族,第一次感覺到甚麼是中國人的情誼,感受到中國人的守望相助精神。或者,過去澳門人對內地人劣根性多點帶有偏見,國情教育確實也其重要性,不是為了隱惡揚善,而是為了減少偏見。學習做一個明正言順的中國人,學習做一個真正的大國子民。

作者:楊雪雲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