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香港立法會選舉看澳門青年社運困局

出版時間: 2016-10-12 01:52

香港最激烈的一次立法會選舉塵埃落定,澳門人亦相當關注這場選舉。周邊人多是非建制派的支持者,對選舉的結果又悲又喜。悲的是多位泛民大老落選,喜的是非建制派議席較上屆多,但有一點是任誰事前也沒有料到,就是黃毓民敗了給一位政治新丁而落選。這一事件卻意外地讓香港各界人士拍手稱快,讓日漸撕裂的香港社會在他身上空前意見一致。其實,他的敗選,不單對香港政治影響深遠,對澳門青年社運的未來,亦有一定啟示。

黃毓民為甚麼會敗,當然不是因為游蕙貞靚女,亦非她辯論能力較好,更非她的從政經驗較黃豐富,某程度上黃毓民只是敗給了自己,敗給了選民。香港社會大眾近年漸漸對激烈的抗爭行為加以認受,因此本土派才會在是次選舉中崛起,但作為激烈抗爭老祖宗的黃毓民,反之被選民放棄。其實翻開黃毓民的從政履歷,是一段又一段的「咬自己人」、「搞分裂」的歷史,很多活躍的非建制人士也被他攻擊過,日子久了,選民自然看清他的真面目。

回到澳門,現時仍然活躍的社運人士,以青年為主,近年他們的種種行為,給人的觀感某程度跟黃毓民相類似。當年「離補方案」後,本澳不少青年社運領袖湧現,但很多是曩花一現,不少已經變為低調,仍然活躍的就是接管了新澳門學社領導位置的一班年青人,可惜他們的行為,令不少支持社運的市民相當不滿。

社會運動自古有一個難題,就是未成功先內訌,澳門的情況更嚴重。近年新澳門學社最多的新聞就是他們分裂內訌消息,學社的青年一代跟中年一代互相攻擊指責,多位資深會員以至議員出走,令到上一屆選舉已經大敗的學社,來屆更不被看好。為甚麼要內訌,其實原因簡單得很,就是爭上位。澳門的政治版面相對穩定,要進入議會,最可行的方法就是向自已人迫宮,取代他們的選舉位置,勝數較大。

是否想得他們太過負面?其實他們的不少行為,也顯示出這一班年青人沒有太多道德包袱。當中他們有一個網站,以網絡媒體自居,這點本身沒有問題,但自稱網媒卻沒有媒體應有的操守,例如他們試過網上直播人跳樓自殺,有可能因此刺激事主而發生悲劇。再例如為求攻擊對手,編造婦聯不支持家暴法的假新聞等等,難聽一句就是不顧別人死活、不理事實真相。追求民主、為民請命,社運人士總是說得好聽,但選民的眼睛是雪亮,聽言之外亦觀行,澳門青年社運的未來,實在令人擔憂。

 

作者:博奕之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