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決僱用童工問題
絕不能一查了之

出版時間: 2016-12-21 02:19 閱讀量: 4,149

11月下旬,大陸一段有關江蘇省常熟市服裝作坊僱用童工的視頻,在網路上迅速傳播引發社會關注。當日下午,常熟市政府召開緊急會議,要求公安、人社、市場監督等部門開展拉網式突擊排查行動。據常熟方面介紹,當天晚上工作小組共排查1,797家小作坊、163家門店及企業,發現疑似童工8名。目前,涉事單位均被立案調查。

據常熟市政府通報,該市在過去4年共查處107起使用童工案件,僅2015年一年雲南就有6,000多人到常熟工作,其中不乏童工。這些資料都表明,童工問題已不是簡單的被虐待問題,而變成了一個深度嵌入偏遠地區勞動力流入發達地區的社會經濟問題。照政府慣常做法,查出之後將童工送回老家理所當然。但這些孩子如何繼續生活下去,筆者認為,他們並沒有明顯更優的出路。

常熟是中國著名的服裝城,全市擁有各類服裝服飾企業一千多家,而一些國際名牌也在這裡設立了加工廠。當地人曾表示做服裝行業,大家知道就是拼時間,如果沒有那麼多產量就掙不了那麼多錢。在這樣的背景下,對工資要求不高和不需要技術含量的工人,成了無證照的低端製造業作坊的首選。而雲南等地大量的工人被仲介介紹過去,童工就此通過這種管道進入了黑作坊。

那麼,當地監管部門知不知道童工的存在?顯然是清楚的。因為據統計,2012年以來,常熟市查處使用童工案件107起,涉及使用童工211名,對相關單位共處罰款300多萬元。既然如此為何屢屢打擊,仍然沒有絕跡,筆者認為無非兩個問題:一方面是監管部門有監管不到的地方;另外這些黑作坊追求利益的思想和僥倖心理作祟,置法律法規不顧。

對查處僱用童工,相信公眾和筆者一樣堅決支持。只不過在查處之後,政府要做進一步的關注和追問:童工回家之後又該何去何從?有報導說,目前被解救的童工被轉移到常熟市當地的一所中專進行安置,當地還對其進行一些授課。事實上這些未成年人原本就該待在學校裡,待在課堂上。常熟市的做法值得稱道,只不過待事件處理完畢童工們的薪水被討回後,政府又會將他們送回到家鄉,如此一來問題並沒有解決。

回到家鄉之後,這些童工是否可以獲得相應的教育服務?某種程度上,這與童工被解救本身同等重要。可以推測,如果這些孩子無法留在學校,他們還有可能回流到常熟。畢竟,家庭困境猶在,學校難以回歸,而仲介的引誘始終存在。值得指出的是,經過媒體的曝光和政府的嚴格執法之後,童工的使用空間將越來越小。這些童工重新回到常熟後,他們的遭遇也將越發悲慘,處境將更加堪憂。

那麼,怎樣才能走出發現問題、查處、再發現問題、再查處的「迴圈」?筆者認為,有兩點必須思考。首先是當地監管要到位,形成高壓密集態勢,對各家工廠,尤其是小作坊進行動態化管理,建立完善的檔案,讓業主知曉相關法律法規。同時對仲介加大檢查力度,堅決嚴厲打擊各類黑仲介,斬斷這條黑色鏈條,這屬於基本的工作。

其次,童工的輸出地要下一番工夫,瞭解這些未成年人外出務工的根由。童工被送回家鄉之後,撕開的是地區發展不平衡的表層外衣,暴露的是教育資源配置失衡的深層現實。國家不加大對偏遠地區的教育投入,這些童工的存在就符合現實邏輯。從社會成本收益的角度出發,今天不在教育上多投入,明天就只能在維護穩定上多花錢。

基於上述邏輯,除了政府整個社會應該對常熟童工問題進行一個全面的反思,並且勾畫出一個貼近現實的解決方案:不只是幫童工回家,更要幫他們毫無顧忌地返回學校。從媒體調查的情況看,這些來自雲南的童工確實家境不好。鑒於此,這些童工所在地的相關部門應該負起責任,建立救助機制,把他們送到學校讀書。完成基礎教育,讓他們到社會有謀生的基本能力,這才是解決「僱用童工」的最佳良方。

作者:文濤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