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素人崛起
國家主義抬頭

出版時間: 2016-12-28 00:59 閱讀量: 3,457

「除非你把愛國主義從人類中驅逐出去,否則你將永遠不會擁有一個寧靜的世界。愛國主義是一種有害的、精神錯亂的白痴形式。愛國主義就是讓你確信這個國家比所有其他國家都要出色,只因為你生在這裡」,大文豪蕭伯納曾如是說。

偏偏隨着英國脫離歐盟,美國特朗普當選總統,俄國普京進一步鞏固權力,右翼勢力在德、法等歐洲諸國逐漸坐大,全球化進程有可能被拖慢甚或逆轉,狹隘的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重新抬頭,貿易壁壘增加,地區衝突加劇,世界似乎又將變得不平靜。當中又以美國重回綏靖主義道路,從國際事務及區域合作中抽身而出,影響最為深遠。

從歷史角度來看,過去幾十年,除了零星的地區衝突之外,並沒有爆發大規模的戰爭。蘇聯解體以後,冷戰的恐怖平衡結束,美國獨霸天下。姑勿論你是否喜歡,美國所扮演的世界警察角色,對於維持國際政治秩序、促進地區和平穩定,居功厥偉。而鄧小平老先生深諳當時的國際政治現實,審時度勢,提出了的韜光養晦、絕不出頭的外交方針,與美國國策遙相呼應,棋逢敵手,造就了中國過去幾十年經濟得以高速發展的外部環境,讓中國牢牢握住了全球化的機遇,一躍而成為世界經濟大國。

可是,全球化雖然令到世界財富總量快速增長,但在分配上却很不平均。資本可以在國際間自由流動,而人力却因移民政策和各種文化因素,在很大程度上被限制在一國境內,難以自由遷移。概括而言,全球分工和貿易互通,得益最多的是資本家和勞動成本較低的落後國家工人,受損的却是先進國家的藍領階層。而隨着工業外移,產業空洞化,後者的資薪水平長期沒有上升,甚或下降,工作又被合法或非法移民搶走,怨懟長期積累,造就了一股沉默而燥動的政治力量。貿易保護主義、反移民、以國家利益為先的主張,恰恰對應他們的胃口。正是這股力量,把大言不慚的政治素人特朗普推到美國總統的寶座上來。

事到如今,特朗普為了兌現當初的競選承諾,向支持他最力、從全球化得益却最少的眾多美國藍領白人工人交待,保住他們的飯碗,美國外交政策重回孤立和保護主義道路,看來在所難免。美國抽身而退,減少介入國際事務,地區勢力失衡,少不免引起其他國家爭奪,以填補權力真空,重建秩序。情況有點像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的歐洲,美國的孤立主義,間接助長了法西斯主義在區內蔓延,讓德國乘隙侵略和擴張領土,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導因之一。今後亞洲區內形勢是否會變得同樣惡劣,端看各國領導人的智慧。

在新的形勢下,中國作為亞太地區的傳統大國,肩負着穩定地區局勢之重責,該如何面對,着實考驗新一輩領導人的能力。中國過去受益於全球化甚深,了解比較優勢和互通有無的好處,既不能也不會開全球化的倒車。然而,要中國完全取代美國在區內地位,由於種種的歷史原因、領土紛爭,以至國內外形勢,似乎也不太可能。在美國重返亞洲、圍堵中國的政策可能出現突變的情況下,中日韓三國新的博奕又將如何演變,此時此刻,實在難以預料。

聞戰鼓,思良將,希望中國當今領導人能像鄧小平老先生一樣高瞻遠矚,膽大心細,時刻以老百姓為念,走出一條最符合群眾利益的道路。最後,共產主義本來就是國際主義,筆者相信,只有拋棄狹隘的國家主義和民族主義,中國的道路才能愈走愈開闊。

作者:羅平男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