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意飄拂難定
警惕民粹擾政

出版時間: 2016-12-28 00:18 閱讀量: 3,394

b2

幾年前的離補法案事件引起社會很大迴響,政府最終順應民意撤回法案,其實過往澳門特區政府面對民間的抗議聲音,多以順從民意應對,因為畢竟過去澳門的社會爭議就不多,萬事以和諧為貴,是好是壞就兩面看,不過隨著公民社會的發展,民意這東西也開始發芽,由於並未成熟,澳門的民意一直飄拂不定,很容易受到外界影響,短時間內可以有很大逆轉,使民意接近民粹,特別是社會文化範疇方面,有一種樣樣皆反對的趨勢,對政府施政會有很大影響。如何識別出民意還是民粹,那些需要教育市民,那些需要順應民意,當中的平衝點需要很小心地掌握。

「澳門是一個和諧的社會」這一句話並不錯誤,但開始在改變,這個改變可以始於2011年的小潭山高樓發展項目。不說也不知道,澳門有一個機制讓政府選一些個別的私人發展項目作公眾諮詢,但由於回歸以來絕少啟動,所以除了我們這些傳媒外,社會並不知道這樣的一個機制。當年政府對小譚山的私人樓宇發展展開公眾諮詢,多年未逢一潤,結果一來就是捉蟲,引來社會很大反對聲,整個社會也始料不及,結果這個項目五年過去還未有新進展,未知要拖到何年何月才有定案。

澳門的民意非常飄拂不定、很難觸摸,我們這些走在最前線的傳媒最有體會。未知社會是否仍然記得西灣湖夜市計劃,過去澳門民間一直有意見希望仿效台灣設立夜市吸引旅客,政府選中西灣湖作為夜市場地並展開首輪公眾諮詢,參與的市民普遍支持夜市計劃,但在第二輪的公眾諮詢中,民意出現一百八十度的逆轉,變成反對者眾,最後計劃在一片反對聲中推倒,非常戲劇性,也讓最初順應民意支持方案的社團非常尷尬。

再引新中央圖書館為例,新中央圖書館興建拖遲多年未果,社會一直希望盡快落實,但討論多年後開始有眉目,卻又引起選址的爭議,選址舊法院大樓從頭到尾也是,社會一直沒有意見,突然又有人跑出來反對這選址,新中圖又未知要拖到何年何月。

澳門的公民社會仍然處於起步階段,社會輿論容易受到外界的影響,特別是香港社會出現的極端政治化,澳門各方面深受香港影響,就連政治氣氛也開始有少許傾向,容易會出現民意大逆轉、意見一面倒的情況,這對澳門自然不一定有益,甚至阻礙社會的發展。政府在掌握民意的時候,需要非常謹慎分辨民意與民粹的差別,前者盡量順從、後者加以引導,並要識別那些是反對團體所操控的輿論,從而更好地施政,讓初起步的公民社會能夠健康成長。

作者:楊雪雲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