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選議席競爭劇烈
各組混戰一觸即發

出版時間: 2017-07-19 00:13 閱讀量: 3,681

%e6%94%bf%e7%b6%93%e7%9f%ad%e8%a9%95

共有25組參選第六屆立法會直選,數目創下新高,不論是建制或非建制陣營,參選人士都和以往不同,建制開始出現新老交替的現象,而非建制則是以往參與的核心人士,並沒有出現傳承。建制以行動證明會傳承給下一梯隊,但非建制的表現令人失望。未來四年立會將會出現怎樣的生態?

現任議員爭取連任當然較新人有優勢,其知名度、見報率、過去工作表現、是否「為民請命」等都是選民是否會再投他一票的理由。新人要脫穎而出,十分困難,除非本身已有高知名度,經常就社會時事發表真知灼見,才可能有勝出的機會。現任直選議員除關翠杏和陳明金外,其餘全部參選爭取連任,他們勝出的機會是高於其他參選人士。

建制代表分拆多隊參選,其目的當然是希望爭取更好成績,同時給予新人更多機會。由於建制擁有強大的組織力量,只要運用得當,可以發揮更大的作用。現時社會上沒有重大社會、經濟、政治危機,博彩業亦已走出谷底,經濟再次向上,用選票改變政治環境的意願大幅降低,首投族,青年人是否會大量出來投票,情況不許樂觀。

雖然建制代表有10多隊出選,但筆者相信建制的直選總議席數目會保持不變,但最後的一至兩席將會由傳統社團及商界激烈爭奪。而未來,商界在直選的代表將會有增無減,數目上遠超傳統社團及非建制,加上間選及官委議席中的商界代表或與商界關係密切的人士,建制中的商界代表在立會佔絕對主導地位。

一個議會內商界佔主導地位,出現的結果就是制定的法律會偏向資方,對投資者、對經營生意都是有利,問題是一個議會的工作是反映社會整體大眾的訴求,不論是勞資雙方、左派右派意見、保守開放主張,由代議士將所有意見反映出來,經過理性討論及分析,再制定一個符合社會大眾利益的政策或法律。一個議會內某界別的聲音太強,對議會、對政府、對社會都不是好事。

非建制的兩位核心議員,雖然面對選情緊張,但筆者相信他們仍然會當選。他們在90年代開始已站出來為社會發聲,非建制的選民不希望其落選,知道選情嚴峻,他們會更願意在投票當日出來投票。而經過數屆的立會直選,非建制的選民見到的現實是傳承談可容易。礙於直選只有14席,不管是建制或非建制的年青代表,如非現任議員不參選,年青代表要成功當選,亦是困難重重。

建制的情況相對非建制理想,建制擁有的組織票、可動員的人力物力等資源,非建制都望塵莫及。因此,建制的年青代表只要經組織同意,當選的機會是高。非建制的選民不同,他們對現任非建制議員有信心,但如現任的退下來,選民會否投給非建制的年表代表是未知之數,非建制的選民從來都是投票給人,而非組織。

另一非建制組別,雖然坊間對其選情不許樂觀,但筆者持不同意見,其支持的選民中有為數不少是公務員、土生葡人、公職退休人士等,而為了確保所屬界別正當利益不會受損,他們亦會踴躍投票選出界別的代議士,維護界別的正當利益。每個界別都會尋找代議士為自己發聲,是否當選是另一回事。當選了的議員,在議會上維護自身界別利益合情合理,但同時須兼顧社會整體利益。總結,筆者預計第六屆的直選議席仍然是建制10席,非建制4席。

作者: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