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博奕影響賭牌續期
政府無能打亂中央部署

出版時間: 2017-01-10 22:02 閱讀量: 5,307

2002年澳門博彩業打破長期以來的壟斷局面,造就澳門成為世界第一大賭城,博彩收入遠超美國拉斯維加斯。時光荏苒,六個賭牌將於2020年至2022年間陸續到期,續牌之事浮上檯面,由於牽動龐大政經利益,外界熱切關注,傳聞不絕於耳。

特區政府早前公佈的《博彩業中期檢討報告》,曾讓人以為可以一窺續牌的端倪,可惜報告對此著墨不多,只有泛泛之論,並無任何明示或暗示,迷霧不散,曙光無覓。其實仔細想想,這也是理所當然。賭牌的批出及續期,茲事體大,決定權主要在中央,在歌舞昇平之時,或許特區政府還有些發言權,但適逢政治素人特朗普上台,中美外交關係波譎雲詭,情勢複雜,賭牌續期就成為了中美之間角力的一張重要經濟牌,對於看重實利的新一屆美國管治班子,不管是出於威迫還是利誘,這牌也能發揮一定功效。或云筆者言過其實,惟從威尼斯人老闆艾德爾森在北京成功申辦2008年奧運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乃至美國政府一直有意在澳門設立領事館的事例看來,澳門賭業利益對美國政商界的重要性絕對不能小覷。

以此為前提,再作沙盤推演。中美關係惡化跡象明顯,倘若在新形勢下一切仍如舊貫,維持續牌予現時的六間博企,中央將會錯失向美方釋出明確政治訊號的良機,不能在雙方角力之時增添己方籌碼,實為下策。職是之故,筆者大膽推測,中央在澳門賭牌續期事宜上,會有兩個較為可能的做法:第一,大棒策略,不續牌給某些美資博企,又或對其續牌諸多刁難,甚至威脅把美資逐出澳門賭業,以儆效尤。

第二,蘿蔔策略,擴大美資從澳門賭業所能攫取的利益,例如調低博彩稅率,讓艾德爾森之流賺個盤滿缽滿,從而影響美國政商界的對華態度,曲線削弱其內部反華力量。可以預見,中美雙方今後在不同的國際領域上,衝突將會愈來愈多,也會愈顯愈烈,中央在很多事情上都會擺出高姿態,與美方硬橋硬馬對著幹。

然而,現實政治從來講究剛柔並濟、軟硬兼施,既然不乏硬碰機會,偶爾來些軟的收效將更大。澳門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有「一國兩制」的制度屏障,正好為中央提供雙方政治角力上的迴旋空間,借澳門賭業的蘿蔔羈縻美國政商界,誘之以利,增強美國國內有利於中國的游說力量,較諸以大棒擊之,似更符合現實政治需要,也更為高明。

大國政治角力本與澳門居民無干,但若中央選擇在續牌事宜上為政治需要而向博企放權讓利,例如調低博彩稅率,則必定影響澳門庫房收入,令慣享各種福利的澳門居民利益受損,引起社會反彈,而向來大花筒的特區政府財政左拮右据,沒有維穩經費,施政定必更易招惹民怨。筆者猜想,中央對此原已早有打算,此所以其一直以來不斷敦促特府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又提供這樣那樣的優惠政策,希望有朝一日澳門能奮發有為,減輕對博彩業的依賴。奈何特區政府竟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多年來一事無成,官員只尚空談,不務實際,花起公帑來卻又大手大腳,毫無節制。中央之憂慮,略可見之身兼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的立法會主席賀一誠對《預算綱要法》立法的關注和對特區政府財政紀律廢弛的嚴詞批評。

筆者奉勸特區政府廟堂上的袞袞諸公,尤其是有志更上一層樓者,必須要有大局觀,能體察中央所思所想,全國一局棋,澳門只不過是一隻棋子,在必要時棄車保帥也屬理所當然,但身繫居民福祉的官員們,有為澳門爭取最大利益的道義責任。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在11月施政答問大會上曾引《孫子兵法》言: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者勝、以虞待不虞者勝;遺憾的是,現在特府的情況卻是以不虞待虞、不知可以戰與不可以戰,加之上下不同欲,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能取勝者幾希矣。

作者:羅平男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