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政審批應為民辦教育留一扇窗

出版時間: 2018-01-02 00:55 閱讀量: 4,105

11月上旬,內地上海市互聯網巨頭公司攜程旅遊網被爆託管的親子園老師毆打學生。在曝光監控視頻中,老師有多次揮手拍打或推撞孩子身體的動作,並強迫孩子吞食芥末,甚至搶奪孩子的書包並砸在地上。事發後,內地輿論一片譁然。目前,涉事機構已與攜程解除合同,警方已介入調查。

據初步調查,被虐兒童為18個月至24個月的幼兒,涉事人員不僅有保育員、班主任,還有保潔人員,此外園長也被認定失職。這起虐童事件影響非常惡劣,是一種參與人員眾多的集體行為。親子園的人員要麼習以為常,要麼熟視無睹,完全沒有把孩子們的感受當回事,讓人震驚不已。隨後警方拘留了虐童者,算是對公眾的一個交代。

筆者注意到,這次虐童事件發生於內地知名互聯網企業攜程這樣的大企業託管的親子園。據攜程最早的對外宣傳,開親子園原本就是企業給職工的福利,不太可能缺少經費,因此聘請或委託的幼稚園機構的資質也不會太差。當初該公司為職工提供這樣的福利,還曾經引起媒體注意,一度讓許多人羡慕嫉妒恨。

不過,最終發生這樣的事情事與願違。實際上,從2012年浙江溫嶺虐童事件之後,此類事件屢屢被曝光,一再刺激公眾情緒。就在前不久,媒體還曝出南京棲霞一幼稚園老師毆打男童的事件,3天之內居然有5個孩子被打。攜程親子園發生的這起虐童事件,並非孤立事件。頻發的虐童事件讓人震驚,也加劇了公眾對幼兒教育的不信任。

目前尚不清楚這些幼兒教師是不是真的具有合格的資質,是否存在心理疾病等其他特殊情由,但涉事人員如此之多,且園方長時間失察,顯然不是哪一個具體的個體出了問題,老師隨意處置孩子,甚至保潔人員也出手施暴,上上下下卻渾然不覺,可見這個親子園的日常管理實際上已經淪陷。

如何消弭幼稚園中的橫蠻與戾氣,如何讓懵懂的幼童在人之初就感受到外界的善待,是一道嚴峻的課題。這不得不回到,幼教該如何辦學的問題。筆者查詢攜程申辦親子園的經過時注意到,其最早申報親子園因為一些硬性指標不符,被取消辦學資格。最後攜程找到上海市婦女聯合會旗下的雜誌「掛靠」才重新開園。行政主管部門擁有審批權,這沒問題,問題出在,能否為民辦教育留一扇窗口?

很顯然在上海,要辦一所K-12教育上游端的幼稚園,提出苛刻的硬性條件等於是直接扼殺民辦教育。學前教育是基礎教育的基礎,也已經納入了國民教育體系,十九大報告也明確指出「幼有所育」,要辦好學前教育。不過目前而言,在學前教育的人、財、物方面,政府教育部門還是沒法做到有效地統一管理。

筆者認為,攜程託管親子園虐童事件警示公眾,即使對於那些經費充足、表面光鮮亮麗的幼稚園,也不能放鬆監管。一是有必要嚴格把關幼師的入口,要從源頭把好關,不要把各個環節淘汰下來的人都弄到幼稚園來。有機構預測,到2021年,幼兒教師和保育員預計缺口超過300萬。對此可以拓寬管道,強化引導,但決不能降低標準。

二是,對於幼教從業人員,應該進行常態化的心理疏導,及時引導紓解幼兒教師的負面情緒。同時也要設定最低工資、強制休息時間等等,從制度上保障他們的合法權益。而最根本的,是政府對民辦教育尤其內地托幼教育的審批,應當開放。在開放程度高、資本活躍、供給充足的教育細分市場,像留學教育的培訓,就做得很好。對待市場,政府伸出的手應當時靈活開放的手,而不是獨攬扼殺的手。

作者:羅坪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