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人怕接受競爭嗎?

出版時間: 2017-02-21 22:57 閱讀量: 9,535

立法議員區錦新

立法議員區錦新

小小的澳門,人口僅有60多萬,但外勞卻有10多萬,佔了澳門勞動人口百分之四十五,令人咋舌。而大量外勞的存在,自然對本地人的就業條件和就業機會都構成一定的威脅和影響。但這只是勞方角度的看法,若在資方角度,反而覺得輸入還不夠多,最好是全面開放不設限制,大江南北的勞動力都可加入澳門的勞動市場。

面對外勞濫輸的現象,近年包括莊荷或職業司機,都有社會行動反對在他們的行業開放輸勞。因為,他們從其他行業的經驗所得,一旦開放輸入外勞,他們在行內的存在的優勢便會潰散。有人會質疑澳門人為甚麼怕競爭?為甚麼沒有信心與外勞公平競爭?問題是,這可不是公平競爭。首先是薪酬水平上的競爭,外勞大多來自生活指數較低,普遍收入比澳門低得多的地區,一份工作聘用一個本地人假如要一萬多元(澳門現時的薪酬中位數接近澳門幣二萬元),但聘用外勞可能幾千元就有交易,任何理性的老闆都懂得請哪一個不要哪一個。

其次,外勞好使好用更好騙,因為外勞非本地人,對本地法律大都不甚了了,老闆叫他做甚麼就做甚麼,很少有異議,例如本地人是八小時工作,但外勞若被要無薪加班,開多兩個鐘,相信亦沒有甚麼反抗。再加上也好騙,如建築業的外勞,當局規定必須最少是日薪450元,且規定必須是銀行轉賬出糧。可是,過去就曾有無良僱主在經銀行轉賬出糧後威脅外勞從銀行拿回數千元給僱主,部份更乾脆扣起了外勞的櫃員機卡,一邊轉賬入戶,一邊就在櫃員機中取回已支付的部份薪酬。所以450元實質上卻可能只拿到200多元的日薪。這樣的事,筆者帶過好幾批人到司警局報案,但勞工局以「自動退款」為由,不涉勞資糾紛而不關他們的事?

當然,對外勞的欺負詐騙還有更教人瞠目結舌的。曾有過某川菜館在四川請來廚師,承諾是月薪8,000元,結果在僱主左扣右扣之下,有廚師整個月的薪酬只有澳門幣600元。那位四川廚師深感受騙,並成了俎上魚肉,於是連夜逃亡,奔回四川。事後老闆檢討,得出結論不是善待員工,不是取消不合理不合法的扣錢,而是扣押所有外勞的證件,讓他們無法逃亡。可以想像,在如此條件下聘用外勞,成本降到低無可低,誰會有興趣請本地人。結果在大多數食肆內,由廚房師傅到樓面,全都是外勞,可能只有在廚房洗碗洗碟這些強度大且帶有一點厭惡性的工作,拿着澳門身份證的本地員工才有機會叨陪末席。

上述的大都是發生在所謂的「中小企」,僱主貪平貪搵着數才聘用外勞,大企業不怕了吧?因為在大型企業中,大都是同等職位同工同酬,僱主應當不會貪便宜。而且,任何博企每當招聘員工都會吸引大量本地人來應徵。照理不虞人力資源有缺,不應再讓其輸入外勞。但現實是,在大多數博企中,除了莊荷外,其他的工作崗位,能用外勞的都用外勞。或問,難道澳門人不懂做事。非也,只是因為聘用本地人一個仙回佣也沒有,但聘用外勞則隨時有機會分享到不少勞務費用所帶來大量的收益。況且,許多博企的中層領導人,本身就是外勞,他們為了避免被本地人取代,最好的辦法就是少用本地人,多用外勞。因為外勞就是外勞,很少機會對其領導職位構成威脅。而本地人若有發揮機會,則隨時可取而代之,因為,對任何有機會威脅其位置的本地人,更可能以種種手段逼走或擠壓。這也是許多在大型企業工作的本地人,往往有三等四等公民之歎的原因。

所以,說本地人靠政策保護而不敢與外勞競爭,本身就很荒謬,因為起步點不同,根本不是一個公平的競爭。所以,每年政府施政方針皆強調要保障本地人的就業權利。可惜在商人政府管治下,這只能是一句沒有多少實質意義的口號。

作者:區錦新

1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 最舊
許诺
許诺

有强权无公理,废话,改变不了什么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