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錢的奴隸

出版時間: 2017-02-22 01:58

b3

智者有曰:年青的時候以健康來換取金錢,年老的時候則以更多的金錢換取更少的健康。這兩句話可謂大部分人一生的寫照,但這兩個階段甚麼時候更換,由一個著重金錢的人生,換左一個著重健康的人生,取決於每一個人的人生價值觀,如何避免淪為金錢奴隸。一個人的人生如此,一個城市亦如此,為了吸引旅客,澳門回歸十多年來出盡一切法寶,為求一個只升不跌的賭收,放棄了小城很多特質,市民的生活質數每況越下,最近賭場全面禁煙的問題,也因為賭收而要放棄。澳門,是否只是一個金錢的奴隸?

自由行政策與賭權開放政策推出以後,訪澳旅客的數字只升不跌,旅客人數早已突破三千萬大關,旅客是市民的五十倍之多,加上本澳冠絕全球的人口密度,這個「爆」字不必言喻,澳門的接待能力早己到了極限,但為了賭收,政府仍然出盡辦法吸引旅客,政府只衝數字,但從不考慮研究自身的承載力,一切的負面後果需要市民硬食。

人們明白旅遊業是澳門的經濟命脈,但有人總希望政府在大力發展旅遊業的同時,也確保居民的生活質素,在確保旅遊業可持續發展,令澳門朝著真正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的目標邁進,然而,事實是否如此理想,魚與熊掌有否可能兩者兼得,金錢與健康能否共時謀取。

澳門雖然作為一個旅遊城市,市民必須要對旅遊城市所面對的問題有所覺悟,但這個覺悟是否無底線,有人說某程度上,澳門已經所有東西根本再不是留給澳門人享用,幾年前就連奶粉這種生活必須品也要配給,被批評是戰區人民的生活,澳門是澳門人的土地還是自由行的土地?

為維護公共衛生自然是衛生當局的責任,通過立法禁煙,可以避免人群長期被迫接觸室內場所積聚的二手煙而損及健康,需要整體社會負上沉重健康醫療成本和代價,更重要是生命自身無價,再多的金錢也買不了健康。可惜澳門的賭場禁煙拖延多年,眼見政府終於下定決心要全禁,結果也受不了商界以賭收作為藉口的壓力,最終還是要「跪低」退讓,以市民健康來換取賭收,原來回歸十多年來從沒有絲亳改變。

過往,澳門這個青年人以健康來換取大量的金錢,成為亞洲的首富之一,贏盡一切掌聲,但換來一個百病纏身的身軀,看別人面色生活,生活必須品需要配給,不能拒絕二手煙,澳門這個青年人的生活模式是否無休止繼續下去,金錢的慾望是否永遠沉淪,甚麼時候,澳門開始以金錢來換取城市的健康,由一個著重金錢的城市,轉為一個著重健康的城市,這是澳門市民的普遍願望,政府會否覺悟?

作者:楊雪雲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