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軌建設關鍵一年 決策正確社會得益

出版時間: 2018-01-10 01:11 閱讀量: 4,388

%e6%94%bf%e7%b6%93%e7%9f%ad%e8%a9%95

輕軌氹仔段的硬件建設基本已完成,餘下的「重頭戲」便是成立營運輕軌的公司。成立公司當然要有法律支持,根據澳門特區政府以往的工作進度,政府能否如期在本年度將立法文件提交立法會,社會仍抱有疑問。如本年未能通過成立營運輕軌公司的相關法律,輕軌氹仔段能否如期在2019年年底通車,作為慶祝澳門回歸祖國20周年的其中一份禮物,大家心中無底。硬件建設只是一次性付款,但如沒有長效辦法營運輕軌,其營運成本對庫房對社會將是一個無底深洞。

成立輕軌公司 博彩公司入股 營運輕軌更有把握

政府早前表示有信心輕軌氹仔段可於2019年通車,有關工作已按計劃一步一步進行。2018年施政報告內有關輕軌的工作,包括完成與輕軌系統相關的立法工作、成立營運輕軌的公司、於媽閣完成輕軌建設工程等。短短一年的時間,真的可以如期順利完成上述工作﹖社會都存有疑問。在將輕軌系統立法文件提交立法會前,政府會否再就輕軌系統向公眾諮詢?站在社會角度,政府當然應該將輕軌的現時情況和未來計劃向社會公開諮詢,包括諮詢輕軌票價、輕軌營運時間、是否應先集中全力建好及營運好輕軌氹仔段而輕軌澳門段暫且不處理等議題,集思廣益方能聽取社會聲音。

但由於時間緊迫,筆者估計政府現階段不會再就輕軌系統向社會公開諮詢,而是在聽取行政會的意見後,政府可能會將立法文件直接提交立法會審議。立法會大會一般性通過法案後,在交到立法會小組詳細審議法案的時候,由於輕軌工程茲事體大,基於尊重民意,相信小組將設立諮詢期,公開向社會收集意見,屆時社會可就法案內容提出意見。

輕軌氹仔段投資過百億,但這只是硬件費用,在未來營運輕軌的時候,政府已表示營運輕軌不能亦不會以成本收益為考慮原則,因票價按成本收取將極可能導致只有少數人選擇乘坐輕軌,代表如沒有其他有效辦法,輕軌未來將會長期處於虧損狀態。氹仔碼頭每年的營運成本約一億元,已引起社會大眾不滿,輕軌的營運經營成本又是多少?政府須向社會及早交待。為了改變上述局面,筆者建議借賭牌即將到期的機會,在競投新賭牌的條件內包括持有賭牌的公司必須成為輕軌公司的股東之一。

假設六個賭牌數目不變,代表輕軌公司將有七個股東,即政府加六家持賭牌的公司。政府是大股東,持有輕軌公司60%股份,餘下40%股份由六家公司平均攤分。政府不會亦不應營運輕軌,由專業人士營運輕軌最為合適。事實上,處於輕軌沿線的各賭場都是輕軌氹仔段開通及營運的最大得益者。從機場、氹仔碼頭、蓮花口岸乘坐輕軌到各賭場將會變得十分方便,無形中各賭場將迎來更多旅客,生意自然上升。持有賭牌的公司成為輕軌公司股東對政府、對社會、對賭場本身都有利,是共贏局面。

持有賭牌的公司擁有不同優點及經驗,她們是輕軌股東,當然希望輕軌是盈利的公司,而不是負擔。將營運輕軌的工作交由專業人士處理及負責,各股東將本身的優點及經驗給予輕軌公司借鏡,將為輕軌公司帶來更多盈利機會,對未來營運輕軌將更有把握及保障。輕軌公司更有機會成為一間盈利的公司,而不是一個無底深淵須政府無止境的提供資源補貼。

作者: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