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危機的出路何在

出版時間: 2018-08-15 00:52 閱讀量: 3,434

近日,委內瑞拉總統馬杜羅在一次集會上遭到無人機攻擊。雖然他安然無恙,但國際上對委內瑞拉形勢的擔憂進一步加劇,同時也引發人們對這個國家的前途進行多種多樣的推測。

多年來,委內瑞拉陷入了三重危機:政治危機、經濟危機和社會危機。在政治上,執政黨和政府與反對派的對峙持久不斷,甚至愈演愈烈。抗議、示威和罷工此伏彼起,司空見慣。經濟上,投資不斷萎縮,生產活動每況愈下,商品供應極為短缺,導致通貨膨脹猶如脫韁的野馬。政治對峙和經濟危機必然會損害社會穩定和社會治安。其結果是,五花八門的犯罪活動層出不窮,許多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處於極度的危險之中,

委內瑞拉為什麼會從一個「石油之國」、「美女之國」、「民主的櫥窗」淪為蒙受三重危機打擊的「失敗國家」?這是一個有待回答的重大問題,各種觀點見仁見智,應有盡有。在委內瑞拉國內,執政黨和政府指責反對派在外部勢力的支持下,挑起政治動盪,破壞經濟建設。而反對派則認為,從查韋斯到馬杜羅,一方面,政府實施了一系列錯誤的經濟政策,另一方面,執政黨肆意破壞政治民主原則,並高舉民眾主義大旗,為確保長期執政而慷國家之慨,將大量資金用於「賄賂」選民。雖然雙方為消除分歧和隔閡而舉行了面對面的對話,但是,時至今日,這一對話的成效是微乎其微的。

喜慶的宴席會散去,催人淚下的危機也會迎來結束的那一天。問題的關鍵是委內瑞拉何時能走出危機,以什麼形式擺脫危機,走向光明。概而言之,委內瑞拉危機的出路不外乎歡喜和悲傷兩種。

歡喜的方式就是政府和執政黨與反對派能在梵蒂岡或其他任何一個中立國家的斡旋下,通過心平氣和的談判,達成和解,中止街頭政治,為經濟建設和社會和諧創造必要的政治氛圍。與此同時,政府和執政黨能對近20年以來的經濟政策進行痛心疾首的反思,正確處理政府與市場的關係,為私人投資和外國投資創造良好的投資環境,以儘快實現經濟復蘇和改善民眾的生活。

但願國際市場上的石油價格能回升。眾所周知,委內瑞拉的「荷蘭病」症狀十分嚴重,經濟結構嚴重畸形。但是,提升產業結構是一個漫長的過程。而且,在這一過程中,不能無視石油工業的重要地位。這意味著,國際市場上石油價格的上升,對委內瑞拉經濟形勢是極為有利的。

委內瑞拉危機的出路可能是以下幾種方式中的某一種。一是執政黨在下一次總統選舉中被反對派擊敗。自2016年1月以來,反對派在國家的最高立法機構全國代表大會中佔據上風。因此,如果在下一次選舉中反對派勝出,委內瑞拉可被視為「變天」了。但反對派能否很好地治理國家,也是一個巨大的問號。

二是軍人出面干預。在任何一個國家,軍人是政治和社會的「定海神針」。迄今為止,委內瑞拉軍人是忠於政府和執政黨的。但是,如果這一忠誠因某種原因而不復存在,委內瑞拉的局勢就會變得更加複雜化。在可預見的將來,這一可能性似乎不大。

三是美國進行軍事干預。特朗普曾揚言對委內瑞拉動武。他說,美國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曾出兵巴拿馬和格林伍德,解決了這兩個國家的問題。然而,在今天的西半球,「炮艦政策」是不受歡迎的。因此,美國在對委內瑞拉動武以前,必然會三思而行。

四是對馬杜羅實施暗殺。這一次無人機襲擊事件表明,反對派或許會設法在肉體上消滅馬杜羅。當然,這種卑鄙的手法是不得人心的。而且,自現在起,馬杜羅對自身安全的保護會大幅度地升級。

綜上所述,委內瑞拉危機的出路或喜或憂,令人難以一錘定音。最有把握的預測是,這個國家在近幾年內難以徹底擺脫三重危機的困擾。

作者: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