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二零一九年施政前瞻

本報「政經短評」欄早前談及二零一九年特區政府的施政前瞻,認為賭牌續期與輕軌建設將為來年兩大施政主題,看罷文章,筆者也來湊一下熱鬧。首先,賭牌續期牽涉龐大的商業利益,不論是現時的賭牌持有者,抑或是有意進場分一杯羹者,無不在磨拳擦掌、虎視眈眈,而任誰都知道特區政府只是戲台前面的扯線木偶,真正拍版的其實是亞爺,所以各利益集團相信已在背後向中央積極游說發功。加上自美國總統特朗普上台以來,中美關係急速惡化,為緩和矛盾,中央以賭牌利誘美國商界向自己靠攏,也不是不可以想像的。

職是之故,賭牌續期未來幾年很可能會成為中美政經博奕的其中一枚籌碼,而當大人在吵架時,小孩子當然要閉嘴,在賭牌續期上,特區政府根本毫無置喙餘地,只能乖乖聽命,除非中央已有決定,否則特區政府只會繼續以「研究分析」作為推搪藉口,一味使用拖字訣,拖個海枯石爛,相信任何人也無法在施政報告和答問大會中看出半點端倪。

至於每公哩興建費用已榮登「宇宙最貴」的澳門輕軌,預計明年開始正式營運,相信這又將是另一個公共財政黑洞,不斷抽乾民脂民膏,而以崔世安政府的夕陽心態,對於是否興建輕軌澳門段,當然又是不置可否,繼續研究研究再研究,所有一切仍留待下一任特首解決,而觀乎羅立文近期的表現,似乎對於司長一職已顯得意興闌珊,來屆或另謀高就去也。

究其實,輕軌氹仔段的主要受惠者為眾多大型博彩企業,特區政府大可以考慮由各大博企合組公司負責日後輕軌的營運和保養,並以降低博彩稅率百分之零點五至一點五為代價(可視乎年載客量分級釐定),如此一來,特區政府今後在財政上對輕軌營運毋需再作任何補貼,先封了蝕本門,以二零一七年「批給賭博專營權之直接稅」收入九百三十九億元計算,庫房少收稅款每年約為五億至十四億元,相比政府外判合同的五十八點八億元(為期八十個月),很可能除笨有精。

除此以外,交由博企負責日常營運,將可更有較與目前的賭場巴士相配合,就算博企像政府一樣將輕軌營運外判,基於商業利益考慮,博企的監督和政策制訂也將優於政府部門,相信不論在班次編排、票價制訂、廣告展示、人員服務質素,乃至其他營運細節方面,也可以產生更高的經濟效益。如果特區政府放心不下,則可規定博企合組公司的董事會中,必須要有運輸工務範疇的政府代表,以確保輕軌營運符合交通運輸政策要求。

總括而言,筆者認為特區政府二零一九年的施政將不會有任何驚喜,小恩小惠的金額可能會提高一些,但社會所面對的「老大難」問題,仍然絲毫看不見解決的曙光。

作者:羅平男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