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如何參與第三方市場合作

出版時間: 2019-05-15 03:44

第三方市場合作的提法由來已久。據我所知,早在2002年,西班牙學者巴勃羅·布斯特洛就在一篇論文中討論了西班牙-拉美-亞太地區三方合作的前景。2005年7月,西班牙首相薩派特羅在訪問中國時表示,中西兩國擁有很多共同利益。中國對拉美感興趣,拉美也對中國感興趣,西班牙與拉美國家有深厚的歷史淵源,西班牙願意幫助中國進入拉美,擴大與中國的合作領域。

他還透露,中西兩國外交部將成立一個共同工作小組,幫助中國參與拉丁美洲的經濟合作,共同促進拉美的發展、和平與穩定。同年11月13日至15日,中國國家主席胡錦濤對西班牙進行國事訪問。訪問期間,兩國發表了聯合公報。這一公報指出,「雙方還表達了將在全球其他地區、尤其是拉丁美洲地區加強合作的堅定意願。」

2015年6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訪問法國期間,兩國政府發表《中法關於第三方市場合作的聯合聲明》。自那時以來,中方在多個場合提到第三方市場合作。第三方市場合作是全球化的產物,是南北關係、南南關係不斷發展的結果,也是全球價值鏈不斷完善、垂直分工和水準分工日益深化的必然要求。因此,第三方市場合作的優勢是不言而喻的。

當然,第三方市場合作絕非易事。任何一個經濟體,無論是澳門這樣的特別行政區還是享有主權的國家,能否推動或參與第三方市場合作,取決於以下兩大因素:一是政治願望;二是經濟條件(亦即市場、資本、技術和資源等方面的比較優勢)。

澳門參與第三方市場合作的政治願望是強烈的。但就經濟條件(比較優勢)而言,澳門面臨的機遇和挑戰是同時存在的。例如,雖然澳門擁有雄厚的資本實力,市場開放度高,但它的經濟結構單一(博彩業處於絕對的壟斷地位),市場規模狹小,資源匱乏,技術優勢不明顯。

由此可見,在參與第三方市場的過程中,澳門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沾沾自喜。而且,第三方市場合作的機遇是不會從天而降的,必須主動出擊,千方百計地尋求各種各樣的機遇,甚至要敢於試錯。

基於上述認識,澳門在參與第三方市場合作時,要把握兩個方面的基本原則:一是要確定有利於發揮自身比較優勢的合作領域,二是要選擇較為理想的合作物件。

如前所述,澳門的比較優勢是擁有雄厚的資金實力。因此,在確定合作領域時,要著眼於資本密集型項目,甚至還可考慮那些直接有利於澳門成為又一個國際金融中心的合作領域。

澳門在參與第三方合作時提供的必不可少的資金來源,當然應該是多元化的:既可來自澳門特區政府,也應來自私人部門。此外,澳門還可利用參與第三方市場合作的良機,加快建立主權財富基金的速度。

作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常設秘書處的所在地,澳門在推動第三方市場的合作時,不必另起爐灶,而是應該優先考慮葡語國家。與有關方面為中國與葡語國家經貿合作論壇投入的各種資源(包括外交資源)相比,該論壇的成就很難說是令人滿意的,澳門自身的作用也未必是令人滿意的。因此,澳門如能利用這一論壇參與第三方市場合作,或許會對該論壇的功能和作用作出更大的貢獻,使自己成為一個實實在在的連接中國與葡語國家的橋樑。

當然,重視葡語國家並不意味著應該輕視其他國家。事實上,在當今的全球化和資訊化時代,拘泥於某一論壇(或少數幾個國家)必然會束縛自己的手腳。

澳門既要積極參與第三方市場合作,又要將自己打造成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節點;既要不折不扣地落實CEPA,又要張開雙臂迎接大灣區建設;既要努力實現經濟結構的適度多元化,又要實施與內地的多個省份加強合作,如泛珠合作、粵澳合作、閩澳合作以及桂澳合作等。澳門真的很忙。

作者: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