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出路 何去何從

出版時間: 2019-06-25 23:26 閱讀量: 1,371

69大遊行、612事件,616大遊行的出現,香港已進入新時代。香港數以十萬計市民走出來表達意見,政府終於向市民道歉,但對「修改逃犯條例」草案,仍然只用暫緩而非撤回的表述,市民會否接受?今年是香港區議會選舉年,明年是立法會選舉年,對政局的影響又如何?

聽不同意見 綜合歸納 以市民幸福為最大公約數

香港人再一次向世人證明香港人的公民素質站在世界前列,69大遊行、616大遊行,遊行人數以十萬計,證明當香港人認為事件不對,有機會嚴重侵犯個人人身安全及權益,各行各業的人都敢於走出來表達意見。香港市民看到政府6月15日的回應,結果是更多的香港人在6月16日走出來,因為雖然政府已初步回應市民的訴求,不再強硬堅持在7月前通過「修改逃犯條例」草案,但沒有向市民道歉,有關官員也沒有問責下台。

而在616大遊行後,政府再發表聲明及特首林鄭月娥親自向公眾道歉,但仍然沒有「撤回」草案,官員也沒有問責下台,香港市民會否接受?筆者認為不太樂觀。人皆會犯錯,政策錯了,執政者向市民道歉,十分平常正常。道歉後,執政者可重新規劃政策,聽取各方意見,制定更好的政策,贏取市民的掌聲及支持。知道是自己不對,更應盡量向後退,而不是只作少許讓步,希望市民接受,市民眼睛雪亮,當然不會接受。

現在有人發起呼籲香港市民盡快登記做選民,要在今年的區議會選舉及明年的立法選舉,將真正聽取民意的候選人送入議會。7月2日為選民登記截止日,之後就看選管會公布的選民數字。若6月選民登記人數大幅上升,證明香港社會再次用行動爭取權益。今年區議會的選舉氣氛對泛民較有利,泛民議席會上升,但是否足以影響建制主導區議會的架構,筆者認為有難度。在個別的選區,如深水埗和沙田,在選舉後泛民可能成為多數,但其他選區建制較泛民有更大的優勢,泛民要成為議會多數,難度十分高。

明年的香港立法會選舉,由於距離現在尚有年多時間,泛民面對的挑戰較今年區議會選舉更高。政府推出「修改逃犯條例」草案,導致社會產生極大矛盾,為了修補政府和市民的裂痕,政府加大力度「派糖」,順理成章。香港人是「善忘」的,政府向每個市民給予好處,或多或少會影響選民投票意向。更重要的是香港立法會的直選議席方法為多議席單票制,非單議席單票制。除非選民自覺及有精確的配合投票,要在一個大選區內贏取大多數議席,困難重重。以2016年立法會選舉為例,成功例子有新界東,失敗例子有九龍東。另外,香港立法會有一半議席來自功能組別,功能組別的議席更是由建制長期控制,泛民只能在以個人為單位(如法律、衛生、社福等)的屆別勝出,建制未來繼續主導立法會的現實不會改變。

若沒有更重大的社會事件發生,展望今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泛民議席將會增加,但不足以影響建制主導區議會的現實,明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泛民的形勢不會較今年樂觀。

作者: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