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動畫電影將迎來資本大潮

出版時間: 2019-08-14 02:42

8月上旬,一部名為《哪吒之魔童降世》的動畫電影名震影壇。上映5日票房突破10億,上映9天票房突破20億。如今這部電影一騎絕塵,奔著35億票房業績而去,成為2019年電影暑期檔最火爆作品。動畫電影這種藝術表現形式,不同於真人電影。內地自改革開放以來,影視業取得的商業成績,長久以來的票房霸主都是真人電影。由於歷史上出現人才斷層,加之動畫電影是一個靠積澱才會有起色的行業,這導致中國動畫電影工業遠遠落後於歐美國家。

在筆者看來,按照電影類型一般劃分,商業片電影作為一種文化藝術商品,它只有既滿足了內容的文藝性又滿足了商品的獲客性,才能是一部好商業片。美國六大製片廠中,迪士尼從創建之初就殺出一條獨特的電影道路,數十年來其作品南征北戰、東擴西拓,獲得世界的認可。前兩年它收購動畫新秀皮克斯,創造力至今生生不息。

就連中國的近鄰日本,從80年代以來也發展成為一個動漫大國。人們評頭品足的,是日本動畫的細膩、人文和想像力。每當此時,內地觀眾反觀自己總是感概,中國最好的動畫電影作品還停留在《大鬧天宮》時代,之後再無新秀難產佳作。

不過內地實施改革開放至今,經30餘年相對穩定的長足發展經濟起色較大。在歷史的大潮中,動畫電影也跟著影視業逐步勃興。2015年,《大聖歸來》票房摘得9億多人民幣,成為中國第一部票房過5億的大螢幕動畫電影。也大概在此時,「國漫」的說法在內地興起,「國漫崛起」的說辭廣為傳播。

筆者認為,「國漫」說辭背後的邏輯,其實就是經濟崛起後中國人對自身文化地位重建的渴求。畢竟經濟實力強大的歐美,都有與之匹配的電影工業,動畫這類特殊文藝形式也自成一體風格明顯,迪士尼巨無霸下有漫威英雄、創新皮克斯,日本有吉蔔力。

中國自身文化的新類型發掘和形式重新,離不開資本的參與。從內地動畫電影《大聖歸來》2015年拿下9億票房,近4年來可以看到各類資本進入到動畫領域。投資圈看到了動畫電影的回報率,只要誠心打造好故事做好長線投資,總有一天會得到豐厚回報。目前正在上映衝擊35億票房的《哪吒之魔童降世》,其背後投資者光線傳媒就是最生動的案例。

內地動畫電影《大聖歸來》爆紅的2015年,王長田執掌的光線傳媒正式進軍動畫電影。其標誌是2015年成立彩條屋影業。這一年老闆王長田的判斷是,中國內地低幼向的動畫市場會縮小,而面向青年和成人的動畫會井噴,最終大票房的贏家是美式闔家歡的動畫電影。最後彼岸天公司製作的《大魚海棠》斬獲5億多票房,成為動畫領域的第二爆款。

2015年10月,光線傳媒體持股下的彩條屋影業投資了13家國內頂級動畫公司。召開新聞發佈會時,這些公司的創始人和導演全部到齊對外亮相,並在前一天開閉門會交流各自的秘密經驗。誰也沒想到,在集體沉寂4年後的2019年,《哪吒之魔童降世》在這個暑假檔期一戰成名,將光線傳媒的股價瞬間拉高驚豔四方。

《哪吒》贏得口碑和商業回報後,光線傳媒預計還將在2019年推出《薑子牙》和《妙先生》兩部國產動畫作品,以及首部真人奇幻電影《墨多多謎境冒險》。至於彩條屋宇宙製作中的還有《深海》《鳳凰》《星遊記》《魁拔》《西遊記之大聖鬧天宮》《大魚海棠2》等超過10部動畫片,這是一個巨大的動漫帝國的雛形。所謂「國漫崛起」,自彩條屋始。

筆者認為高回報額的動漫電影業,因出現一部衝破內地所有動漫影史記錄的《哪吒》,2019年必將迎來一輪資本大潮。資本的本性是逐利,也可以想像接下來幾年動漫產業想見必然是天雷滾滾,泥沙俱下。提醒一點的是,唯有那些富有長遠眼光、善於打磨作品有耐心的投資者,贏得回報的概率最大。

作者:文濤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