匯率政策非唯一 香港區選影響深遠

出版時間: 2019-09-11 02:18

人民幣兌美元從去年開始有序調整,至筆者撰寫此文時已下調逾10%。人民幣匯率向下,有助減輕中美貿易戰對中國出口產品的影響,但人民幣匯率向下的同時,東南亞國家的貨幣兌美元匯率也同時調整,調控匯率只是應對貿易戰其中一個選項。香港區議會選舉將於11月24日舉行,根據香港現時的情況,極有可能刷新區選投票率,非建制派代表有機會取得過半數民選議席,從而影響2022年的香港特首選舉。

人民幣匯率調整是選項 香港區選影響特首選舉

國家貨幣的「強弱」由多項因素決定,包括該國的經濟情況/前景、是否投資熱門地、該國採取的匯率政策等。中美貿易戰暫時沒有「休戰」訊號,面對美國向中國出口產品加徵關稅,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續有序向下,一定程度減輕加徵關稅的壓力,從而保持中國出口產品的競爭力。問題是,東南亞國家看到中國調控人民幣匯率,為了保持本身出口產品的競爭力,東南亞國家亦會跟隨調整其貨幣的匯率。

以菲律賓及越南為例,為了保持出口產品的競爭力,去年至今,菲律賓披索兌美元下調4.54%,越南盾則下調2.11%,但由於兩國經濟表現理想,吸引不少外資投資當地,有力支持當地貨幣的匯率。2018年,菲律賓及越南的國內生產總值實質增長為6.2%及7.1%(內地為6.6%),亞洲開發銀行預測菲律賓及越南2019年及2020年的GDP增長分別約6.4%及6.8%,前景秀麗,自然吸引更多的外資。面對其他國家競爭力的上升,有序調整人民幣匯率只是眾多保持經濟增長的選項之一,增加內需、產業升級轉型、加大投放資源在教育、醫療範疇等方法須同時上場,多管齊下,中國經濟才能保持增長。

香港年底將迎來區議會選舉,若現在香港的局面在選舉前沒有重大突破,建制派將迎來有史以來最嚴峻的選戰。至執筆時,扣除27席當然議席(鄉議局代表),泛民預計452個民選議席都會有非建制派的代表參選,是第一次所有區選民選議席須由選舉產生的選舉。「修例事件」引起連串社會運動,成功將政治議題變成今年區選的主軸。

以往的區選,選民大多只關心候選人是否有能力改善選區的衛生、康樂、生活環境等,而相對不太重視候選人的政黨背景或政治訴求。由於建制派和政府關係較為友好,建制派相對較容易取得資源,對其候選人參選有正面幫助,在成功當選區議員後,建制派組成聯盟,基本上主導了香港大部份的區議會。建制派爭取資源後,將資源用在選區,選區環境改善,選民真正得益,到了下一屆選舉,選民投票給現任建制派議員機會較高。

但今次區選不同,香港主流社會不滿政府及建制派代表處理「修例」時的表現,更多人將會走出來投票,以表達不滿,推高投票率,泛民有信心非建制派代表有機會取得452個民選議席的半數以上席位。若成功取得逾半席位,部份區議會將不再由建制派主導大局,更重要是特首選舉委員會中的117席是由區議會代表產生,即非建制派有機會取得上述席位,對2022年的香港特首選舉影響深遠。泛民在上屆特首選舉委員會中取得逾300席,再加上117席,代表其份額將接近40%,誰人希望成為2022年的香港特首,將再不能忽視泛民的聲音。

作者: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