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面臨第二個失落十年?

出版時間: 2020-03-04 00:05 閱讀量: 889

1982年8月墨西哥因無力償還到期外債本息誘發了一場席捲整個拉丁美洲的債務危機。這場危機的爆發不僅標誌著拉美地區經濟在二次大戰後持續增長期的終結,並導致整個1980年代持續衰退,被稱為拉美地區「失落十年」。

拉美是否面臨「第二個失落十年」近來再度成為政學界探討的議題。全球層面的原因是2014年原物料商品繁榮期結束,之後的六年間拉美國內生產毛額平均年成長率僅0.8%,加上人口增加人均GDP反而下降。國際貨幣基金(IMF)預測2019年拉美成長率僅0.2%,遠低於非洲南部的3.2%。2020年拉美被認為是全球成長最慢的地區,其區域層面的因素分析如下。

政治上左右對峙。2019年頭年尾兩場總統就職典禮標誌著拉丁美洲左右對峙的趨勢。先看1月1日巴西右派總統波索納羅的就職典禮。拉美國家元首僅玻利維亞前總統莫拉萊斯應邀出席。美國雖由國務卿蓬佩奧代表參加,但特朗普總統在推特發文「恭喜波索納羅總統,剛剛發表的就職演說很棒,美國與你同在!」

再看12月10日阿根廷左派總統費南德茲的就職典禮。應邀出席典禮的國家領導人包括古巴國家主席卡內爾,委內瑞拉則由就職典禮前仍被禁止入境的資訊部長羅德里格斯出席,目前仍面臨貪腐指控的厄瓜多前總統柯雷亞也是典禮的貴賓。智利總統因軍機失事取消行程,巴西則由副總統代表出席,但12月5日波索納羅卻和阿根廷前右派總統馬克里在南方共同市場年會上見了面。

2019年雖見證了拉美左右對峙的局面,但諷刺的是區域內經歷嚴重動亂的玻利維亞和智利卻是近年來經濟成長率最高的國家。顯見政治光譜的左右尚不足以解釋其經濟困境。

巴西右派總統和阿根廷左派總統形同水火首當其衝的是南方共同市場。費南德茲去年5月重返政治舞台後曾探視巴西前總統盧拉並表示他入獄服刑是「巴西的污點」,10月4日盧拉在獄中接受《今日俄羅斯》新聞網專訪談及波索納羅時表示「他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自己的國家。…一直在給美國人舔鞋子」,充分反映前後任總統的個人恩怨。

至於2016年已被南方共同市場中止會員國資格的委內瑞拉,近年來逃離家園難民數量累計已超過三百萬人,在拉美地區造成「難民海嘯」。去年1月23瓜伊多自行宣布為臨時總統,憲政危機從「雙總統」歹戲拖棚到今年1月的「雙議長」,此一發展將嚴重影響未來的區域經貿整合。

發展模式何去何從。2014年之前原物料商品繁榮十年期間,拉美諸多左派主導政府不僅慷慨解囊,並進行所得重分配縮小貧富差距。但在基礎建設及教育等方面卻投資不足,導致經濟競爭力低落。近來由於原物料營收銳減,數千萬中產階級「相對剝奪感」日益嚴重,因而引發政治動盪。以智利為例,去年動亂的根源不是因為採取了市場導向的經濟改革政策,而是改革出現了偏差。智利實施融合干預主義與自由主義於一體的經濟政策,試圖藉此得到二者優處的綜合,但得到的往往是二者劣處的疊加。

再以阿根廷為例,今年2月19日IMF表示截至去年底為止阿根廷的公共債務佔GDP的90%,故其債務為「不可持續」。若從2001年的倒債危機算起,阿根廷已經歷了第三個失落十年,難怪美國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甘波警告拉美「必須採取措施確保下個五年不會失落。」拉美是否面臨第二個「失落十年」值得關注。

致理科技大學拉丁美洲經貿研究中心主任向駿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