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下半場才是一帶一路戰略考驗的主戰場

出版時間: 2020-05-12 22:13 閱讀量: 245

今年伊始的新冠肺炎,猶如半路殺出的程咬金,讓全球本應在中美貿易戰緩和後重新整頓的經濟計劃都亂了手腳。為了抗疫,不僅造成籌辦已久的日本東京奧運被迫推遲衝擊安倍政權,金正恩上演神隱戲碼及兩韓的交流計畫停擺,也讓兩岸間的政治互信動更趨緊張,更波及中國大陸與東協國家在一帶一路倡議下所進行的大型基礎建設,致使工程完工之日難以預料。對中國來說,若是在暑假後能擺脫疫情的掣肘,今年的下半年,如何重振災後經濟、完善工程計畫,並同時推進RCEP的簽署,將是未來的最大挑戰。

在目前全球疫情尚未充分控制的狀態下,影響國際金融與原油市場的大幅動蕩,使得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原本就存在的資本不足或短缺狀況被凸顯出來,並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各國參與一帶一路的能力與意願,而這對目前的中國來說形成一個兩難的抉擇。一方面,這些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因為疫情造成經濟重挫,未來比過去更需要基建工程推動經濟復甦,但這些國家多是阮囊羞澀,不僅需要中國的資金繼續投入,甚至此際還提出減免債務的要求,中國難以一肩扛下。

另一方面,中國目前同樣面臨經濟衰退、國內迫切需要資金的現況,根據中國統計局1月發布的數據,2019年中國經濟成長趨緩到6.1%,是過去30年來最低水準;而世銀3月的預估報告認為中國今年的經濟成長為2.3%,恐將是44年來最低的成長率。在此情境下中國如何權衡一帶一路戰略的推進,涉及其國內與國際戰略的選擇。

日前,中國人民大學教授金燦榮認為,中國當務之急是恢復國內經濟,其次才是修補與鄰國的供應鏈合作;而鑑於中國的經常帳盈餘缺乏成長,限制對外投資可以免於現金流出中國,中國目前別無選擇,只能先縮減海外基礎建設與其他硬體的投資。而英國智庫「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高級研究員于潔則表示,在未來幾個月,中國肯定僅能聚焦於增加國內消費、激勵消費性產業,確保對中小型企業的流動性,這是穩定國內經濟之法;因此,于潔指出,與一帶一路倡議有關的對外直接投資,將不再是中國政府及主要國企的重點,即使國企過去正是一帶一路的主要參與者。從這些觀點的表述,固然呈現了當前一帶一路戰略在疫情下面對的嚴峻挑戰與可能調整,但也提供了我們重新反思一帶一路戰略本質的事實基礎。

回顧2014年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推出了一帶一路的倡議,希冀以陸路和海路重新串起歐亞非大陸的連結,當初這不僅被視為是為沿線的發展中國家創造了追求雙贏的舞台,也被視為是在國際政治經濟下的一種新發展路徑。但我們不應忽視,此戰略有其支撐的基礎與背景。當時中國在改革開放多年後,累積了一定的能量與經驗,由於思量未來仍須依賴與國際持續深化的發展進程,方能在經濟下行的壓力中強化改革的穩定。故而以擴大整體利得為旗幟,號召發展中國家共同合作,期待打破過去西方現代化理論發展的限制。

但時至今日,一場疫情變局應可讓北京決策者認知到,戰略推動有其天時、地利、人和等要件,目前憑一國之力,想透過杠桿形式撬動西方全球化進程主導下的市場,並打造更加扁平的權力與財富新政經結構,實是備多力分、難以周全。如何轉攻為守、縮短戰線,才是一帶一路戰略可長可久之計。

淡江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執行長蕭督圜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