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士服務市民被代表

出版時間: 2020-08-12 01:24 閱讀量: 1,555

澳門巴士服務合同將於本年內到期,政府日前表示已談得「七七八八」,並會於短期內公布新合同內容。可惜的是,澳門市民(巴士服務的最大用家),到現在也不知道新合同的任何內容。政府仍然不聽取社會意見,我行我素,閉門和巴士公司商議合同,待雙方都同意內容,合同簽署後才公布內容。筆者一直不明白為什麼政府一直抗拒讓市民參與商討?巴士服務的最大用家是澳門市民,澳門市民不能「發聲」,不能「參與」,新合同的巴士服務是澳門市民真正需要的服務?公帑用得其所?

閉門商議巴士合同 用家政府都是輸家

經過兩次短期續約後,政府日前表示今年和巴士公司簽署的合同不再是短期合同,那服務合同到底是3年期、5年期、還是多少年?澳門社會不知道。政府會否取消無上限補貼持電子卡乘坐巴士的政策?澳門社會不知道。政府會否規定補貼只給予澳門市民?澳門社會不知道。除參與商議合同的人外,沒有人知道巴士新合同內容,只有待政府和巴士公司簽署合同後,政府才會公布合同內容。

政府去年支付10億澳門元作為巴士公司提供的巴士服務費用,今年由於疫情影響,乘客量減少,上半年省回約2千萬元。現在疫情較為穩定,乘客量已回升至每天約50萬人次,「代表」差不多每位澳門居民每天乘坐一次巴士,是事實嗎?當然不是。有人可能每天坐四五次,有人可能十天也不坐一次。政府有上述數據嗎?筆者已多次撰文,建議巴士補貼金額須設上限,且補貼對象只是澳門居民。補貼金額設上限,市民才會珍惜資助,才會想清楚是否真的需要巴士服務,或是步行更好。資助對象只限澳門居民,可確保公帑用得其所,不會像現在只要持有電子卡就有無限次的資助,對澳門納稅人不公、對澳門社會不公。

政府閉門和巴士公司商議合同,政府不設公開諮詢會給予澳門市民表達意見的機會,巴士服務最大的用家(澳門市民)都不能「發聲」,最後談出來的巴士服務又怎會是澳門市民最需要的巴士服務。若補貼金額不設上限,沒有特定補貼對象,政府每年仍要支付以億元計公帑,但巴士服務不到位,巴士資源被濫用,市民不開心,政府最後也是輸家!

 

 

香港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

香港特區政府日前宣布因新冠疫情嚴峻,若9月6日如期舉行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將可能對公眾健康及安全構成重大威脅,因此決定押後選舉日至明年9月5日。社會上對押後選舉有不同聲音,但在沒有相應足夠及安全的防疫措施下,數以十萬計選民出來投票,如何有效預防及減低選民感染新冠病毒是一大挑戰。押後選舉已成定局,但香港(政府)面對的困難仍然眾多,要解決好政治及經濟問題都不是易事。

押後選舉無助解決問題 政治經濟問題都須解決

政治方面,現在立法會選舉押後一年至明年9月,代表新一屆立法會議員將在2021年10月就任,但香港《基本法》第69條規定立法會議員每屆任期為四年,如何處理?2022年將產生新一任香港特首,參照以往選舉安排,明年12月將舉行選舉委員會選舉,2022年3月將由選舉委員會推選出新一任香港特首。立法會選舉改在明年9月舉行,屆時整個社會「將由」政治議題主導,而政治訴求無可避免也將成為之後的選舉委員會選舉的主軸,經濟議題「淪為」配角,選民將會關心如何選出一個可以解決政治而非經濟問題的特首,因為政治問題才是「主因」,解決好政治問題,經濟問題就可以迎刃而解。

經濟方面,香港短中期仍然會受到中美關係好壞的影響,現在至11月美國總統大選前,香港仍然是美國作為打擊中國的「棋子」,在眾多「武器」中,金融戰暫時不是美國的選項,因為香港作為全球金融中心,美國政府及企業在香港得到龐大的真實及潛在利益,在發動金融戰前,美國一定會做周密計劃,確保發動金融戰後對美國企業不會造成太大傷害,從而影響選票,而推出措施是須要時間準備的。香港是國際金融中心,若發生金融戰,對香港的影響是「災難性」。

押後立法會選舉只是將問題放在稍後時間處理,若香港(政府)不能解決政治及經濟問題,香港的前景充滿變數,香港人的心不會平靜,社會對政府的信心度不足,香港要再出發十分困難。

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