盟友的奧援與背叛?
澳大利亞與菲律賓回應美國南海立場

出版時間: 2020-08-26 01:06 閱讀量: 174

葡萄牙籍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於8月18日在聯大一般性辯論程序上發言,對於全球可能出現的大分裂局勢憂心忡忡,他擔憂中美關係刻正進入前所未有的對峙狀態,世界恐將分裂成兩大敵對兩個陣營。亦即,世界兩大經濟體建造兩個獨立而又相互競爭的集團,各自主導貨幣、貿易和金融規則,以及擁有各自的零和地緣政治與軍事戰略,此對全球前景將是一項潛在的鉅大風險。翌日,中國外交部回應,中美關係惡化是由於美國單方面挑起爭端,煽動反中情緒,籲美方屏棄過時的冷戰思維。

顯然,古特雷斯警惕的世界分裂風險,看來的確真實存在,不容忽視。但是此種風險的發生機率和影響程度,我們應該如何觀測?一個最佳的觀察點可能正發生在南海主權爭議區域。倘若採取一種比較和對照的視野,觀察近期與美國在西太平洋區域簽有聯盟條約的澳、菲兩國的政策選擇,我們能輕易發現兩國的行為邏輯似乎呈現一種弔詭的現象。

首先,在澳洲方面,繼美國於6月2日向聯合國秘書長遞函,回應北京於去年12月12日針對馬來西亞向「聯合國大陸礁層界限委員會」遞案的外交照會,該照會反對馬來西亞聲索該國位於南海北面200浬外大陸礁層延伸案。7月24日,澳大利亞駐聯合國代表團接續發布外交照會,亦與美方立場高度一致,援引《菲中南海仲裁案》的判斷結果,聲明指出中國在南海的「歷史性權利」和「海域權利與利益」主張與《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相抵觸,實屬無效。

值得注意,在整份外交照會中,澳洲重申中國政府依據南海海上地物或「島嶼群」(西沙群島)最外緣基點的直線基線,沒有法律依據,包括在「四沙」及其「外圍」群島周圍。澳洲政府進一步否認,任何根據上述的直線基線,據以對內水、領海、專屬經濟區和大陸架提出任何要求。此外,澳洲在照會中再次澄清,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47條第1項將群島直線基線的使用範圍,限制在第46條所定義的「群島國家」。倘在不滿足群島國的地理條件下,各國必須繪製正常的直線基線,包括與島嶼有關的基線。

澳洲上述法律論述,其實劍指中國根據國內法劃設的西沙群島直線基線。雙方見解的殊異在於,《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上述規定,群島國家得以劃設群島基線,但海洋法沒有規定「洋中群島」的劃設方法和原則,這就形成國際法上的爭議。論者爭辯,究竟,根據一國所屬洋中群島的各外圍基點,可否劃設直線基線?據以主張群島水域。再則,大陸型國家可否對於位於外海中的島嶼主張洋中群島概念,據以劃設直線基線?

正當南海域外「路人甲」紛紛走向美國旗幟下的反中陣營,《路透社》報導,另一個美國盟友菲律賓選擇明確表態。菲律賓總統杜特蒂於7月27日晚間,透過電視直播進行國情咨文演說,杜特蒂直言「我們在南海議題不會直接對抗中國,因為現實上中國正『擁有』這塊(南海)領域」,菲律賓希望用南海談判外交,換取中國的疫苗資源,「不要戰爭,只要和平」;杜氏亦否認,外傳菲國將考慮提供美國在呂宋島中部的蘇比克灣重返駐軍的可能選項,排除此選項的真正理由,係擔憂未來美軍駐菲基地恐成核戰爭的目標。言下之意,就是不想隨美國聯手對抗中國。

進一步思考古特雷斯敲響的警鐘,當各方開始選擇所屬陣營(無論是主動或被迫),我們應該關切這是一種短暫的政策選項,抑或是具有長期效應的一系列雙邊關係結構質變。現在看來,美國大選後的美中相互對抗的劇幕,顯難能因拜登新政府上任後而隨之落幕,但是當愈來愈多的國家採取觀望,而非對立,似乎告訴兩國領導人及世界,我們仍然將選擇擁抱「多邊主義」的制度選項。

國際氣候發展智庫研究員陳偉華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