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外交政策的歷史淵源

出版時間: 2020-09-01 23:40 閱讀量: 215

每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都有其歷史淵源,都受到了傳統文化的影響,因而都會留下一些歷史痕跡。中國始終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因為中國的「和合」文化蘊育了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協和萬邦的國際觀、和而不同的社會觀、人心和善的道德觀、義以為上的價值觀。美國的霸權主義外交政策與19世紀先後出現在美國的門羅主義和「天定命運」一脈相承,難以割捨。

1823年12月2日,美國總統門羅在致國會的諮文中提出了美國外交政策的若干原則。這些被後人稱作門羅主義的原則,其核心內容就是「美洲是美洲人的美洲」,實際上也是「美洲是美國人的美洲」。我國著名美洲史專家羅榮渠教授在其發表於《歷史研究》雜誌(1963年第6期)的題為「門羅主義的起源和實質」一文中認為,門羅主義是美國侵略西半球的臭名遠揚的工具,也是美帝國主義對外政策的理論基石之一。門羅主義「多年來經過美國資本主義辯護士們的層層粉飾,早被塗抹的面目全非」,因而有必要「揭穿這一切粉飾,剝去門羅主義的『畫皮』,揭示其實質,從而去認識美國對外政策的階級本質」。

眾所周知,美國獨立時只有13個州,疆域狹小。因此,它力圖把北美大陸作為其領土擴張的「天然疆界」。1836年,在美國的支持下,當時屬於墨西哥的德克薩斯宣佈獨立。1845年1月,美國國會通過了兼併德克薩斯的法案;3月,墨西哥與美國斷交;11月,美國試圖就「購買」墨西哥土地與墨西哥進行談判。由於墨西哥拒絕了美國的無理要求,美國遂於1846年1月出兵墨西哥。4月25日,美墨兩國軍隊交火,5月13日,美國正式對墨西哥宣戰。1848年2月,墨西哥被迫與美國簽署《瓜達羅佩-伊達爾戈條約》,美國獲得了墨西哥的約230萬平方公里的領土。無怪乎墨西哥總統迪亞斯(1830-1915年)感歎道:「可憐的墨西哥,離上帝那麼遠,離美國那麼近。」

進入19世紀後,美國還認為,它天生就是一個偉大的國家,佔領更多的領土、輸出民主和統治世界是上帝賦予它的神聖義務,是一種「天定命運」。「天定命運」一詞是由一位名叫約翰‧奧沙利文的記者、編輯在1845年7月發明的。他認為,歐洲國家「以一種敵視的態度干預美國的事務,以便赤裸裸地達到這一目標,即挫敗我們的政策,束縛我們的權力,遏制我們的偉大,阻止我們實現在上帝賜予的這片大陸上為每年增加的數百萬人口自由發展而擴張的天定命運」。他還認為,「我們對俄勒岡的索取依然是至高無上和無比有力的。這一索取的基礎是我們擁有的在這個大陸上不斷擴張、乃至佔有整個大陸的天定命運的權利」。

為了實現「天定命運」,美國當權者經常打出上帝的旗號。例如,在1897年至1901年期間擔任美國第25屆總統的威廉‧麥金利在談到佔領菲律賓的時候說:「當我認識到菲律賓已經落在我膝蓋上的時候,說實話,我真的不知道怎麼辦。我問了民主黨和共和黨的人,但沒有得到任何幫助。……一個又一個晚上,我在白宮地板上踱來踱去。我這樣對你說的時候,我並不感到害臊。在多個晚上,我跪在地板上,向上帝禱告,希望能得到一點啟發和指點。終於有一天晚上,上帝的旨意就這樣來了,儘管我不知道它是怎麼來的。第一,我們不能把菲律賓退還給西班牙,那樣會被看作是膽小和不忠誠;第二,我們也不能把它給我們在東方的商業競爭者法國或德國,否則那會是一筆壞生意,很丟臉的;第三,我們不能把它還給菲律賓人,因為他們無法實行自我管理,否則他們就會陷入比在西班牙統治下更差的無政府狀態和苟政;第四,除了接管它以外,我們別無選擇。我們要教育菲律賓人,提升他們的地位,開化他們,使他們歸順,用上帝的恩典為我們菲律賓的夥伴做我們能做的一切……然後我上床睡覺,而且睡得很香。」

在今天的美國,天定命運這樣的說法似乎已經壽終正寢,但門羅主義卻經常不斷地死灰復燃。

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

2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 最舊
刘自发
刘自发

美国人占领了墨西哥的六个州土地,至今这些州的名称还是西班牙文,我在墨工作时,了解到墨西哥每年庆祝独立日之际 ,政府还派六位部长或代表前往美国这些州敲钟,以兹纪念。
墨西哥是天主教国家,老百姓都会说,“可怜的墨西哥人,离上帝如此之远 ,离魔鬼又那么近”。这个魔鬼就是美国。不过 墨西哥经济很大程度上依赖美国,如贸易、投资、旅游、移民、外劳、毒品等,柏林墙倒了多年,美国正在美墨边界修一座墙,以取代铁丝网,阻止墨西哥和中美洲其他国家的非法移民进入美国。

刘自发
刘自发

江教授文章论述很到位。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