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就業法引發印尼社會騷亂的政治社會分析

出版時間: 2020-10-21 10:23 閱讀量: 238

印尼國會在10月5日通過《創造就業綜合法案》後,在6日隨即引發工會及學生組織連續數日的大規模示威抗議與罷工運動,在雅加達、萬隆、泗水等各大城市工業區都有民眾參與。迫使印尼總統佐科威在9日發表新聞演說,向全國人民解釋法案用意,爭取全國社會的支持與理解。事實上,自佐科威2014就任以來,一直戮力推進經濟轉型成長,包括強化「印尼投資協調委員會」、創造有利的投資環境、設立經濟特區,同時也強化基礎建設,包括港口、鐵路、高速公路等,諸多作為確實逐步改變了印尼的經濟發展與社會型態,也讓更多人在政治上支持佐科威的改革。

而從2019年佐科威連任後,為了近一步升級印尼的投資環境,他認為必須針對2018年世界銀行報告指出的發展問題,包括繁雜的法令及高成本的勞動力來進行調整,這也成為此次佐科威在二月就向國會提出《綜合法案》審議的背景。

對佐科威政府來說,印尼是世界第4大人口國、東南亞的第一大經濟體,人口年齡中位數約為29歲,每年新增就業人口達到290萬人,在龐大的勞動力優勢及內需市場下,過去多年GDP成長平均都有5%以上。但今年以來,因新冠肺炎疫情影響,印尼成為東南亞疫情最嚴重國家,有超過500萬的印尼民眾陷入貧窮線以下,狀況比1997年亞洲金融海嘯時期更悲慘。而根據亞洲開發銀行的調查,亞洲發展中國家創下近60年來首見的萎縮,總體經濟成長只有0.1%。首席經濟學家澤田康幸認為大多數的發展中經濟體都將面臨艱難的發展路徑,將出現更漫長的L型經濟復甦型態。

對此,印尼財政部長英卓華則認為今年GDP在-1.7%至-0.6%之間,期待明年可以轉回正成長。故而對佐科威政府來說,雖然也明白通過「集體綑綁」的方式來強行通過範圍龐大又存在勞權與環保爭議的《綜合法案》必然引發反彈,但面對更多受疫情影響的中下階層民眾,誠如印尼經濟統籌部長艾朗嘉在國會的表述,印尼的投資環境落後,應盡速改善經商環境、創造就業機會,而最有利的方式即是引進外資,這是確保社會與政治穩定的基礎。

但反對《綜合法案》的勞團與學生,其理據主要是認為改變了2003年勞動法以來的現況,新法將對資方較為有利、損害勞工權益,從拉長工時、遣散費「縮水」、喪失休假,法案對勞工來說是沒有保障的。此外,反對者也認為佐科威在這一次的立法過程中缺乏溝通,實質上已經倒向過去印尼的政治及經濟精英建構的發展路線,並重新擁抱軍隊與警察的威權體制,讓這些特權人士在《綜合法案》中得到特許的開發權。

更甚者,為了確保國家與全球資本接軌,軍警力量成為壓制社會反對力量的主力,過去佐科威在競選中聲明要積極處理的侵犯人權課題的承諾,已成為明日黃花。而法案支持者認為,過去印尼因為城鄉社會差距大、官僚體系龐雜腐敗、地方政治勢力競逐互鬥,造成國家競爭力難以提升。而長期來政治與經濟精英的解決方式,是將社會及政府運作的成本都轉嫁到企業身上,不僅造成經濟發展型態與勞工市場的結構性扭曲,也成為外資不願增加投資的因素。

總結來說,佐科威改革的選擇與發展策略並沒有錯,若不借外力,印尼社會與經濟的現代化發展將面臨巨大的困局。但反對群眾捍衛自己的權益,透過遊行示威,甚至未來利用選舉來爭取資源的重新分配,卻也是國家政治現代化發展的常態。後續如何整合社會考驗佐科威的智慧,但可以肯定的是,佐科威帶領印尼的轉變,將成為各界持續關注的焦點所在。

淡江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執行長蕭督圜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