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新政府將繼承川普
在印太區域的戰略遺產?

出版時間: 2020-12-09 10:29 閱讀量: 400

拜登新政府將承繼一個由傑克森民粹民族主義的外交遺產,一個受到川普個人主義操縱義和全球新冠疫情侵蝕的美國對外政策。過去四年,我們見證到,川普政府印太戰略並沒有真正達致政策目標,美國期待以印太戰略,擴展至印度洋及連結亞太的聯盟夥伴關係,惟此種戰略構想與川普「美國優先」的安全觀互有扞格,其成效並不理想,反而肇致盟友質疑、貿易戰衝擊和公衛防疫缺口帶來的混亂。在歷經勢均力敵的美國總統大選後,拜登新政府如何對應美中競爭關係?

拜登於任職歐巴馬政府副總統期間,曾帶著孫女一道前往訪問中國,會晤中國領導人。他曾經表示,「透過此種[訪問]方式,比較可以知道對方的頻率….這樣比較可以更正確地判斷這個人會同意或不同意哪些事情。」這似乎與拜登總統主張「所有的外交關係是個人關係的邏輯延伸」的理念一致。

可以觀察到,他熱愛此類「個人關係式」的外交風格,未來將仍用來處理與各國之間的領導人互動關係,或者將進一步影響美國新政府對中政策的新路徑。同時,從他過往隨時彈性修正其政策立場的經驗觀察,拜登政府對中戰略的調整,又將取決於中國如何回應拜登新政府的上台,又願意釋放出哪些信號?

誠如拜登團隊的競選標語「讓美國再次領導」的思維體現,倘若長期追蹤觀察拜登的世界觀,可以大致歸結在外交政策論述上,拜登總統認為有美國的參與,可以讓這個世界變得不一樣。由此推判,拜登政府仍將重視「強權間競爭」與美國全球領導地位下降的問題。

首先,除了優先解決國內疫情擴散問題,預期其外交團隊將著手重建傳統盟友對於美國安全戰略的信任赤字,重新團結全球盟邦對應中國問題,甚至從國際建制中尋求有條件對中合作,但在安全領域不放棄圍堵中國。可以預見,新政府仍將中國定位為「競爭者」,但是會減少營造敵對勢力的政策氛圍。

當11月23日,拜登的政權交接團隊公布首波國家安全和外交執政團隊,包括歐巴馬總統時期前副國務卿布林肯接任國務卿、曾為拜登副總統任內國家安全顧問的蘇利文將出任白宮國安顧問等,以及選擇雷根總統時期非裔女性外交官格林菲爾德擔任美國駐聯合國大使,她曾在2013至2017年期間擔任國務院非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從此波的內閣人事任命案,似乎可以看到「重歐輕亞」的政策影子,被外界評為「歐巴馬第三任政府」或「歐巴馬政府2.0」,亦讓亞洲盟友擔憂美國是否將重申印太戰略的延續,質疑美國將再度重拾歐巴馬路線.而對亞洲國家的利益將有所損害。

可以預期,拜登新政府仍將繼承川普政府的印太戰略遺產,但將進行局部的戰略調整,亦有可能強化與中國在南海、印度洋地區的競爭態勢。至於新政府的亞洲政策如何延續和轉型?端視美國國內疫情控制,以及外部環境動態變遷、中國立場回應、盟友信任重建等變數,下一波政府交接團隊的人事名單,將勾勒出亞太地區的政策方向,值得關注。

國際氣候發展智庫研究員陳偉華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