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登總統將有百日蜜月期嗎

出版時間: 2021-02-03 11:24 閱讀量: 231

自羅斯福總統上任以來,戰後歷任美國總統在宣誓就職後的一百天將接受外界評分。由於新屆期的國會和新任總統之間需要時間適應,位處華盛頓中樞的官僚機構與新任總統政務團隊需要彼此角色磨合,白宮新聞媒體亦在摸索新任政的發言系統,代表民意的國會和媒體一般將在這一百天內給予新任總統較大的「容錯」空間,一般又稱之為「總統蜜月期」。

鑒於新冠肺炎疫情持續延燒,選後美國國內政治勢力分裂,內外部挑戰嚴峻,於是美國專家評論,正副總統當選人拜登及賀錦麗在1月20日宣誓就職後,可能不會享有過去歷任總統的蜜月期。果真如此,將打破歷任美國總統執政初期的傳統。觀察新任總統的蜜月期與執政團隊該段期間內的執政優勢,首先必須理解美國政治的文化。

檢閱戰後美國行政與立法部門的府會關係,多數時期均為反對黨至少掌握兩院之一的分立政府時期,這就加深國會與新任行政首長之間的政黨競爭關係。但是,新任總統代表的一股匯集選後民意的新氣象,美國選民普遍期盼新任領導人在上任初期就可以建立執政成功的基礎,在此種公眾情緒下,反對黨的國會議員當然不願意違背此種「民意的想像」。此點可從近期參議院普遍支持拜登新政府內閣團隊的人事同意權觀察。

另一方面,美國選民知悉,黨爭激情和「形象取向」總統大選,可能使他們選出一位沒有在聯邦政府行政高層歷練的政治領袖,那麼,是否應該給予新任總統一些學習經驗的時間。特別是,身處冷戰時期兩極對峙的時刻,美國總統上任初期所面臨的危險和威脅,將嚴重的削弱總統上任後的執政優勢。同時,在對外政策上,新任總統除須回應強權對手的試探,究竟是否蕭規曹隨去繼承前任總統的「戰略遺產」,或是相當程度的「改弦更張」?任何選擇,新任總統均將面臨龐大的政治風險,而此些風險亦可能潛存於行政部門內部及府會互動關係之中。無論如何,基於過去的冷戰經驗,美國選民似乎更能對新任總統賦予同理心,這或許就是長久深植於美國選民的「甘迺迪情懷」。

經由上述的觀察點,那麼拜登總統是否仍將有百日的蜜月期?筆者認為還是有的,特別是在對外政策上,只是可能較為縮短些,但是這並不會減少拜登新政府的執政優勢。原因大致如下:一、拜登團隊顯然汲取了2009年歐巴馬總統上任前充分運用政權過度時期,密集籌組內閣團隊的成功經驗,所以拜登政府人事提名和政策方向在上任前即已相當程度的就位,誠如拜登總統在此前已誓言:「我將確保我們在1月20日即可開始運作」。

第二、拜登並非毫無執政經驗的領袖,事實上從小布希政府時期,副總統在對外政策上擔負要角,似乎已成為白宮國安決策過程的一種常態,這代表著拜登總統已有一套完整的執政理念,急於落實並推翻前任的失信政策,此從他將在就職典禮結束後的數小時內,在白宮的橢圓形辦公室簽署多項行政命令。根據美國媒體報導顯示,除了重新加入《巴黎氣候協定》、WHO,拜登迅即撤銷對多個穆斯林國家的旅遊禁令、美加 Keystone XL 油管計畫許可,並中止對美墨邊境築牆工程的資金援助等。顯見,拜登總統及其政策小組的高度自信。

第三、從人事的安排,拜登新團隊涵蓋許多資深的政策專家,涵蓋:國安顧問蘇利文、國務卿布林肯及國家安全會議印太事務協調總監坎博、國務次卿盧嵐等,從此人事案觀察,拜登團隊之間政治理念同質趨近,這將較不會產生川普團隊執政初期的摩擦和對立現象。

另一方面,如果全美疫情在拜登新政府上任三個月後仍無法獲得有效控制,此將是嚴重削弱拜登百日的執政優勢,新總統必須耗費更龐大的精力、時間和政策資源,這些均將使他遭遇蜜月期內的聲譽受挫,而國會亦將對其團隊失去耐心,重返政黨對立態勢,這樣看來,「疫情因素」仍是影響拜登百日執政成敗的關鍵變數。

國際氣候發展智庫研究員陳偉華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