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一移走壁畫方案中選
當局有責任向公眾解釋

出版時間: 2021-05-26 10:07 閱讀量: 89


立法議員區錦新

 

二十年前,特區政府剛成立不久,就開始蘊釀興建新的中央圖書館。那是因為我們現有的中央圖書館實在規模太小,根本承載不起一個城市的基本文化功能,那怕只是澳門這樣的一個小城。只是,二十年來,磨磨蹭蹭,單是選址就忽東忽西,而到千吹萬喚選好了址,卻又來土法上馬,自己搞設計。據當時的建設部門聲稱,中央圖書館如何設計,如何定則,建設部門都不管,甚至連圖則他們也不用批,只待文化局完成圖則設計,建設部門就拿着開標建設便可。以這樣的分工,確實有點牙煙,所以那時曾拿出一個設計方案,是在原法院頭上加頂大帽子,即在舊法院上空建一個毫不符合比例的大件建築物,說創新也確實夠新穎。只是,在舊法院基本不動的前提下,在其上空加一個龐大建築物,真能支撐嗎?而不必工務部門批則,總之你設計好就拿來按圖建樓的話,未來新建成圖書館若出事,也不知該叫誰人負責。

幸好,這個計劃遭到煞停,選址又回到舊愛都(回歸初期公開諮詢,大部份都贊成在舊愛都建新中央圖書館,但公開諮詢也者,原來只是跑跑形式,最終政府還是力排眾議,在一片質疑聲中選了舊法院。十多年之後,中央圖書館又「順應民意」空降回到舊愛都酒店)。而且,新人事新作風,一經定下新選址,現屆政府就「手起刀落」,以迅電不及掩耳之速找了四個國際設計團隊對新中央圖書館進行設計供遴選。

而此事全澳市民都被蒙在鼓裏,直到四個設計團隊拿出了概念設計方案來,特區政府才開展公開諮詢。對此,筆者也是認同的。我們磨磨蹭蹭這麼多年,若重選舊愛都酒店,以之前的程序及進度來重頭開展新中圖的設計和建造,恐怕到二零四九年都建不成。所以,與其在本地公開招標,不如邀請幾個有真材實學的設計團隊快刀亂麻搞個設計方案出來好了。果然,這個模式產出的四個概念方案,也大致得到社會的好評,算是開局良好。

到最近,在資訊不甚公開的遴選下,特區政府宣佈荷蘭Mecanoo團隊所設計的方案已成為中選方案。因為這個方案「符合各項評選準則」,獲得專家較好的評價。評選專家還認為,荷蘭Mecanoo團隊方案「整體的設計概念兼具啟發性和多功能性,建築物內部的動線規劃既簡單且嚴謹,能清楚地掌握當代主流的公共圖書館如何完美地結合開放性和私密性空間,滿足各種學習和聚會空間的需求;整體設計方案以吸引每個市民的到訪為概念,透過具包容、開放和便利性的設計,讓圖書館成為每個人都能感受到歸屬的地方。」筆者不懂設計,很難評論其遴選結果是否恰當。只是,舊愛都酒店在外觀上最具特色是那幅馬賽克的裸女像壁畫。對此,多年來社會上都存在巨大的爭議。雖然有「老古董」認為裸女像䇄立在此有傷風化,特別是在計劃以之為青少年藝術活動中心時尤有異議。但社會上普遍意見都認定這是塔石廣場的一個地標,馬賽克裸女壁畫應完整保留下來。而據說,特區政府在邀請四個國際設計團隊來參與設計時,也順應民意要求原地保留馬賽克壁畫。

可是,有趣的是,四個團隊中,包括芬蘭、愛爾蘭及瑞士三個設計,都成功將馬賽克裸女壁畫原地保留,並自然地磡入了圖書館的設計之中。偏偏現時中標的荷蘭團隊的方案,雖然也保留這馬賽克壁畫,但卻是移走至「入口門廳」。如果說,塔石廣場(或之前的塔石球場)與舊愛都酒店的馬賽克壁畫早就混為一體,即馬賽克壁畫已成為整個塔石廣場的其中一個不可分割的組成部份,而現時中選的設計就是打破了這個組合。

筆者還是強調不懂設計,對荷蘭的設計方案其實也沒有太大意見。但因為這個大家都關心的設計遴選一直處於黑箱之中,而中選的卻是違反了原地保留馬賽克壁畫這個社會共識,特區政府是有責任公開解釋清楚,例如在設計專業角度說明何以如此選擇,而非馬馬虎虎公佈了誰中選就算,這只會削弱政府的威信。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