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是「選舉年」 眾多國家舉行重要選舉 (下)

出版時間: 2022-03-09 10:03 閱讀量: 345

10月,巴西將舉行總統大選。現任總統博索納羅(Jair Messias Bolsonaro)將會爭取連任,而前總統盧拉(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有機會「捲土重來」,兩者將爭取巴西選民信任,爭取最終勝利。巴西法律規定總統和副總統候選人須兩人一組,選民選出兩人擔任總統和副總統。選舉方法採兩輪選舉模式,若沒有一組候選人在第一輪選舉取得50%以上選票,將由得票最高的兩組候選人進入第二輪選舉,選民再在上述兩組候選人中選出一組候選人擔任總統及副總統。現時民調顯示盧拉領先博索納羅,領先幅度理想,但幅度開始縮小。現在距離選舉日仍有7個月,期間(國外/國內)都可能發生眾多影響選民投票意向的事件,現在仍不能確定盧拉「一定」可勝出選舉。

美國中期選舉在11月舉行,屆時眾議院全部議席及參議院1/3議席將會改選。中期選舉被認為是對現任總統的一次「中期考試」,是選民是否滿意總統過去兩年執政的評核。2010年,奧巴馬首個任期的第一次中期選舉,當時奧巴馬的民望不低,但共和黨仍能奪得眾議院的控制權;反觀現時拜登民調不理想,一般分析「已認為」共和黨將奪得眾議院的控制權,若拜登的民望持續低迷,共和黨有機會「再下一城」,奪取參議院的控制權。若最終共和黨奪得兩院的控制權,拜登未來兩年執政將面對嚴峻挑戰。

拜登已表明將會競選連任,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雖然仍有2年時間,但要最終成為民主黨的正式代表參選,拜登須得到民主黨的有力支持,且沒有民主黨人出來挑戰他的「地位」。因此,筆者相信拜登將會使用各種方法,盡力使民主黨「不能」在中期選舉中「輸得太慘」。筆者認為民主黨會「接受」共和黨贏得眾議院的控制權,但若連參議院的控制權也落入共和黨手中,拜登的地位「可能」不保。明年開始,民主黨內將有不同人士出來挑戰拜登的「地位」,爭取代表民主黨參選2024年大選。

不論民主黨在中期選舉成績如何,選舉過後,為了鞏固本身的地位,為了爭取選民(民主黨)的信任,筆者認為拜登將會以更強硬的態度應對各種事件(國外/國內),拜登「沒有時間」再用以往的策略,因為選舉日逐漸迫在眉睫。在內政方面,若美聯儲在本年加息四次,每次0.25%,合共1%,對投資市場一定有影響,股市不樂觀。明年,為了提振經濟(推高股市上升),即使美聯儲「不配合」拜登,拜登亦可以行政手段「推高」股市。當然,拜登能否及時推出政策刺激經濟,就要看參眾兩院的控制權在那個黨手中?若共和黨控制兩院,拜登推出的各種措施必定受阻。

外交方面,俄烏局勢最終的結果將會影響拜登的民望,繼而影響他連任的機會,因此,在「在許勝不許敗」的情況下,拜登「只能」以更強硬的態度應對俄羅斯(對中國亦是)。對外強硬,拜登可向選民證明他非弱者,即使面對俄羅斯/中國的挑戰/威脅,拜登也不會退縮,他敢以不同方法抗衡俄中的挑戰。只有採取這樣的策略,在2024年面對共和黨對手(可能是特朗普)時,拜登(若他代表民主黨)才有實力面對共和黨的質疑。

2022年是「選舉年」,多個重要國家將舉行重要選舉,選民是希望有新景象或是認為執政黨能夠使國家走向美好的未來,我們拭目以待,但不論是進步或保守力量上台,未來國際局勢只會更亂,更複雜﹗

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