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民意澳府改博彩法草案 大環境已變非博彩元素更重要

出版時間: 2022-05-25 10:08 閱讀量: 146

由於外圍的經濟環境十分不明朗,澳門博彩業深受其影響,澳府不得不順民意,經聽社會(博彩業界)意見後,向立會小組提交新版「博彩法」草案。新版本有若干方面對博彩業是正面的;首先,持有賭牌的公司,若將業務上市,可以將100%業務上市(前提是預先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批准),而非之前的30%,是一大進步。第二,放寬對經營「衛星賭場」的要求,新法通過後,「衛星賭場」所在的物業不須一定由持有賭牌的公司擁有,但3年過度期後,經營「衛星賭場」的公司只能向持有賭牌的公司收取「管理費」。大環境已變,新法通過後,持有賭牌的公司須更注重非博彩元素,不然對己,對澳門都是不利。

外圍經濟環境十分不明朗 澳府不得不順民意改博彩法草案

2022年是虎年,粵語中虎和「苦」同音,今年只是過了4個月,但現在看來,用「苦」來形容今年上半年情況也不為過。新冠疫情對全球仍產生極不穩定因素,而俄羅斯在2月入侵烏克蘭,加劇全球能源及農產品的短缺情況,高通脹已是全球的共識。面對高通脹及全球經濟前景不明朗,加上內地嚴控資金外流(特別是嚴厲打擊境外賭博現象),立會在6月通過新法後,仍有多少外國投資者願意競投新賭牌?面對上述情況,澳府不得不順民意,修改原來的建議內容,向立會提交新版「博彩法」草案。

最令市場滿意的是,新草案不再限制博彩業務上市的比例,澳府的最初版本只是容許持有賭牌的公司將30%博彩業務上市,現在新版再沒有此規定。持有賭牌的公司只須得到行政長官的批准,就可將博彩業務上市,符合資本主義及金融市場的精神及優勢,可「完全」反映公司的價值,有機會吸引外國投資者競投新賭牌。若澳府堅持只容許將30%博彩業務上市,恐怕對新的投資者吸引力不大。

內地嚴控資金外流(特別是嚴厲打擊境外賭博現象),內地旅客來澳旅遊歡迎,但希望回到從前大批「豪客」來澳耍樂,是不實際的。加上內地堅持執行「動態清零」政策,澳門是特區,必須跟隨中央政府的政策,若出現一宗新冠個案,內地和澳門都會以「超前」方法應對,盡快切斷傳播鏈,保障人民的生命安全健康。在「動態清零」政策下,境外人士來澳須遵守嚴格的防疫政策,加上若內地出現個案,限制人流(出境)是重中之重,澳門面對上述情況,沒有辦法,只能「防守」。若澳府堅持「衛星賭場」所在的物業必須一定由持有賭牌的公司擁有,筆者相信年底後,只有極少數「衛星賭場」會「留低」,對澳門就業市場將產生極大的壓力。現在澳府聽民意,新版本不再規定「衛星賭場」所在的物業必須一定由持有賭牌的公司擁有,加上3年的過度期,年底後,應該仍有一部份「衛星賭場」會「留低」,若成事,某程度可減輕失業大軍的數字,只要是有利可圖,「衛星賭場」就會依法存在澳門。

另外,新版本新增條款,建議若持有賭牌的公司吸引非內地的外國旅客來澳旅遊,達到一定的「殺數」後,可依法減免法律規定的5%(最高)特別撥款。筆者認為此是好建議,但澳府須明確「殺數」的具體數字,例如達到X金額,可減2%;達到Y金額,可減4%等。清楚列出要求,市場知道情況,持有賭牌的公司的上市股票更能反映公司的真實價值;同時,限制公共部門的任意權力,行政長官只須根據列表,多少的「殺數」,減免多少的特別撥款,清清楚楚,不會給人非議的借口。

凡競投賭牌的投資者須注意,大環境已變,今後澳門的博彩業將朝「休閒,渡假」為中心,不會/不能再依賴「豪客」,博彩業須更大力發展非博彩元素。在競投賭牌的標書內須以上述目標為中心,投資者須展示如何推廣/實施計劃來達致上述目標,才能符合澳府(中央)的要求,成功投得賭牌。

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