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慎面對博彩業重新競投後的新十年 慎用資源保社會民生

出版時間: 2022-11-23 10:06 閱讀量: 106


吳國昌

特區政府近年籌備博彩業重新公開競投進行了公開諮詢並增補相關法例,已確定接納由公開政府七個競爭企業入圍爭取六個賭牌。新一批賭牌競投無可避免是在經濟低沉之中揭盅。澳門的地區總產值(GDP)已由2018年的523億美元急降至2021年的299億美元。當年世界第一高盈利賭城已暫時陷入倒蝕狀態。原有六大博企2022年首三季的息稅折舊攤銷前盈餘(EBITDA)均錄得虧損(金沙-11.86億,澳博-9.68億,銀娛-5.81億,美高梅-5.35億,永利-5.12億)。

澳門博彩業急速下沉其中一個重要原因當然是防疫封城的影響,但即使有一天防疫封城完全過去,另一個重要負面因素仍會揮之不去,那就是中央政府在已部署立法之後按政治需要而實行的打擊資金外流政策。其後續嚴厲的程度非外界所能預知。這兩個重大的負面因素,令賭牌失去了積極引資的魅力。
七個競爭者都已向官員提供海量文件,並積極參與黑箱中的官商探究,但從公開的資訊看來,儘管官已達成將來六博企會共計新投資一千億的初步共識,但未發現有切實可行的依官方意圖實現增外國來客及非博彩新產業的具體規劃。

現在距政府公開研判結果只剩一個月時間。事實上,在經濟環境不清晰的背景下,就未來十年的重要產業作競投抉擇,難免偏狹。新增競爭者不多,而基於博彩法律第四十條已明文規定,若賭牌批給在重新開投中被撤銷,有關娛樂場連同其全部設備及用具歸屬特區所有,舊投資者沒有取得補償之權利,因而客觀結果將肯定是絕大部份或全部由舊投資者基於充分利用舊投資之剩餘價值而爭取繼續經營。倘新加入的競爭者奪得一個賭牌,亦會考慮以各種方法好好利用退場者舊有投資的剩餘價值。在官商合謀之下應可暫時避開重大震盪。可是,防疫封城的影響和內地打擊資金外流的影響,都會是緊接著未來十年澳門經濟的重大阻力。

在新賭牌定位之前,原六博企為了確保賭牌利用舊投資的剩餘價值,無疑都已在暫時虧蝕時仍在表面上謹守社會責任,避免太張揚的退職減薪,但在新賭牌落實後,危機將會加重。因此特區政府應當準備好在這新十年間堅決持續採取公開監控措施,在保障本地居民就業的層面上進一步監督博企履行社會責任,包括促使每一個博企集團把本地僱員比例調升至百分之八十五以上,把中高層本地僱員比例維持在百分之九十以上,以及慎重檢視長期為博企提供外判清潔、保安、餐飲服務的企業外勞配額,為本地居民提高就業機會。

在資源分配方面,澳門市民過去多年已經不斷抱怨政府在博彩承批人從毛收入撥款的機制安排把資源過多注入澳門基金會導致坐擁巨資濫發資助,期望把更多資源注入社會保障基金及中央公積金。面對受防疫封城和內地打擊資金外流的影響,在賭收下沉之下,澳門政府的財政儲備已經由2021年底的6161億澳門元下降至今年九月底的5629億澳門元。政府財政資源在新十年將深受壓力。即使防疫封城的小面影響僥倖在兩三年內解除,內地打擊資金外流的政治決定卻非澳門所能控制。稅收不足而開支不能有效節約,可能導政現屆政府在這幾年內耗盡非基本財政儲備並開始侵害基本財政儲備,為繼任政府埋下財政災難。

面對這十年財政危機,特區政府須及早切實把基建工程項目及購買服務項目堅決監控封頂,嘗試規限改進博彩承批人從毛收入撥款的機制,節制涉嫌濫發資助的基金會,而相應把更大比例資源注入社會保障基金及中央公積金等對市民具長期效益的社會保障制度。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