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精準及普惠經援看兩任特首的不同
閱讀量: 9,561
出版: 2022-08-08 14:32
更新: 2022-08-10 15:47

新冠疫情突然來襲,經濟迅速清零,人人飽受生活煎熬之際,李財爺的普惠經援措施卻只聞樓梯響,面對議員詰難,仍然琵琶遮面,欲說還休,所謂早有預案云云,實在惹人懷疑。逆境當前,筆者忽然懷念起前朝崔特首的慷慨大方,撫今追者,真係感慨萬千,相信不少澳門人都有同感。

比較兩屆政府施政之不同,對澳門人而言,崔特首猶如鄉紳之於村民,賀特首則像廠長對待工人,兩人管治風格迥異,各有優劣,且容筆者淺陳陋見。

崔貴為世家子弟,加上官運亨通,執行期間特區庫房豬籠入水,一個月的賭收便抵過今年半年賭收的總和,所以花起錢來特別大手大腳,經常為人詬病,然而在濟貧救弱方面,崔卻較現任特首鬆手得多,多項社會福利制度和經援措施,都是在其任內創設或改良,雖然政府少不免捱罵,但人人搵食容易,收錢收到手軟,社會氛圍比較寬容。

至於現任賀特首,因為有工業家背景,事事講求效率,因此甫上任便戮力鞭策下屬,所以近兩三年政府行政效率得到明顯提升,推出行政法規和法律,像工廠車間出貨一樣,一件接一件,卻苦了一班貴為打工皇帝的公務員和尊貴的立法會議員,要經常加班去趕船期,看看李財爺髮色的轉變,便可見分曉。

據筆者揣測,賀身為一廠之長,必然重視成本效益,公帑必須要用在刀口上,所以渠對現金分享等一類亂派錢的措施,肯定天生反感,就算迫於無奈要救濟居民,都要叫手下度來度去,扭盡六壬,推出所謂精準援助措施。可惜賀忽略了一點,渠座下的龐大官僚系統,並非一輛精密先進的電動跑車,而只係一輛非常耗油的老爺車,能勉強在路上行走已算不錯,根本不可能多快好省地達到渠想要的效果,而所謂精準云乎哉,只不過係癡人說夢而已。

崔的精明(或怠惰)之處,在於他清楚知道這部老爺車的性能,不會動不動就狂踩油門、全速沖刺,拐彎抹角,同樣可以到達目的地。而崔一生人亦沒有太多營商或辦廠經驗,人生軌跡主要在教育界和政界,所以不會太重視成本效益,派錢不會錙銖必計,一味尋求精準。事實上,崔政府於2011年便曾經試過兩度派發現金分享。

筆者認為崔的派錢風格,應該更能迎合口頭講求公平、實質心裡嫉妒人有我無的一般澳門人。因為澳門人所理解的精準,就是我本人有份便是精準,否則一概不精準。

經此一役,賀特首應該理解,從政不等於辦廠,有時候用錢收買人心也是有必要的,所謂財聚人散、財散人聚,政治帳簿的計算要比工廠帳簿複雜得多。

羅平男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