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醫療預算回歸後不斷增加非長遠之策
構建全民醫保擴免費醫網應對老年化社會

d1-2

過去本澳醫療水平欠佳的問題一直困擾著整個社會,回歸後一直是政府著力處理的問題,行政長官崔世安自己便是公共衛生領域博士,十多年來在基礎醫療方面大量投放資源,政府的醫療預算不斷增加,由1999年的12.3億元,增至今年的72億元,當中醫療開支更約佔政府總預算的一成。然而,這種依靠高賭收才能不斷投入的資源,始終不是甚麼長遠之策,要達至更完善更長效的醫療安全網,構建全民的醫保制度始終是一個最有效的辦法,亦是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的通行做法,而且在執行上,本澳人口少,政府財政充足,居民生活富裕,相信適合推行全民醫保,回應社會對醫療水平的要求,幫助未能負擔送外就醫費用的居民,應對人口老化帶來的挑戰。

公共衛生專家出身的特首

行政長官崔世安是公共衛生專家,他是美國奧克拉荷馬洲大學公共衛生博士,回歸後由他出任社會文化司司長一職,當時本澳社會的醫療水平普遍被認為水平欠佳,兩間醫院的評價不佳,市民也期望這位公共衛生出身的司長能夠解決本澳醫療的問題。而崔世安自上任社會文化司長以來就對澳門的醫療系統下功夫,經過多年努力,本澳的醫療保障已經十分足夠,初級衛生保健百分百市民受惠,五成人口可得到山頂醫院免費專科服務,一般市民則可有三成減免,市民平均壽命83.3歲,孕產婦死亡率全球最低。

本澳過往的醫療水平欠佳是不爭事實,經過十多年來的努力與資源投放,情況已有所改變,醫院「謀財害命」的外號已經鮮再談論,現在的基礎醫療護理情況已經尚算可以,這樣的成果不單是政府的努力,亦要投入巨大的公帤資源來支持。崔世安的《完善醫療系統建設方案》,投入百億元資金在2020年前建立一套更有效的醫療體系,現今亦已完成近半,很多醫療基建或落成或延誤也有定案,崔世安的特首任期餘下不多,「光輝五年」也到了快結算的日子,崔世安花了近20年處理的醫療水平問題,在他完全離開特區政府前,是否得到市民的認同,很快便有結果。

人口老化為醫療資源帶來壓力

近十多年來,特區政府在醫療資源的投入,由1999年的12.3億元,增至72億元,這是需要政府一定的財政基礎,而在人口老化挑戰下,醫療資源的投入必然會不斷增加,而且增幅可能很大。統計局在2016年公佈的中期人口統計,本澳65歲或以上老年人口較 5年前大幅增加48.6%至59,383人,佔總人口9.1%,比重較5年前上升1.9個百分點,預計未來10年人口老化將進一步加速。人口老化會為社會各方面帶來壓力,特別是醫療資源方面的壓力會更大。

d1-2

政府的醫療開支不斷攀升,但依靠賭收作為主要財政收入,卻不太可能再有大增長,將來即使不斷增加醫療資源也終非長遠之策,政府需要有一套長遠有效的全民擴免費醫網,長遠完善本澳醫療保障體系,而推行全民醫療保險制度是一個可行的辦法,也是世界許多國家和地區的通行做法,而且本澳人口相對少,政府暫時的財政也很充裕,較其他地區更適合推行全民醫保。

全民醫保是免費醫療網最大招數

本澳目前醫院的輪候時間,與市民的期望還有很大差距,皆因現時大部分市民集中到公立醫院求診,導致輪候時間很長,若推行全民醫保,市民可選擇到其他地區就醫,舒緩本地的醫療壓力。而且由於本地人口少,本地專科醫生接觸的病例亦相對少,難以為專科醫生提供足夠的臨床經驗,令到專科醫療水平未滿足市民期望,假如推行全民醫保,除了為市民提供基本醫保外,亦能幫助一些未能負擔送外就醫費用的市民,整體提升公私醫療機構質素。

全民醫保是免費醫療網的最大招數,但構建起來相當困難,因為凡涉及全民供款的問題,在任何一個地方也會有很多反對意見,如果需要全澳市民每月從工資中抽取一定金額作為醫保的供款,相信未必每個澳門市民也能夠接受,但其實未必需要直接從工資中扣取的,可以用中央公積金來解決,甚至是動用每年政府的現金分享,不單能夠善用現金分享,還讓本澳的醫療體系踏前一大步。

中央公積金供款全民醫保

政府每年注資中央公積金個人帳戶每人數千元,很多市民的帳戶累積數萬元,由於未到法定的歲數無法動用這筆錢,市民對自身這筆錢的存在感很弱,以一部分中央公積金作為全民醫保的供款是可行辦法,反正也是遲遲未能動用,如此,市民每月花費的金錢沒有任何減少,相信遇到的阻力會大減,也較容易達成共識,而且中央公積金與全民醫保的理念相同,也是為市民的未來生活提供更好保障,如此金錢互通,在道理上也說得過去。

d1-3

另一個辦法雖然阻力較多,但成效會更佳,就是以每年的現金分享來作為全民醫保的供款。現金分享實施已十年,支出由 26億元增至近 60億元,增幅逾一倍,與每年的政府醫療預算差不多。社會討論了多年的現金分享長效機制仍無結果,如果把現金分享制度化,將每年的數千元或萬餘元直接作為全民醫保的供款,配合完整的中央公積金,相信可以為全澳市民提供完善的生活保障,不過缺點是遇到的反對聲音會較中央公積金為大。

為本澳醫療下重藥

近幾年澳門的醫療水平如何?這是一個好複雜的問題。可以簡單歸納為基礎醫療保障佳、專業醫療需要完善,作為公共衛生領域博士的行政長官崔世安任期快滿,社文司的「光輝五年」也到了快結算的日子。然而,醫療硬件方面的滯後是相當嚴重,當中最重要的離島醫院建設情況更令人很憂慮,更不要說起甚麼促進醫療水平的作用,現在唯有加快相關法律制度與完善醫療專才培養,挽回一些失分,但還可以在餘下時間探討構建全民醫保制度,為本澳醫療落重藥。

d1-4

本澳進入老年化社會,醫療的需求必然會持續上升,醫療水平的問題越拖只會越陷泥沼,要達至更完善更長效的醫療安全網,構建全民的醫保制度始終是一個最有效的辦法,政府應該在餘下任期探索建立一套適合本澳實際的全民醫療保險制度,以及設立制度防止醫保被濫用。全民醫保雖然在很多國家也失敗,但澳門的情況特殊,可能會更有利推行。由社文司到行政長官,崔世安花了近20年時間處理醫療水平問題,在離開特區政府前,為澳門設立一套長效的醫保機制,也可以為自己的政治生涯,留下一份好的成績單。

作者:蔡少民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