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會選戰迫在眉睫
各方代表踴躍參選

出版時間: 2017-03-15 01:06 閱讀量: 3,512

%e6%94%bf%e7%b6%93%e7%9f%ad%e8%a9%95

第六屆立法會選舉預計9月舉行,由於議席數目沒有任何修改,新一屆議席分佈仍是直選14席,間選12席及委任7席,直選佔議會比例不足43%,與全球朝向民主開放原則不大相同,而增加更多直選議席,可以令更多不同界別人士進入議會,議會更趨多元,將更好反應社會的現況。新一屆直選議席相信仍將由商界,傳統社團及開放陣營的代表瓜分。

多組競逐 氣氛熱鬧 結果平淡

本屆立法會直選議席中,商界7席,傳統社團3席,開放陣營4席;有意見認為立法會內商界背景的議員太多,因為間選及委任議席中大部份人士已來自商界或與商界的關係千絲萬縷,而直選議席中一半竟然來自商界,證明澳門選民不成熟,令立法會未能準確代表澳門民意。

筆者對此不太認同,每人都有權利選出代表自己利益的議員,經考慮評估各方因素後,選民自然會作出理性選擇,只要選舉是在合法公開公正的環境下進行,而選民沒有受到威迫利誘的情況下作出投票決定,不論選舉結果如何,持不同政見的人士都必須尊重及承認選舉的結果,這才是法治民主社會。而上述情況更好證明,即使增加直選議席,商界的聲音不會減少,而是會隨議席數目增加而擴大影響力。

根據目前的情況,除個別年齡較大的現任直選議員可能考慮不再參選外,相信大部份直選議員都會爭取連任。當然,如評估各因素後,為了增加勝算機會,所屬政團要求現任議員角逐連任,年齡也不是問題。事實上,現任議員會較新人有優勢,從知名度、對議會運作、公眾及媒體等的關注,現任議員都較有優勢。但由於直選議席沒有增加,結果很大機會是多組參選,選舉氣氛熱鬧,但結果很大可能和本屆直選議席分佈差不多。

因此,筆者認為可能只有兩個因素值得探討及可能受到外界關注。第一,由於六個賭牌分別會在2020年至2022年到期,外界關注有意競投賭牌的新投資者,他們會派出代表競選議席?筆者認為即使有意競投賭牌,新投資者也不會找代表競選議席。原因有二;一、現在才是2017年,且當局至今沒有公佈任何競投賭牌的條件,太早表露身份,令各界知道投資者有意競投賭牌,策略上不太明智。二、如果真的要找代表或在關鍵時刻為新投資者發言,在第六屆立法會全體議員名單公佈後,投資者就會知道那些議員更「傾向』商界,屆時新投資者光明正大遊說這些議員要求當局增發賭牌或規定不論是原博彩營運商或新投資者,都須重新入標競投賭牌,兩種情況都對博彩整體市場有利,當然亦會提高新投資者「中標」的機會。

第二,當局於1月公佈了一組數據,對第六屆立法會選舉可能產生一些變數。2016年全年新登記的選民,18歲至34歲數的組別超過14,000人,如果上述新增選民屆時踴躍投票,將會對直選最後兩至三席的結果影響較大。本屆直選最後三席分別由黃潔貞(7,907.5),宋碧琪(6,597.5)及梁榮仔(6,559.5)奪得,最後兩席相差只是約50票,而黃昇雄更以不足15票飲恨。

新增年青選民到底是由個別組織鼓勵登記成為選民,或是自發性自行登記?如屬組織鼓勵登記,筆者相信屆時上述新增選民的投票率不會太差,因組織會鼓勵他們出來投票,提高組別內候選人的勝算;但如屬自發性登記,投票率就很難估計,因投票當日的天氣、投票氣氛、屆時社會是否有「大事」發生等因素都會直接影響首次登記選民第一次投票的意慾。數據顯示,歷屆立法會選舉,投票率較穩定及有增長的都是35歲及以上的選民,因為上述選民已在多次立法會選舉中投票,投票已成為他們的習慣,他們十分珍惜在澳門為數不多的政治權利,他們不會輕易放棄手中的一票。

作者: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