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上流動機會小 有責沒權心不在
公務員小錯為先

出版時間: 2017-07-04 23:57 閱讀量: 3,328

wechatimg21

根據政府公佈的資料,至2017年第一季澳門公務員人數為3萬,但沒有包括用私法制度成立的基金會或政府部門,如澳基會、金管局、澳大、理工等。澳門人口65萬,公務員佔人口5%,比例高於香港。澳門和香港都不需負責國防及外交事務,公務員數量是否過多,值得社會深思。博彩業開放後,澳門經濟急速發展,政府面對的經濟、民生等問題和回歸前截然不同,政府未能應付問題,民怨加深,中層公務員成為市民的批評及發洩對象。

回歸前公務員本地化比例低 中青年公務人員沒心工作

華人成為政府中層領導及主管在98及99年才逐步落實,澳葡政府從來不張公務員本地化作為優先處理項目,結果是在回歸後,大量的政府中層領導及主管,年齡只是30多。在同一部門,年齡及資歷比領導與主管高的例子比比皆是,而此部份同事自然會出現無心工作、小做小錯的心態,因為他們再也沒有機會向上流動,即使他們退休了,領導與主管仍是同一批人,因他們仍未達到退休年齡。

更嚴重的是,年青公務員同樣面對上述問題,而他們的心情比上述中年同事更低落,因為如沒有任何意外,他們將會和領導及主管一同退休,他們向上發展的機會是「零」。除非上述同事工作十分卓越,得到其他領導或主要官員的提拔,才會有晉升機會,不然其在公務員生涯中的目標可能就是高級技術員、顧問高級技術員、顧問等職位。

再者,在博彩業開放後,經濟發展速度驚人,在擁有龐大財政儲備的同時,政府面對的各種問題也愈多愈複雜。面對大量旅客入境,數以十計大型休閒渡假村的投入及運作,整體經濟向上,庫房豐厚,但市民同時就面對房價高升、物價高脹、道路及交通系統超負荷等嚴重影響民生的現實。市民向政府提出各種批評及建議,政府都會用「急市民所急」、「民生沒有小事」等口號回應,問題是行政長官及主要官員負責制定政策,中層架構只是執行政策,但他們最直接面對市民,市民自然將怨氣發洩在他們身上。

縱然有小部份市民會指出問題核心應由特區及主要官員負責,但主要官員的位置仍然是「穩如泰山」,市民十分聰明及無奈,為此,他們只能將問題、批評、怨氣等全部反映給中層公務員,希望中層公務員向上級反映,並期望特區政府採納善意的批評及建議。結果,久而久之,公務員內部出現了沒有人願意擔任領導及主管職位的情況。

其因有二;一是薪資的差距沒有明顯的分別。擔任顧問一職,點數可能是700點,而擔任廳長,點數可能是800點,相差8,000元,而作為主管要經常面對市民,若果該部門經常出錯,該部門領導及主管可能每天的工作就是回應市民批評、媒體查詢、議員質詢等。二是即使部們領導與主管將市民建議如實全部向上級反映,但當遇到上級不同意,部門領導與主管的一般做法是什麼?十之八九,當然是上級批示為最後決定,而作為部門領導與主管需要向市民解釋,需要面對市民。有責無權正正是部們領導與主管的現實寫照,是否繼續擔任領導與主管職位,就要看他追求怎樣的人生?

當然,公務員內部仍然有一批希望為市民提供優質及便利的公共服務,他們真心真意希望服務市民,他們有抱負有熱誠,但如果上述情況沒有改善,當有擔當的公務員提出有見地的建議,但上級多次不同意其建議,最終只會驅使他們改變他們的抱負,他們的目標將會改為只是希望擔任顧問高級技術員、顧問等職位,而這當然不是特區及社會希望見到的情況。

作者: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