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時常作衰時想 上場當念下場時

出版時間: 2019-10-30 12:29

倏忽秋天又到來。剛過去的一個酷夏,鄰埠花果飄零,小城卻仍舊是一片祥和氣象。國慶日早上於電視屏幕上看著天安門大閱兵,軍人們個個雄糾糾、氣揚揚,下午觀看銅鑼灣遊行示威爆發警民衝突,火紅紅、亂哄哄,作為旁觀者,眼花繚亂,真有不知人間何世之感!也許我們都正身處在歷史的重大轉折時刻,只是當事人不自知,而這陣子周遭的人或事,是既熟識又陌生,既清晰又模糊,心事浩茫連廣宇,義憤填膺血在流,至於中華民族是否能夠偉大復興,又或以何種面目宰制寰球,羈旅於小城的過客,倒也從不放在心上,只有徘徊罷了,只有匆匆罷了。

看看小城這片「一國兩制」熱土,喜事一樁接一樁,第五任行政長官快將上任,參考過往經驗,國家領導人將親臨主持其就職禮,回歸二十年,十二月冠蓋滿濠江,蓮花寶地綻放光華,真如極樂世界中的一片淨土。此時此刻,卻想起清代中興名臣曾國藩的兩句至理名言:盛時常作衰時想,上場當念下場時。在波譎雲詭的政壇中打滾之袞袞諸公,更應該把這兩句話奉為座右銘,不信,試看鄰埠每一任特首的開場和收場,包括現在騎虎難下的林鄭月娥,便該知道《詩經》「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所言不虛,如果他們在如日方中之時能想到過猶不及的道理,結局也許會比較圓滿。環顧官場中人,人人但知道要「不忘初心」,個個口中念念有詞,然而最後能慎始敬終如曾文正者,又有幾人?

回顧小城自零二年賭權開放以後,一直順風順水,庫房水漲船高,錢來得容易,有如當年希臘加盟歐盟,在改用歐羅後利率大幅下降,誘使政府胡亂舉債擴充規模,大量聘用公務員,向民間派發福利,國家信用急速膨脹,最後尾大不掉,於一零年終於爆發債務危機,禍連全球金融市場。雖然小城政府靠著龐大博彩稅收入,毋需借債度日,但一個面積不足四十平方公里,人口不到六十五萬的彈丸之地,政府年花銷近千億元,聘用近三萬八千名公務員,以任何標準來衡量,也是說不過去。

要知道外在環境變化之急之快,隨時殺人一個措手不及。博彩業突然崩塌,小城歷史上也有案可稽,民國時期軍閥割據,廣東省政府容許深圳開賭,小城經濟馬上便陷入蕭條,弄得民不聊生。教訓是:以為可恃可靠的東西,例如小城的賭業和鄰埠的法治,隨時可以煙消雲散,肉食者宜及早綢繆。

擺在第五任行政長官前的兩座大山:龐大開支,冗員充斥,單此兩端,已足夠令其費煞思量。從來治國如治家,一個家庭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所以君子之澤,三世而斬。削減開支要取得成果,難度極大,政府不論在行政架構、規章制度、人事任用、紀律執行上都必須要改弦更張,這又談何容易。更嚴重的是裁員,小城家家戶戶總有一兩個公務員,所謂屁股決定腦袋,這些人和家庭構成了愛國愛澳力量的重要一環,也是保守政治的中堅支持者,如果動了他們的奶酪,或會引發政治不穩,不符合穩定壓倒一切的主旋律,所以既不能放任不管,也不能操之過急,這一切都在考驗新特首的能耐。

作者:羅平男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