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門博彩業的反脆弱性

出版時間: 2020-04-01 01:36 閱讀量: 361


澳門理工學院人文及社會科學高等學校副教授呂開顏

 

過去的2019年對澳門博彩業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年份。自2016年8月(賭收26個月連跌後)首次出現正增長以來,2019年11月出現連續4個月跌幅,分別是11月228.77億(-8.5%),12月228.38億(-13.7%),1月221億(-11.3%),2月31億(-87.8%)。今年2月份主要是受新冠肺炎影響,政府宣佈暫停賭場15天營運,導致博彩收入大跌。

回顧2008年金融海嘯期間,當時博彩業陷入蕭條,多家博企遭遇財務危機,博企通過削減外勞、無薪假、荷官自願休假以作外遊或進修等措施以降低營運成本,甚至裁減高薪職員轉聘人工較低的新手頂替。處境最嚴峻的威尼斯人,除了停工使上萬人失業外,減薪幅度也很大。後來經特區政府及工會介入,最終簽署諒解備忘錄,確認降低員工工作時數及薪酬方案,賭場營運職位(由荷官至賭場的主任級職位)員工工作時間由每週48小時減至40小時,同時將小費納入基本薪金,變相減薪逾16%,估計有6,800員工受影響,佔集團僱員總人數3成。當時博彩從業員43,835人,博企出現裁員降薪情況,減少1,786人。當中大部份為荷官,為987人(佔荷官總人數約5.5%),其次是企業領導人員及經理,為649人。數據反映出博企裁員主要集中在荷官和高層經理。

這次為了應對新冠肺炎,政府多次出手穩定市場信心,包括勒令解僱員工的貴賓廳全數重新僱用。但是,企業並非慈善組織,在商言商,需要有利可圖才能保持正常營運。社會上有意見指出,政府可以採取退稅或降稅的方式幫助博企度過難關。誠然,本澳的博彩稅率在全球相對屬於較高的地區,但也是全球盈利最好的地區。所以,即便高達39%的稅率,現有6家賭牌公司依然表示願意競投下一輪賭牌,同時世界各大博彩集團也對澳門市場虎視眈眈。

筆者認為,調整稅率的最重要前提,是政府必須全面提高監管水平,包括提升監管人員素質、完善賭場稅收審計制度、貫徹反洗錢。否則,降低稅率只會令澳門稅收白白流失。澳門博彩稅由35%的博彩特別稅和5%的博彩特別徵收組成,35%的博彩特別稅無法調整,但是政府可以利用5%的特別徵收作為調控的政策工具。只要博企符合規範,在善盡企業社會責任的條件下,適當予以稅收優惠減免共度時艱。

最後,筆者希望帶出的思考是,如何在一個高度不確定的環境中尋求生存之道。以細菌為例,人類歷史中始終都在學習和細菌在地球上共存。抗生素可以將體內大部分細菌消滅,但是某種程度上幫助細菌產生突變而具有抗藥性。從03年SARS,08年金融海嘯,14年深度調整,再到20年的新冠肺炎,每隔幾年澳門博彩業就會受到外圍經濟和政策改變的衝擊。

如果只是單純追求賭收穩定,要求中央多開放自由行城市,允許大量遊客來澳,或者放鬆資金管制,到最後澳門社會和市民將被迫接受城市負荷超載,樓價飆升,人資緊張,通貨膨脹,犯罪增加,問題賭徒和博彩社區化等負面影響。過分注重經濟效益,以犧牲居住環境和生活質素為代價換來的經濟增長,會導致澳門社會發展嚴重失衡,最終將付出沉重的社會成本。

在自由市場經濟中,事物發展都有其週期規律。要預測極端事件何時發生相當困難,但是不妨換個角度,判斷特定主體在面對衝擊時是否具有脆弱性,相對會比較容易的。博彩收入可以有升有跌,只要保持競爭力,就可以抵抗金融危機、流行病或者恐怖襲擊等極端事件衝擊。推升反脆弱性的途徑多源自做減法,而非做加法。因為一些看起來複雜的系統,通常具有更強的脆弱性,而越簡單易懂的東西,卻反而能夠更好地應對負面衝擊。

澳門博彩業面臨最大的衝擊就是博企倒閉將帶來大量失業,這是中央和澳門政府最不願意看到的局面。但是,一味要求企業不裁員,最終有可能出現的情況就是企業破產和員工失業的雙輸結局。因此,並不是為保就業而保就業,而是通過保持市場自由競爭,使之能夠盡快從陣痛中復原。08年金融海嘯時期,金沙集團和美高梅先後多次傳出接近破產邊緣的消息。當時特區政府曾提出,如果博企一旦宣佈破產,政府將選擇接管企業。

所幸破產的傳聞最終沒有變成事實,如果政府真的接管企業,將面臨既要做球證又要做球員的尷尬局面。由於澳門在賭權開放初期并沒有預期博企會出現違規或者破產的情況,所以限制賭牌持有公司的數目,在合同中也缺乏有關規定的具體條文和規定。為保持博彩業避免受到衝擊,政府應該及早修訂監管條文,允許在賭牌持有公司破產的情況下,讓其他企業能夠間接或直接進入澳門博彩業市場。

當年國家領導人曾三番四次告誡澳門,不允許有中資背景的就參與澳門賭牌競投,結果出現被外資占去2/3市場的局面。假使未來真的有博企倒閉,政府可以考慮讓具有中資背景的集團或者國內民營企業參與博彩業,既能夠確保博彩業穩定發展,保障本地大量就業,同時也可以讓國家領導人減少對外資比例過高的擔憂。

本人在2012和2015年的文章就指出,澳門總有一天會面對中國經濟波動帶來的衝擊。面對周圍不確定因素的增加,澳門並不會總能得到幸運女神眷顧而倖免遇難。就如同2003年,澳門無一例確證感染的病人,但是到2020年,澳門截至3月28日已確認的新冠肺炎患者已經達到35例。因此,與其預測極端事件何時發生,倒不如增強自己應對極端事件衝擊的能力。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