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神童背後藏著雙教育斂財的手

出版時間: 2020-08-04 23:55 閱讀量: 160

7月下旬,內地浙江省慈溪爆出「神童」少女岑怡諾,16歲的她自稱一天能作300首詞牌,2,000首詩,15,000字小說,並且還是兩個品牌的創始人。隨後據媒體報導神童日作詩2,000首背後,其實是一個已頗為成熟的培訓產業鏈。岑怡諾很早開設了「面向青少年的詩詞、演講培訓班」,每人收費約五千人民幣。

在筆者看來,基於K12教育的投資熱,內地未成年人教育培訓這幾年已是亂象百出。一路鍍金、自我造神,而後就是招攬信眾、佈道傳經。從某種意義上說,這其間的操作套路與神漢巫婆的手法頗為相近。唯一區別的是後者收的是「香火錢」,而岑某諾賺的是「品牌變現」的錢。

借著閃光的神格人設,向擁躉粉絲兜售演講課、訓練營、保健品,凡此種種堪稱「巫教」式的閉環產業鏈。當岑怡諾「封神」,她就成為了特定圈子裡的信仰圖騰、「票房」保障和現金奶牛——以局外人的視角來看,這其間的商業邏輯一眼望穿。

打造少年神童,實際是為了完成K12教育培訓的「圈錢運動」。據媒體報導,岑怡諾拜過渡行銷包裝的演講者姬劍晶為師,同樣是為斂財。事實上不只是自己開班賣課,岑怡諾的「恩師」姬劍晶還把毒手伸向了年齡更小的孩子。人們驚訝地發現,橫空出世的「天才少女」背後,其實還有更多的「神童」,最小的甚至只有4歲。

這些父母一開始也只是懷揣著培養孩子一技之長、改變孩子性格缺點的單純目的。誰能想到,把他們領進門的慈眉善目的師傅,其實早已暗中為他們貼好了價格的標籤。天價報班費——入坑後被洗腦——演講宣揚恩師恩德——互相捆綁月臺背書——瞄準更多潛在受害者,從岑怡諾身上人們赫然看到姬劍晶們已經走出了這樣一條坑害孩子的路徑。

相比「亞洲成功學權威」陳安之以人脈資源為誘餌,巧立名目向成年弟子收取百萬「拜師學藝費」,內地姬劍晶們2萬就能入坑的路數好像「有點不夠看」。但他們對準孩子下手,利用家長們望子成龍的夢想,對其進行的這場精准收割,危害更為長遠。

然而,「天才少女」橫空出世,讓我們驚詫之餘,再次發現傳銷式成功學的光芒可能會暗淡一時,但卻從未被熄滅,甚至連一秒鐘都不曾走遠,而是一直埋伏在我們身邊,在我們悄然無知之時,早已把黑手伸向了懵懂無知的孩子們。

凡此種種,指向了K12教育培訓的虛假宣傳問題。獲利者憑著虛假宣傳獲取的利益,在法律上該怎麼認定?他讓弟子(含未成年人)幫他銷售課程,又該怎麼定性?在筆者看來,這些需要置於法律框架下審視。只有不放過他這些涉嫌違法的線索,他禍害孩子的言行,才會付出法律代價,而不只是被蓋上「不道德」的戳兒。

據媒體公開披露,在姬劍晶對外公開宣傳的弟子中,還有一個8歲的蔡姓男童。在姬劍晶的包裝下,男童已被稱為「中國最小的演說家」,是「中國少兒創業聯盟和少兒公益事業的創始人」,「六歲時第一次創業就成功,上臺十分鐘,業績成交金額數萬元」。而男童在臺上的演講模式,與岑怡諾無比相似,這何其可怕?

毫無疑問,當內地更多的「神童」被姬劍晶們「批量製造」,教育主管部門顯然不能對個中問題再視而不見;當更多的孩子被人以「造神童」的方式禍害,姬劍晶們的「光芒」也應該被公權力依法掐滅了。只有砍斷「神童」背後藏著的那雙教育斂財的手,內地K12教育才有純淨的空間和美好的未來。

文濤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