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近 特朗普有機會連任

出版時間: 2020-09-30 10:28 閱讀量: 122

此文見報之時,離美國總統選舉日只有一個月,現時多個民調都反映民主黨候選人拜登領先現任總統特朗普,但領先的幅度已開始縮小。只要特朗普把握最後一個月(10月)大規模「攻擊」拜登,「增加」美國國民的恐懼感,特朗普有機會連任總統一職。

最後一個月「總攻擊」拜登 特朗普有機會連任

此文於9月30日見報,特朗普和拜登已進行第一次總統競選辯論,若沒有任何意外,以特朗普的口才急才,他應該可以「輕鬆」擊敗不太善於辯論的拜登。10月將再有兩場辯論,若拜登不改善其口才急才的能力,只會令特朗普繼續「得分」,打擊其競選聲勢。

現在美國經濟不景,特朗普不能打「經濟牌」,「最佳」選擇可能就是令國民有恐懼的感覺,特別是國家安全議題。10月1日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日子,10月10日是雙十節,特朗普政府有機會在此段日子前後作出「令人意外」的舉措,從而希望刺激中國政府,並期望中國政府作出「過激」反應。不論中國政府是否作出回應,或回應力度是高是低,特朗普都可借此向美國國民交待,表示只有他才有能力領導美國「對抗」中國,假若拜登當選,美國將成為中國的「美國」。特朗普希望國民有恐懼感、危機感、不安情勢,從而令到國民「知道及明白」只有他才是真正捍衛美國利益及價值的領導人,他連任是美國國民「最正確」的選擇。

特朗普不需令所有國民有不安感,他只須令「關鍵州」的部份選民產生不安、恐懼感覺,認為現階段國家安全較經濟更為重要,若此想法逐漸形成,「關鍵州」的部份選民可能會動搖其投票取向,部份仍未決定投誰的選民有可能投給特朗普。民主黨當然「知道」共和黨的策略、因此,在10月將有眾多政治廣告集中投放在「關鍵州」,兩黨都希望爭取「關鍵州」的選舉人票,從而達到當選須要的270張選舉人票。綜觀各因素,筆者認為特朗普(借現任政府的優勢),他只要好好把握10月,他可以連任。

 

 

 

香港第六屆立法會 泛民留不留?

港府早前因應新冠疫情嚴峻,向全國人大常委會提交緊急報告,要求人大常委會指示如何處理第六屆立法會的任期問題,以支持港府決定押後原定於今年9月舉行的新一屆立法會選舉。人大常委會最終同意港府的要求,並決定至少延長第六屆立法會的任期到2021年9月。泛民議員強烈反對港府押後選舉,但對是否留任議席有分歧。筆者認為基於大形勢的發展、新冠疫情對香港的影響、2021年的選舉氣氛,泛民(大部份)最終可能不會留任議席。

兩因素影響民調 泛民多數不留

為了決定是否繼續於議會內工作,泛民決定以香港民意為依歸,並決定在9月21日起以民調形式訪問香港市民是否同意泛民議員繼續留守議會,或是以總辭形式抗議港府押後原定9月舉行的新一屆立法會選舉。以現時香港的社會氣氛,政治現實,筆者相信泛民的大部份支持者都會認為繼續留守議會是弊多於利,民調將會反映此實況。

另外,由於民調是全港性,只要他/她是香港市民,他/她的意見就會成為民調一部份。即使是建制的支持者,他/她也有機會被「抽中」,而筆者更相信,若是建制的支持者,他/她更會回答泛民議員不應繼續留在議會。為什麼?因為建制的支持者不喜歡泛民,認為泛民在議會內只是「破壞」,「阻止」議會正常運作,「拖慢」政府施政。若議會內沒有泛民,政府施政將更順利。因此,若有民調問建制的支持者,他/她一定支持泛民總辭。

在上述兩大因素影響下,民調的結果十分可能出現一面倒支持總辭,比例可能是60比40,甚至是70比30。泛民在民調啟動前已表明,若支持總辭的意見大於繼續留守,泛民就會按民意總辭。總辭後,泛民將會有更多時間在議會外進行抗爭運動。由於沒有議員身份,泛民有機會較以前「走得更前」,以更多不同抗爭手法抗議港府,借以提高明年選舉的氣氛及增加勝算。由於議會內再沒有泛民,港府提出的所有法案將「十分容易」獲得議會同意及通過。香港市民看在眼裡,自然知道及明白那一個議員才是真正代表香港市民。

若沒有任何意外,2021年9月將會舉行新一屆立法會選舉,筆者暫時看不到未來香港社會的氣氛、政治形勢、經濟情況會較現時好(可能更差?)。只要泛民在今年以後時間至明年選舉前沒有「行差踏錯」,泛民各派各代表在明年參選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形勢總體是樂觀的,35+的目標真的有機會實現。

(至截稿時,民調已公布,不論是支持留任或總辭的意見都不過半。)

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