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選後政權會和平轉移嗎?

出版時間: 2020-10-06 23:42 閱讀量: 97

「民主就是政黨輪替的政治」,或許可以是現代民主制度運作的最佳詮釋。但是,當執政一方抨擊選舉的投票制度,拒絕承諾將和平而毫無爭議地移交權力,確保政權和平轉移,究竟會發生怎麼的後果?這個預想景象,很可能將在本年11月3日舉行的美國總統大選中上演。

自1792年起,美國根據《美國憲法》每四年一度舉行總統大選,政黨輪流執政及政權和平轉移已形成一種憲政慣例。然而,當美國大選雙方陣營陷入膠著戰,川普總統在9月23日的記者會上,當被問及倘若他在11月大選中落敗,是否願意確保政權和平轉移?川普再次指民主黨極可能利用郵寄投票,操縱若干選舉詐欺手段。他迴避問題時,進一步指控「(此次大選)選票真是個大災難」,因此拒絕承諾將和平移交總統權力。同日,川普總統加碼透露出他的劇本步驟,預期大選爭議最後將需要交由最高法院來解決爭端。

無獨有偶,最高法院大法官金斯伯格於9月18日過世,此事讓人聯想到在2016年2月間,大法官史卡利亞同樣於總統大選前猝逝,時任總統歐巴馬尊重以共和黨為多數的參議院,將新任大法官的提名權留給下一任的勝選總統。相反的,此次事件公布後,掌握多數席次的參院共和黨領袖麥康諾與川普政府聯手,立即啟動新任大法官的正式提名程序。一時間,「大選前是否適合提名新任大法官?」引起美國輿論熱烈討論,亦成為共和與民主兩黨在參院和各州競選場域的攻防焦點。顯然,在此次提名新任大法官的戰略上,凸顯川普團隊啟動選舉訴訟的意志。

另一項證據顯示,川普連任競選團隊,廣加宣傳11月大選過程中,全美各州可能出現史上最大規模的通訊投票,而衍生出「選舉舞弊」的問題。於是,川普陣營在民主黨執政的「藍州」(如賓州、蒙大拿州、內華達州、新澤西州等州)以及左右大選的關鍵搖擺州(swing states),佈下律師團重兵,籌組各州的「律師支持川普」聯盟。這說明過去幾個月以來,為何川普總統不斷論述「通訊投票」等同「選票作弊」?

川普競選團隊另一項策略可能設想,11月3日投票日當晚,倘民主黨候選人拜登在的關鍵州開票後無法取得壓倒性的優勢,或川普總統在關鍵州初步計票結果顯示暫時領先,他們將先行逕自宣布當選連任總統,造成既存事實,而不等待民主州票倉的通訊選票。倘按照2000年美國總統選舉,佛州選舉爭議中的計票風波,最後於2月12日走向最高法院,九位大法官以7票對2票決定重新點算選票程序違憲,5票對4票決定禁止進行任何新一輪的選票重點工作。經驗證明,共和黨「先搶先贏」的策略向來奏效。

接下來,川普總統本人和連任競選團隊高度期待在9月29日晚上登場的總統大選辯論中,川普將徹底擊潰拜登。在大選辯論前,川普總統刻意攻擊拜登的年齡和心智,要求對「沉睡老喬」進行藥檢,川普本人亦同意接受藥檢。川普陣營似乎已成功地將拜登打造成一位可能將提早失智的老人,剝奪他在選民心中的強韌形象。看起來,這場大選愈來愈朝向川普的劇本步驟邁進,此刻正遭受新冠疫情肆虐的美國選民,仍會持續向川普買單嗎?身為境外的旁觀者,我們只能拭目以待。

國際氣候發展智庫研究員陳偉華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