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的多邊外交將何去何從

出版時間: 2020-11-11 21:34 閱讀量: 527

十月下旬,日本首相菅義偉上任以來的首次海外出訪來到了越南,雙方除強調維持南海的和平與安全外,菅義偉與阮春福總理共同見證兩國簽署多項投資備忘錄,並在日本防衛裝備及技術買賣議題達成共識。這是繼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2016年提出「自由開放的印太戰略」以來,日本持續對東協國家所作出的拉攏,而選擇越南不無其寓意。而十月底,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同樣在其亞太訪問之旅的最後一站來到了越南,雙方就湄公河治理問題交換意見,並舉行第三屆「印太商業論壇」。

蓬佩奧此行一方面促成美國與越南簽屬能源合作協議,有助於改善彼此間貿易失衡的問題,另一方面也志在拉攏越南成為對抗中國的聯盟夥伴。值此中美戰略競逐及新冠疫情未歇之際,越南相繼接待日美高層來訪用意何在,吾人可從政治經濟角度來進行思索。

就經濟面向而言,越南身為今年東協輪值主席國,由於11月中將舉行東協峰會,此前泰國不斷呼籲東協應盡快落實去年底商議許久的RCEP,越南的態度將成為RCEP簽署的關鍵因素,而如今菅義偉與蓬佩奧的訪問正都是為爭取越南而來。不可諱言的,在2018年中美貿易戰開以後,越南成為了最大的受益者,不僅促使越南成為美國前十大的貿易夥伴,在今年上半年對美的貿易順差超過300億美金;更多產業鏈布局也從中國轉往越南,帶動越南的產業從過去的紡織製鞋等民生工業開始向電子資訊產業升級。

但對此,美國同時啟用了操縱匯率與傾銷及補貼的兩項調查,對越南展開制約,同時也不無逼迫越南選邊站的意味。而根據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的調查,越南成為日企擴大投資布局的選擇,一方面是因為越南穩定的政治環境有利長期投資,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日本政府願意補助企業離開中國前往東南亞。越南心中明白,美國是越南第一大貿易夥伴,日本是越南第一大援助國,當美日相繼以不同的手段拉攏,正是越南在疫情後拉抬經濟成長的契機。

從政治的角度來看,越南近年來因為南海問題與中國不睦,但又不願為此與中國關係鬧僵。過去越南極為樂見美國與俄羅斯關注東南亞問題,但近年的國際情勢發展現況,卻讓越南逐漸偏向美國的懷抱。由於越南與俄羅斯雖長期來保持良好的互動,雙方在軍事、能源與經濟上一直有密切的合作,但當俄羅斯一方面有意拉攏中國共抗美國霸權,另一方面也希望中國支持其併吞克里米亞時,越南發現難以冀望俄羅斯仍會站在越南這一邊。

為避免受制於俄羅斯的牽制,越南也轉而更加積極進行本身的多邊外交以及資源來源多元化策略。尤以國防裝備為例,越南過去依賴向俄羅斯購買武器的傾向,如今不僅陸續向以色列、印度購買武器,如今更在美日有意拉攏下,日本可望向越南展開第一次的軍事設備出售。而這樣的合作訊息,是否與意味著越南在來日可望進一步購買美系的武器裝備,畢竟日本預計轉賣予越南的反潛機就是來自於美國。

但過去越南雖對美系軍品擁有高度興趣,而美方在2016年後亦解除對越南的武器禁運,但美系軍品價格昂貴,且美方期待以租借越南金蘭灣作為檯面下販售軍品的交換條件,因而始終難以成事。如今透過日本轉售,能否敲開美日越三方更多的國防合作,乃至於邁向政治合作,讓外界高度關注。

中小型國家面對周遭大國時,為在抗衡與扈從間取得國家利益,同時進行交往與避險雙重策略,一直是最好的途徑。固然有論者認為,當前僅僅是越南藉由拉攏美日以進行對中國高度避險的行為,但不可忽視的是,相較於中越兩國在2017年簽署「一帶一路協議」後,至今沒有太大進展來看,美國主導的「湄公河-美國夥伴關係」,越南可是積極以對。越南爭取以美日為首的印太盟國,進而鞏固自身國家利益的多邊主義作為,已是其最佳選擇。

淡江大學一帶一路研究中心副執行長蕭督圜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