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勢紛亂中的選舉預測

出版時間: 2021-08-25 10:20 閱讀量: 350


立法議員區錦新

 

澳門特區突然緊步香港後塵,實行所謂「愛國者治澳」的方針,把本來就不一定是中國公民的立法議員(基本法規定,立法議員必須是澳門永久居民,卻沒有規定必須是中國公民,所以原來基本法設計本來就沒有所謂「愛國者治澳」的東西,而當年沒寫進基本法的方針也只是更為合理的「以愛國者為主體」而已)的參選資格硬性從擁護特區解釋為擁護中央政府、擁護中共,從而史無前例地將包括民主派在內的所有自由開放陣營的參選人全部評定為無參選資格,令澳門的立法會選舉制度及未來的結果來個翻天覆地的改變。許多市民都對筆者說,他們根本沒有可選擇的,所以今屆是不會去投票。對政府的所作所為,根本無詞以對,也無能力為政府辯解,所以對市民的取向或決定,我只能是尊重。在這樣一種狀況下,澳門今屆立法會可以如何預測呢?在這裏,讓筆者來作一個粗糙的分析。

從一九九六年開始,澳門的立法會選舉結果基本是三大板塊,一塊是如工聯街總等的建制派,一塊是以民主派為旗艦的自由開放陣營,最後一塊是投下巨資參選的資本家。每次選舉中,這三大板塊都極為明顯,而其中建制派和自由開放陣營是比較穩定的,變數最大的資本家這一塊。這一塊是會隨着參選的資本家集團投入資源的多寡來決定其板塊之大小。就是說,若是經濟好景,資本家投入參選資源較多的,這個板塊就會擴大;反之,當資源投入少,這個板塊就會收縮。而建制派和自由開放陣營的得票比例也會因應資本家這一板塊的擴大而收縮,因應其收縮而擴大。

本來,過去兩年疫情下,經濟低迷,資本家所投入的參選資源肯定是減少,甚至是大幅度減少,所以,早在半年前筆者就估計今年的立法會選舉,資本家的板塊會因資源的投入減少而收縮。結果也是一如預料,梁安琪轉戰間選放棄直選、陳美儀不出、福建幫兩組合二為一、江門幫資源投入也大幅減少(善豐重建的縮沙也可見其資源匱乏)。只是,特區政府突然出招DQ整個自由開放陣營,只餘下一個介乎於土生、公務員及自由開放陣營之間的參選組別。如此情況下,整個選舉會是如何走向呢?

筆者以為,自由開放陣營這二十多個百分點的選票,可能有相當部份是不去投票,或去投白票或廢票。而這一動作首先第一個效果就是投票率顯著下跌,可能會低於百分之五十;第二,因為投票率下降,當選的門檻降低,去屆要差不多九千票才能保證當選,今屆可能有七千多八千票便可進入議事殿堂。以此基礎作分析,則大致可對選舉結果作一初步預測。

資本家這一板塊因為資源投入少了,縱使自由開放陣營被連根拔起,但估計亦無法從中得很大益處。福建幫兩席應當還是穩陣,而江門幫則因投入顯著收縮,要像上屆般拿兩席,本來相當困難。但因為自由開放陣營被DQ,令門檻降低,江門幫拿兩席的可能性變得絕處逢生。所以,資本家這個板塊,估計應是三至四席。

建制派三隊,工記、街記和婦記,現屆拿四席,其基本潛力已盡,即使自由開放陣營全被DQ,建制派恐怕亦難從該陣營中撬到多少選票。所以,估計這個板塊還是保持四席。會否因為當選門檻低了,街記多拿一席,這也是今屆建制派的唯一變數。

沒有了自由開放陣營,最大得益者當然是貼近此一陣營的高天賜,高組曾在一三年時拿過兩席,上屆顯得力不從心,僅得一席。但這屆因為自由開放陣營被DQ,令這組別大有機會重返兩席。而其他的得益者,則應該是各個粉紅兵團,其中尤以林玉鳳及林宇滔、葛萬金等,連任和當選機會都大為增加。這些粉紅兵團都是或明或暗出於建制派,以中產及專業人士作包裝,有可能吸納到部份自由開放陣營的支持者。由於可能有四席的空間可以爭奪,就要看在競選期間誰能成功包裝,塑造獨立敢言形象,把失去投票對象的選民吸引過來。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