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公司爭六賭牌 澳門最大得益為大原則

出版時間: 2022-11-16 10:08 閱讀量: 587

澳門新賭牌公開投標在9月14日截標,最終有七間公司參加公開競投。除六間博企外,有一間新公司加入公開競投賭牌。澳府早前已表明本次將發出六張新賭牌,代表七間公司爭六張賭牌,每一間公司都有機會脫穎而出。站在澳門的角度,借發出新賭牌的時機,澳門應該歡迎所有有實力的公司加入澳門市場,共同發展澳門市場,澳門得益,公司也一樣。因此,在符合法律的規定下,若符合澳門的最大利益,七間公司「獲得」六張賭牌,為什麼不可以?

澳門最大利益為大原則 符合法律規定下,澳府思維須開放

澳府一直希望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但現實是澳門地方細,人口小,經濟如何適度多元?現有賭牌在本年12月底到期,澳府當然希望借此機會,吸引更多投資者來澳投資,期望借博彩旅遊業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惜,由於眾多因素(內地嚴厲打擊非法資金外流,新冠疫情,新賭牌期限等),社會只看到七公司爭六賭牌,和二十多年前相比,眾多具實力的投資者(外資)爭相希望進入澳門博彩市場的境況完全不同。

除現有六間博企外,有一間新公司入加公開競投賭牌。新公司接受媒體訪問後,社會上大致知道公司來自東南亞,母公司在東南亞以至其他國家都擁有不同種類的娛樂業務,是一間知名企業。澳府在公開競投賭牌時已明確表示,中標者須協助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包括吸引不同國家及地區的旅客來澳消費等。我們看一看現時的情況,現有六間博企中,若干博企的特點及強項-她們是有能力及條件吸引美國以至歐洲旅客來澳旅遊消費。若現有博企中標,而此博企有能力及條件吸引美國以至歐洲旅客來澳旅遊消費,澳府須和此博企簽署文件,「確保」博企將美國以至歐洲旅客帶來澳門旅遊消費。入標競投賭牌的新公司,其背景是東南亞,在東南亞擁有扎實的基礎,若新公司獲得賭牌,同樣理由,澳府當然亦須要和新公司簽署文件,「確保」新公司將東南亞旅客帶來澳門旅遊消費。此外,東南亞擁有眾多知名醫療服務機構,若新公司的計劃書包括引進東南亞知名醫療服務機構來澳提供服務,對澳門正努力發展的健康產業,是否「加分」?

問題是,澳府已表明只發出六張賭牌,但現在有七間公司,如何處理?我們看看二十多年前,澳府將博彩專營權開放,眾多外資來澳投標,澳府最初只發出三張賭牌,三張賭牌名單公布,其中一間公司的股東就是銀河及威尼斯人,證明強強可以(應該)聯手(銀河和威尼斯人日後「分開」,各自有一張賭牌是後話)。上述例子告訴我們,新公司為什麼不可以和現有的博企合作,共同擁有一張賭牌?只要不是法律明文禁止,企業間合作是十分平常事。各企業各有特點及強項,雙方合作若可產生更大效益(利潤),合作當然是順理成章。筆者認為只要不是法律明文禁止,假若新公司和現有博企合作共同競投一張賭牌,澳府宜認真研究,以澳門的最大利益為依歸,再作決定。

若未來澳門博彩旅遊業有更多具實力的投資者進場,澳門的博彩旅遊業內容將會更豐富,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可以向前,澳門社會將得益,企業也會得益(獲利)。

梁立身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