祐漢街市檔位空置五分一問題應正視
閱讀量: 980
出版: 2024-06-12 12:19
更新: 2024-06-12 12:19

近幾年來因消費習慣、供應渠道、產品模式、勞力強度等因素,導致傳統街市檔位空置率越來越高,也釋出傳統街市是否自生自滅或政策性扶持的選項挑戰,希望政府有關部門正視問題,考慮通過調研、評估等方法,作出相宜的抉擇,包括能否騰空祐漢第二街小販區用作公共交通?以及是否可配合祐漢七棟老舊樓宇更新重建需要?

紅街市重開張就有空置檔位。最近,歷時約兩年整治的紅街市重新開張了,近120個檔位以全新資態投入運營,但也有多個經營者放棄經營權,令幾乎全新的紅街市內出現空置檔位。

祐漢街市空置率應屬最高。祐漢街市1993年建成運營。當年新開張時,街市檔位是一位難求,主要是用於遷置於祐漢區數條相關街道上的鮮活商品、幹貨商品等小販攤位,亦即五大類:咸淡水產類、豬牛肉(新鮮及急凍)、活家禽、蔬菜及豆腐、魚干東菇等干貨。因建成的祐漢街市室內檔位有限,故安排不了同一小販區的生果、神香、五金類攤販入內經營。因而也就留下延續三十年的祐漢第二街(北段)小販區問題。目前的祐漢第二街(北段)小販區有經營攤檔數十檔,就是當年無法遷入街市的生果、神香、五金三類攤販。祐漢街市自運營的頭二十多年期間內,攤位需求一直是供不應求,相關原因包括就業職位、貨品供應渠道及模式、消費習慣等。

諸多原因令祐漢街市攤位空置率攀升。其一、澳門就業空間擴大,數十年前澳門就業空間狹小,尤其是博彩業未開放前,經營街市一個攤位就足夠養活一家人。隨著博彩業有限度開放及相關因素,就業空間相對擴展,攤販職業世襲未必吸引年青人承襲;其二、街市商品供輸渠道多元導致競爭,澳門街市的生豬、活牛、生鮮水產魚類、蔬菜瓜果等原本都受配額制約,且獨家經營,故攤販經營不存在街市外的競爭壓力。隨著相關供輸渠道的逐步放寬,以及街市外相關經營權的開放,欲購買街市內產品,家居附近超市就有,相關產品甚至包括了醃製及配料好的半成品,即解開包裝就可下鍋烹飪;其三、街市經營者勞動強度大不具吸引力,當前,幾乎所有澳門年青人多擁有學士乃至更高學歷,所學專業肯定與街市經營無關,沒理由叫高學歷者以站立方式(至少數小時)從事學非所用的街市生意;其四、鄰近的珠海相對廉價的供應導致祐漢街市生意趨淡,祐漢區與珠海拱北一關相隔,從祐漢街市步行過關到拱北街市,十幾二十分鐘足夠了,但相關商品售價僅約澳門的三分之一至二分之一。上述相關種種,是導致街市攤位空置率攀升的原因。換言之,傳統街市經營模式正遭遇不斷萎縮的壓力:是任之自生自滅?還是因應社區發展採取相應的動作,包括用作紓緩交通壓力,以及稍後將進行的祐漢區都市更新計劃?

空置率高浪費公共資源當以正視。祐漢街市功能層共三層:地面層以水產為主兼有數檔干貨,目前的空置情況僅一檔;一樓各類蔬菜為主兼有豆腐芽菜檔數檔,目前空置逾二十檔;二樓鮮豬鮮牛肉為主兼有家禽及凍肉類數檔,目前空置攤位超過十檔。整個祐漢街市的攤位空置率超過五分之一,雖然已實施攤位租金、牌照減免政策,但從土地匱乏角度理解,公共建築物場所空置就是一種浪費,必須盡快考慮如何善用的問題。

坊間多種建議應予考慮及研究。相關意見包括:其一是將空置攤位在相關條件下推出公開競標;其二是攤位功能區調整,騰出相應空間作其他安排;其三是提前為祐漢區都市更新作相應配合准備。

調整功能區安排方面的建議尤須予以重視的是:遷置祐漢第二街小販區增加交通路面。祐漢第二街有生果、神香、五金等三類攤檔,可考慮將該小販區的生果攤檔遷置於祐漢街市一層蔬菜層的二十多個空置檔位,該小販區的神香、五金攤檔可遷移至祐漢街市南面小販大樓地面層空置攤位,該層的一些仍營業的百貨成衣攤檔可遷移至街市東面小販大樓的地面層百貨成衣空間檔位,以期成行成市。相關調整、遷置,是希望善用公共資源,尤其是地皮資源,以騰出祐漢第二街街道空間,用作紓緩祐漢區乃至周邊道路的交通壓力。

提前為祐漢區都市更新作相應配合准備的因由是:目前的祐漢第二街小販區的西側,有屬於祐漢七棟正待都市更新計劃拆建的一棟舊樓,拆建工程必然要遷移小販區,故宜早不宜遲。

相關建議,可能會觸及須遷移之攤販區的利益既得者,因此,希望政府方面多作研究、諮詢,尤其是諮詢市販互助會、相關坊會和地區商會的意見,求取善用公共資源以發揮更佳效益的共識。

光幹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