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息息相關法律數十年未曾修改
社會冀望新特首解決法律滯後問題

出版時間: 2019-06-05 02:24

澳門回歸前夕,社會除了關心惡劣的治安問題外,亦同樣關注法律的過渡問題,由於首任行政法務司司長是經濟範疇出身的陳麗敏,不少人擔心由她出任未能處理法律問題,而回顧過去,澳門回歸以來,一直存在法律滯後的問題,澳門大部分的社會爭議事件差不多也跟法律滯後有關,很多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法律數十年未曾修改,或者立法質量欠佳,從而衍生眾多社會矛盾,這種法律滯後、立法無章的情況,隨著這五年由法學出身的陳海帆出任行政法務司司長,情況略有改善,但過去很多積累下來的問題仍然未有很大改善,這難題考起了回歸後兩位特首,社會冀望未來新特首能夠有良策,根治法律滯後這個「頑症」。

法律滯後嚴重影響澳門國際形象

澳葡政府管治澳門期間,訂立刑事、民事、商事等幾個重大法典,回歸後很多法例條文被廢止,而不少也延續至今,但隨著賭權開放,社會急速發展,澳門這個國際化城市,卻有一大堆與社會脫節的陳舊法制,多不勝數。澳門回歸二十年,政治氛圍雖然穩定,立法會亦沒有強大的反對派,理論上政府在立法方面的工作應該相當順利,但澳門的法律滯後問題一直飽受社會批評,很多與民生息息相關的法律,數十年也未曾修改,從而衍生很多不規則行為與社會矛盾,甚至嚴重影響澳門的國際形象。

法律滯後最典型的例子是《土地法》。舊《土地法》嚴重脫節,亦不能適應大型項目土地批給的需要,間接衍生眾多貪污案,其中轟動社會的歐文龍貪污案,便是由於舊土地法授於高官過大的權力所引起,其影響餘波至今仍然存在。而即使新《土地法》生效後,同樣引起巨大的社會爭議,「海一居」事件擾攘澳門多年,未有各方滿意的解決方案,而每一個收回的閒置土地,也無可避免陷入司法訴訟,導致《土地法》再次修法的呼聲日增,法律對土地的監督,有可能走回頭路。

兩任行政法務司對法律滯後的取態差異大

另一方面,澳門的古蹟在2005年列入聯合國世界文化遺產,在8年後《文遺法》才正式通過。遲遲未為保護世遺立法,導致出現松山超高樓的爭議項目,使澳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警告,而該有爭議的部份建築項目需要停止施工,十多年過後政府與發展商也未就賠償問題達成共識。而大型公共工程預算問題是民怨的另一大爆發點,輕軌工程的預算由最初的27億激增至現在的數百億,澳門氹仔北安碼頭的擴建工程開支較預估上升500%。澳門大學橫琴校區的建造價為102億,較最初預算的58億超支接近100%,這些驚人的數字背後,也突顯出相關法律無法對當局花費巨額公帑進行有效監管的問題。

上述的問題只是冰山的一小角,而社會對法律滯後的不滿,令到本身已經因為「墓地門」案件而民望不佳的陳麗敏飽受社會批評,認為她作為主管法律的司長,對於法律的滯後難詞其咎。可能是中央汲取過去的教訓,陳麗敏退休後,新委任的行政法務司司長是擁有中國人民大學刑法學碩士學位的陳海帆,當時社會對她出任五司之首頗感意外。當時反對派有傳由於陳海帆打擊「民間公投」而得到「獎賞」,這種觀點非常站不著腳,皆因打擊「民間公投」只是小事,根本無需以此高位來「回贈」。而較為可信的觀點是,中央看中她在法律方面的履歷與多年管治部門的表現。

澳門特區的法律提案權在政府手上,當局在立法上佔有主導地位,行政法務司在立法層面是主要的負責人。過去陳麗敏不承認澳門存在法律滯後,陳海帆則指本澳目前法律之所以嚴重滯後,原因之一是近年社會發展得太快,修法工作未能與時並進所致。其實單看兩位司長對此的表態,已經可以看出差別。陳麗敏不承認有法律滯後,又怎可能好好解決問題,對此,她可謂一籌莫展,完全沒有一個解決策略。反之陳海帆認清問題所在,雖然這五年也沒有根本性改善,但她一句「傾力而為」,多少令公眾有點信服。社會冀望未來新特首能夠有辦法根治法律滯後這個「頑症」,從法律層面保障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發展,可能是澳門社會大眾對新特首以至整個新特區政府的期望。

作者:蔡少民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