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低工資低中位數生活品質不保障
澳門勞工範疇福利仍未達國際水平

出版時間: 2019-06-19 04:24

政府日前終於公佈三份勞工範疇的法案,包括設立全面最低工資,以及修改勞工法與外僱法,距離2015年的諮詢已有4年,雖然新法對僱員的保障提高了,但提升的幅度並不是很理想。政府公佈的全面最低工資金額分別為按月計算報酬6,656元,平均每小時32元,雖然這個金額是意料之內,最低工資是保障僱員能以勞動力換取足以生活的薪金,以保護勞工權益和維持合理生活水平的一項政策,但澳門去年的收入中位數已經超過兩萬,每月六千多元金額只有澳門市民收入中位數的三分之一也沒有,是否足夠在現時高物價高通帳的澳門生活,社會應該探討。另外,新法也建議有薪產假由現行的56日調升至70日,新增的14天由政府補貼,眾所周知,國際標準的有薪產假是98日,鄰居地區已經達到這個水平,這次雖然也進步了,但離國際標準仍有距離。澳門經常被指是福利社會,但在勞工範疇的福利上,澳門仍然落後於國際水平。

三份勞工範疇的法案公佈

特區政府今年換屆,行政長官崔世安一直承諾任內推行全面最低工資,而行政會日前公佈《僱員的最低工資》法律草案。法案建議最低工資金額分別為每月澳門幣6,656元;每小時澳門幣32元,與首次調升金額後的一行業兩工種金額相同。行政會還公布了《修改勞動關係法》,增設男士有薪侍產假5日,調升有薪產假,由現行的56日有薪產假調升至70日,政府向僱主發放產假報酬補貼,補貼金額上限為14日基本報酬,產假補貼措施首三年期間屆滿後進行檢討。

另外,行政會還公佈《修改聘用外地僱員法》法案主要規範擬從事非專業及家務工作的非本地居民必須持有澳門特別行政區出入境當局發出的以工作為目的的入境憑證,並須以此憑證從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地區入境,方具條件獲批給「僱員身份的逗留許可」(續期情況除外),藉此區分非本地居民入境澳門特別行政區的目的是工作而非旅遊,解決非本地居民以旅客身份入境轉為外僱的問題。這次修改外僱法並沒有甚麼爭議,但另外兩份加福利性質的法案,便不是人人收貨。

最低工資只有中位數三分之一

澳門失業率雖然極低,但物價高漲,有工作不代表生活品質高,而且貧富差距很嚴重,不單是清潔與大廈保安,很多階層同樣面對在職貧窮的問題。工聯青委便曾經發布報告,訪問了近千名本澳青年,若以實施中的清潔及保安最低工資月薪6,240計算,近24%在職青年面臨在職貧窮問題,即年收入少於74,880元,這個結果讓社會很意外。扶貧是每個政府的首要任務,也是每個市民最期望政府的重點施政項目,澳門政府並沒有為「貧窮」下一個定義,讓在澳門不知誰是窮人。國際社會扶貧,世界各國其中一項常用的措施,便是立法實行最低工資。

政府公佈去年的收入中位數為2萬元,但全面的最低工資只有6,656元,就連收入中位數的三分之一也沒有。按國際標準是處於貧窮線下。最低工資設立的目的應該是扶貧,幫助低下階層改善生活,如果領取最低工資後仍然處於貧窮線之下很多,明顯地這個最低金額有很大的檢討空間。澳門經濟繁榮帶來了高昂的租金與物質,每月6千餘元的工資在通漲與房租極高的澳門,可能單是租屋也不足夠,這個金額的全面最低工資,可能未必達到讓僱員得到最基本保障的立法原意。

最低工資兩年一檢必需嚴格執行

最低工資是保障僱員能以勞動力換取足以生活的薪金,以保護勞工權益和維持合理生活水平的一項政策,這種政策在世界不同地方實施多時。香港在2011年實行全面性的最低工資,澳門也在2016年先推行物業管理業務的清潔及保安僱員的最低工資。香港實行兩年一檢,6年間已加了三次,升幅已經超過兩成。反觀澳門的兩工種雖然是一年一檢,但幾年間只剛剛調整了一次,一年一檢的條文形同虛設,飽受勞工界的批評。

這次全面最低工資建議生效後滿兩年進行首次檢討,其後每兩年須進行一次檢討,並可按經濟發展情況調整有關金額。經過一行業兩工種檢討機制的失敗,這次應該吸取過去的教訓,更嚴格的執行檢討金額機制,例如需設最低工資跟進委員會,負責金額的檢討工作,讓金額能夠真正的按照法案所規定的時間檢討,而不是拖拖拉拉的進行。

另外,這次三法另一個爭議點是有薪產假的提升。政府近年大力推廣餵哺母乳,然而本澳的餵哺母乳率一向偏低,其中一個原因是現時本澳有薪產假只有56日,不利婦女餵哺母乳。其他鄰近地區,香港今年已有薪產假98日,內地128日、日本98日,澳門這次加到70日,雖然社會普偏對於加幅滿意,但國際標準始終是98日,鄰居地區已經達到這個水平,澳門經常被指是福利社會,但在勞工範疇的福利上,澳門仍然落後於國際水平。

作者:蔡少民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