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編輯推介

盛時常作衰時想 上場當念下場時

倏忽秋天又到來。剛過去的一個酷夏,鄰埠花果飄零,小城卻仍舊是一片祥和氣象。國慶日早上於電視屏幕上看著天安門大閱兵,軍人們個個雄糾糾、氣揚揚,下午觀看銅鑼灣遊行示威爆發警民衝突,火紅紅、亂哄哄,作為旁觀者,眼花繚亂,真有不知人間何世之感!也許我們都正身處在歷史的重大轉折時刻,只是當事人不自知,而這陣子周遭的人或事,是既熟識又陌生,既清晰又模糊,心事浩茫連廣宇,義憤填膺血在流,至於中華民族是否能夠偉大復興,又或以何種面目宰制寰球,羈旅於小城的過客,倒也從不放在心上,只有徘徊罷了,只有匆匆罷了。 看看小城這片「一國兩制」熱土,喜事一樁接一樁,第五任行政長官快將上任,參考過往經驗,國家領導人將親臨主持其就職禮,回歸二十年,十二月冠蓋滿濠江,蓮花寶地綻放光華,真如極樂世界中的一片淨土。此時此刻,卻想起清代中興名臣曾國藩的兩句至理名言:盛時常作衰時想,上場當念下場時。在波譎雲詭的政壇中打滾之袞袞諸公,更應該把這兩句話奉為座右銘,不信,試看鄰埠每一任特首的開場和收場,包括現在騎虎難下的林鄭月娥,便該知道《詩經》「靡不有初,鮮克有終」所言不虛,如果他們在如日方中之時能想到過猶不及的道理,結局也許會比較圓滿。環顧官場中人,人人但知道要「不忘初心」,個個口中念念有詞,然而最後能慎始敬終如曾文正者,又有幾人? 回顧小城自零二年賭權開放以後,一直順風順水,庫房水漲船高,錢來得容易,有如當年希臘加盟歐盟,在改用歐羅後利率大幅下降,誘使政府胡亂舉債擴充規模,大量聘用公務員,向民間派發福利,國家信用急速膨脹,最後尾大不掉,於一零年終於爆發債務危機,禍連全球金融市場。雖然小城政府靠著龐大博彩稅收入,毋需借債度日,但一個面積不足四十平方公里,人口不到六十五萬的彈丸之地,政府年花銷近千億元,聘用近三萬八千名公務員,以任何標準來衡量,也是說不過去。 要知道外在環境變化之急之快,隨時殺人一個措手不及。博彩業突然崩塌,小城歷史上也有案可稽,民國時期軍閥割據,廣東省政府容許深圳開賭,小城經濟馬上便陷入蕭條,弄得民不聊生。教訓是:以為可恃可靠的東西,例如小城的賭業和鄰埠的法治,隨時可以煙消雲散,肉食者宜及早綢繆。 擺在第五任行政長官前的兩座大山:龐大開支,冗員充斥,單此兩端,已足夠令其費煞思量。從來治國如治家,一個家庭由儉入奢易,由奢返儉難,所以君子之澤,三世而斬。削減開支要取得成果,難度極大,政府不論在行政架構、規章制度、人事任用、紀律執行上都必須要改弦更張,這又談何容易。更嚴重的是裁員,小城家家戶戶總有一兩個公務員,所謂屁股決定腦袋,這些人和家庭構成了愛國愛澳力量的重要一環,也是保守政治的中堅支持者,如果動了他們的奶酪,或會引發政治不穩,不符合穩定壓倒一切的主旋律,所以既不能放任不管,也不能操之過急,這一切都在考驗新特首的能耐。 作者:羅平男

深情擁抱每位國民家國未來必可期

10月1日,首都北京,舉行了盛大的建國70年慶典活動。筆者利用難得的假期回家探親。10月1日這天早晨我陪著祖父,在老家的一個體育館邂逅大屏直播慶典,便駐足觀看。我問85歲的祖父,1949年那時他在做什麼?回答是那年他15歲,剛結婚。我聽了大為驚愕,他解釋說那是舊時代,父母做主的婚姻,沒想到70年過得這麼快。 在筆者看來,每位國民,對本次國慶都有自己的觀感。用民俗社會的說法,無論他是升斗小民,還是達官貴人,他能切切實實感受到這個時代的脈搏。用政治學的說法,作為一個個獨立的公民,也都在這一天見證著執政黨如何總結過去,公告未來。 筆者的朋友圈,也從各個角度對這場慶祝活動,表達了個人感受,甚至不乏針砭時弊者。但總的說來,對這個國家擁有深情,希望她越來越好毋庸置疑。群眾遊行環節,主辦方設置了快遞員和外賣小哥騎車行過天安門,可以看到這種親民政策的展示。種種小的切口,讓筆者想起宏大敘事下,家國故事的一些小小細節。 比如,內地媒體報導瀋陽一對父子,挺有心。從1985年開始每年國慶日期間,瀋陽這對父子二人都會在瀋陽中山廣場拍一張照片作為留念,至今已堅持了35年,年已64歲的父親王彥說會「拍100年」。父子連續35年在國慶日當天合影,是一個「美好疊著美好」的故事:父子情深,每年不忘相聚,本就很美好;對這份美好攝影存照,集張成冊,更是將那些美好瞬間定格後「綴字成文」。 曠日經年的「編年體」般的父子照,自然是親情的影像化呈現。這份親情最打動人心的地方,或許就在於其平淡卻溫潤,距離阻隔不了,時間沖淡不了。事實上,國家發展與「走心相冊」背後的家庭美滿圖景之間,的確也有著深層次的關聯。 發展的目的是為了人。新中國70年來的發展,落腳點也是民生幸福度、民眾獲得感。這其中也包括家庭幸福、個體的精神滿足。王家父子照中展示出的積極生活與彼此顧惜的美好,就為窺探社會發展的影響提供了「家庭顯微鏡」。如果說社會發展是讓民眾過得更美好,那他們就是在用一種美好去回應另一種美好。而社會的全面發展,最終也是為了讓更多人都能像他們這樣,有著穩當可期的確幸。 慶典背後,筆者嘗試去梳理了一些數據:1952年我國GDP僅679.1億元,2018年已達到90.03萬億元,實際增長174倍;1952年人均GDP只有119元,如今北上廣深等15座城市人均GDP超2萬美元,達到中等發達國家的水準。更不用說中國在航太、高鐵、電信等領域已經躋身世界先進水準。 中國的發展速度和規模,在世界上「一騎絕塵」,離不開自父輩賡續而來的「貧弱記憶」和「勤奮基因」。這記憶刻寫在堅守初心、矢志不渝的國家功勳心裏;這基因流淌在頑強拼搏、十奪冠軍的女排身上。即便平凡如你我,也在為著心目中的理想生活而日拱一卒。 因此,所謂國慶,無人身處局外。我們家國同慶,也是感念創造幸福的先輩和家人;我們祝福國家,也是憧憬自己的生活更進一層;國與民,在莊嚴的典禮上深情相擁。這是屬於國家的儀式感,也是個人成長的「定盤星」。國家賦予每個人以信念與動力,未來才的確可期。

精選文章

視聽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