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最新時事

編輯推介

東京夏奧7月能舉行?

新冠病毒去年在全球爆發,原定去年7月舉行的東京夏奧不得不更改日期,改在2021年7月23日舉行。可惜,日本(全球?)的新冠疫情至今仍然十分嚴峻,筆者執筆時,市場傳出繼大阪後,東京尋求日本政府宣布東京進入緊急狀態,歐美日股市立即作出反應,齊齊下跌。現在距東京夏奧開幕不足3個月,面對如此嚴峻的新冠疫情,東京夏奧可以在7月順利舉行? 東京夏奧太多變數 防疫措施成關鍵 日本(大部份國家?)去年都估計新冠疫情在今年應該會得到有效控制,因此,日本政府和國際奧委會去年共同決定將原定去年7月舉行的東京夏奧改在今年7月23日舉行。可惜,各國都嚴重低估新冠病毒的疫情,新冠病毒出現了眾多不同的變種病毒,「新」變種新冠病毒潛伏期更長、其傳染能力更強更廣、首批生產的新冠疫苗對「新」變種新冠病毒的預防力不足、部份人對是否接種疫苗(接種疫苗可能有嚴重的副作用)有保留等因素下,現時全球新冠疫情仍然嚴峻。 日本政府當然知道上述情況,因此早前已宣布除參加夏奧的各國/地區的運動員、教練、工作人員等必須人士外,外地旅客將不能赴日參觀夏奧,屆時只有在日的日本居民才可參觀夏奧,就是為了減低新冠病毒輸入日本的風險。但最重要的防疫工作,日本政府和國際奧委會如何處理? 根據日本政府日前發布的東京夏奧手冊,現時只規定各國運動員、教練、工作人員等人士赴日後,必須居住在大會安排的夏奧基地;在日期間,不能到餐廳、商店等地其他方。完成比賽後,就必須立即返回原出發地。上述措施是希望保障參加夏奧的所有人士。現時手冊亦只是鼓勵出席夏奧的人士接種疫苗,但不是強制條件!手冊會在6月更新,屆時相信會有對參加夏奧人士更多及更清楚的要求和規定。 現時印度、巴西等地的疫情十分嚴峻,若情況在未來一兩個月沒有明顯改善,上述國家的選手不用接種疫苗及赴日後不用醫學隔離,其他國家/地區的選手會願意和她們比賽?和她們比賽是否安全?另外,部份非洲及部份南美國家,由於眾多因素未能為該國人民進行大規模檢測新冠病毒,或檢測的條件未如理想,上述國家確珍新冠病毒的資料不完整。上述國家的選手是否也不用接種疫苗及赴日後不用醫學隔離,其他國家/地區的選手又有何想法? 北韓早前已宣布,為了保護北韓選手,防止感染新冠病毒,決定不會參加東京夏奧。若全球新冠疫情在未來一兩個月未有明顯改善,而日本政府和國際奧委會堅持在7月23日如期舉辦夏奧,但又不能提供更多更有效保障運動員等人士的預防新冠病毒措施,筆者相信隨著愈接近東京夏奧開幕,愈來愈多國家/地區將不會參加東京夏奧。東京夏奧即使如期舉行,也將會是一屆十分「特別」的奧運會。 (編者按:日本政府宣布東京、大阪等4個都府縣4月25日起進入緊急狀態。) 梁立身

mRNA疫苗有效期只有半年 須處理好不浪費

澳府2月開始為澳門居民接種新冠疫苗,至4月18日,預約接種疫苗有13萬人次,已有5萬多人接種疫苗。澳門現時有國藥及mRNA兩款疫苗可供市民選擇,但mRNA的有效期只是半年,第一批mRNA的有效期是2021年6月,距現在只有一個多月。mRNA疫苗有效期短,澳府須做好相關工作,不要浪費疫苗。現時全球仍有多個地區/國家沒有/欠缺疫苗,為確保疫苗不被浪費,澳府現時須及早制定方案,若下月澳府仍有大量mRNA(2021年6月到期),須盡早將上述mRNA存貨給予有需要的地方使用才是上策。 疫苗珍貴 須好好利用 不要浪費 澳門是全球少數可在2月已開始為居民大規模接種新冠疫苗的地方,此有賴中央政府的大力支援,而澳府很早前已向疫苗公司預購(付款?)疫苗亦應記一功;不然,本年初就有疫苗可為澳門市民接種的機會不高。現時有國藥及mRNA兩款疫苗可供澳門居民選擇,兩款疫苗以不同技術生產,兩者都提供可靠的保護期及保護率,但mRNA的「短處」是有效期只有半年。 細看資料,澳門是在2月收到第一批mRNA,並在2月底開始為市民接種,而該批mRNA的有效期是2021年6月。接種mRNA已有一個多月,澳府現時仍有多少mRNA存貨?根據過去一個多月的預約mRNA及失約數據,澳府是可以預估5月及6月對mRNA的需求,及屆時將「剩餘」多少mRNA。為了確保不浪費疫苗,澳府須及早做好工作,制定計劃如何處理好「剩餘」的mRNA。 現時多個地區/國家沒有/缺乏新冠疫苗可供接種,若澳府預估mRNA在6月的存貨仍是過多,應該及早和有需要疫苗的地方聯絡,在下月將「剩餘」的mRNA贈送給有需要疫苗的地方。上述mRNA的有效期是2021年6月,因此須爭分奪秒,及早行動;若未能在有效期前及時贈送給有需要疫苗的地方,上述mRNA就須要報廢。日前,澳府再接收新一批mRNA,有效期是2021年8月,澳府亦須及早制定方案,不要「浪費」新一批mRNA。 現時多個國家/地區的新冠疫情仍然十分嚴峻,有疫苗可供當地居民接種絕對是好事,當地政府亦會十分願意接收疫苗。雖然澳府送出的mRNA數量不是以百萬計,但仍是澳門作為全球家庭成員的一點小小心意。新冠疫苗不同一般流感疫苗,一般流感疫苗的有效期過了,須要報廢;對,是浪費資源。但由於一般流感對人類的影響遠較新冠病毒輕,報廢一般流感疫苗所造成的經濟損失遠低於由於新冠疫苗有效期過了,不能接種,須要報廢來得嚴重。現時部份國家/地區擁有大批量的新冠疫苗,更須注意疫苗的有效期。在優先為本國/地居民接種疫苗後,「剩餘」的疫苗更須及早贈送給有需要的地方,確保不要浪費珍貴的新冠疫苗! 梁立身

房屋問題若處理好 現屆政府政績達標

現屆政府2019年12月上任,一年已過,政績如何?去年新冠病毒於全球爆發,澳府應對得宜,市民基本上滿意澳府的工作。今年疫情持續,澳府再推措施協助市民渡過難關,但因為「過於計算」,市民不滿,民望急跌,澳府急忙回應訴求,表示會以市民意願為依歸優化措施。社會現待澳府推出「新措施」,看如何回應市民訴求?筆者認為澳府會優化措施,回應市民訴求。而下一步,澳府須「解決」房屋問題,回應市民的長期訴求,此問題若處理好,現屆政府的政績可達標! 房屋問題須處理 問題若不解決 對日後管治不利 電子消費計劃「出師不利」,計劃太複雜太深奧,市民不明白不理解,民意不接受,澳府也「醒目」,知道社會不接受,急忙道歉,表示會以市民意願為依歸,優化計劃,回應市民訴求。澳府接受民意是好事,證明只要市民願意發聲,堅持對的事情,批評錯的事情,澳府仍然是會「聽」民意。此事亦正好給澳府一個教訓,澳府日後推出任何計劃/措施,要以簡單、容易、直接等為原則,令市民十分容易/簡單就可使用計劃/措施,市民使用後可直接得益,市民就會滿意。 電子消費計劃只是一個小波折,澳府要處理好不難。現屆政府任期至2024年,仍有4年時間,是時候回應市民的長期訴求,認真處理房屋問題。每屆政府任期只有5年,時間不多,若在任期內解決一兩個(房屋問題是其一)長期困擾社會的老、難問題,此政府的政績可達標。 為了「解決」房屋問題,澳府公布眾多房屋計劃/措施,但現實是,筆者預計可能只有「新街坊」、「置換房」、「中轉房」三個項目有機會在2024年內完成及使(啟)用,而當中「新街坊」的機會最高。「新街坊」的項目位於橫琴,以內地一貫常見的「起樓」時間表,4年內要完成項目不難,重要的是資金到位,而以澳府的財力,資金完全不是問題。較「困難」的可能是程序問題:都更公司如何落實執行「新街坊」的「上樓計劃」。只有澳門居民才符合資格申請「新街坊」是社會共識,但其他條件是?是澳門年青人優先、是沒有物業(澳門及境外)的優先、申請人的資產上限是多少、有沒有禁售期、出售須補回差價(多少?).....上述只是眾多須回答的部份問題。社會需對上述問題及早有共識,都更公司才可根據共識再處理餘下的工作,以確保「新街坊」可在2024年內如期「上樓」,為現屆政府加分。 「置換房」、「中轉房」的問題較「新街坊」複製。興建一座樓宇不難,但前提是須滿足環評、消防、城市規劃等不同法律的要求。要走完上述程序,仍需時間。筆者預計當中的爭議應該不多,但澳府須做足「功夫」,做好研究、設計、籌備等工作,不要重覆電子消費計劃的「歷史」。若符合所有法律的要求,就要全力推進「置換房」、「中轉房」計劃,不然,以澳府過去完成工程項目的時間表來分折,4年內可否完成,仍存變數。但筆者相信工務等部門會依法配合,務求在4年內完成上述工作,為都市更新的工作跨出重要的一步,亦展示現屆政府兌現競選承諾的決心,為未來管治打下結實的基礎。 梁立身

中美競爭常態化 未來競爭可能會更激烈

拜登今年1月就任美國總統,其外交團隊在上月和中國高層官員會面,全世界關注會議。會議在美國(主場?)阿拉斯加舉行,中美團隊在短短兩日舉行三場會議,而首場會議的內容對全球都是焦點。一般認為,中美是次會面,中美雙方都將各自的信念及堅持十分清楚及直接向對方說明,是好事。中美雙方都知道對方的「底線」,若某一方做的事情越過對方的「底線」,後果可以十分嚴重。展望未來,中美競爭是常態,而競爭的程度可能十分激烈。 美組西方團隊和中方競爭 中俄合作共同應對 蘇聯在上世紀90年代「倒下」,俄羅斯繼承蘇聯大部份的「遺產」,但俄羅斯至今仍未能達到蘇聯從前的國際實力(除軍事力量外),有能力單獨和美國抗衡。中國經過多年發展,經濟、科技、軍事實力已達強國地位,和美國仍有一段距離,但向前的速度強勁。美國在二次世戰後,成為西方集團的領袖,蘇聯「倒下」後,美國成為全球「唯一」超強國家。美國的國策是不能有其他國家威脅其超強地位,而近年來,中國在經濟、科技、軍事的發展令美國擔心,美國因此認為必須調整國策,必須和中國競爭,不能讓中國「威脅」美國的地位。 特朗普四年前上台就任美國總統一職,積極開始執行上述國策,集中全力抗衡中國,以經濟、科技、貿易、軍事等多手段壓制中國的發展,若不是新冠病毒在2020年於全球爆發,特朗普很高機會於去年成功連任總統一職。拜登「擊敗」特朗普,於今年出任美國總統,而拜登及其團隊亦「明白」美國人民,民主及共和兩黨的共識是抗衡中國,拜登的對華政策一樣是「硬」的政策,只是和特朗普的方法不一樣。特朗普以美國「單打」中國,而拜登希望團結西方國家共同抗衡中國。 中美兩國代表在上月於阿拉斯加的會面,其表現其實都是各自的計劃,中美雙方都要向各自的人民交代,「證明」自己不會為對方放棄本身的信念及堅持。中美雙方都說出自己的信念及堅持,令對方明白及知道各自的「底線」,對方會否越過「底線」,是對方的選擇。若某方越過「底線」,另一方一定會回應。在中美會面後,美國代表即赴歐,希望爭取歐盟的支持,共同應對中國的發展,基於同種族、同文化、同宗教等因素,美國相信可以爭取歐盟的「支持」。俄羅斯代表則在中美會面後赴中國訪問,中俄雙方在會面後也發表共同聲明,正正表示中俄合作的力度、深度、廣度都遠高於中美,中歐。中俄雙方都明白只有合作,中俄雙方,中俄人民都會得益;而在國際事務上,雙互合作,大家共同和美國競爭,不能再讓美國「一國獨大」。 中美關係未來會轉好?筆者不樂觀。拜登日前已表明會在四年後競逐連任,而現在及可見的將來,美國民眾、西方等國家基於其本身文化、價值觀、宗教、利益等各因素,仍然不會希望(願意)中國繼續強大。西方國家為了「回應」選民的「訴求」,執政者相信而只有和中國競爭,才能將中國發展的速度「減慢」,這樣才可以給予西方足夠的時間,將其實力和中國的「距離」拉長。拜登若希望四年後可以成功連任(特朗普屆時也可能參選),雙方都會倡議對華採取「硬」的策略,沒有「軟」,中美關係又如何轉好? 梁立身

疫苗護照須統一標準

隨著愈來愈多人接種新冠疫苗,各國及地區都希望可加快推動經濟復蘇步伐,因此推出「新冠疫苗護照」(「疫苗護照」)。內地已率先推出中國版的「疫苗護照」,給予已接種內地生產新冠疫苗的內地居民使用;澳府也在「澳康碼」內引入欄目,若已在澳門接種新冠疫苗,亦會在「澳康碼」內有相關的接種資料。歐盟方面也研究推出歐盟版的「疫苗護照」,但不同成員國對此有不同意見,是否可在短期內順利推出,仍存變數。不同國家或地區「急於」推出「疫苗護照」,是希望可以推動各國間人員安全交流交往,推動經濟復蘇,但問題是各國或地區的「疫苗護照」都有不同的標準及內容,若不執行一個國際間承認及認可的統一標準及內容的「疫苗護照」,要達致人們可在國際間自由旅行/商務出行,仍有一段漫長的日子。 須有國際共同認可的「疫苗護照」 不然全球復蘇仍漫漫長路 內地本月已推出中國版的「國際旅行健康證明」,或人們習慣稱之「疫苗護照」,此「疫苗護照」將展示持有人的核酸、血清IgG抗體檢測結果、疫苗接種情況等資料,方便內地居民在國際間通行使用。除電子資料外,資料亦可打印成紙版,方便內地居民入境其他國家或地區時使用。歐盟本月也開始商議推出「疫苗護照」,給予歐盟成員國的公民使用,方便她們在歐盟內自由出行。可惜,由於接種疫苗的進度不理想,歐盟不同成員國的疫苗接種率差距甚大,且不是所有歐盟成員國接種同一款的疫苗,加上有成員國表示現在推出「疫苗護照」,對沒有接種的人造成歧視,對計劃有保留,歐盟可否在短期內推出「疫苗護照」,筆者有保留。 不論是內地、歐盟、或其他國家/地區,大家都「急於」推出「疫苗護照」,就是希望可以盡快回復各國/地區間的人員安全交流交往,借此推進經濟復蘇。「疫苗護照」要成功,取決若干重要因素。首先,國際間須共同承認及認可若干版本的「疫苗護照」,「疫苗護照」的內容須由國際權威機構(如WHO)承認及認可。最理想的做法是,不論是持內地版、歐盟版、美國版等的「疫苗護照」,只要WHO承認及認可上述「疫苗護照」,持有上述任何一款的「疫苗護照」就可在國際間自由通行。 可惜的是,疫苗雖然是公共行衛生問題,但若涉及國家利益,就不單單是公共衛生問題。以現在中美的關係,美國會承認及認可內地版的「疫苗護照」?若美國不承認及認可,內地會承認及認可美國版的「疫苗護照」?若中美都不承認及認可對方的「疫苗護照」,如何達致人們可在全球自由通行?若真的發生上述情況,若甲希望赴中國及美國經商,是否代表甲須同時接種美國及中國製的疫苗,甲就可同時擁有美國及內地版的「疫苗護照」?但同時接種兩種疫苗,安全嗎?筆者原來預估歐盟版的「疫苗護照」可能同時獲中美承認及認可,但看現時中歐關係來看,筆者不表樂觀。 此外,接種疫苗只是國際出行下的其中一個要求,要真的做到全球通行無阻,仍然要看各國/地區的疫情。若乙國的疫情嚴重,假若有人赴乙國,旅程完結後,即使此人已接種疫苗,他/她回國後很高機會亦須進行醫學隔離若干天,進行核酸測試,持陰性結果才能自由回家。此外,在沒有生產一種可「100%」預防新冠病毒的疫苗前,到國外/跨境出行,核酸測試陰性結果證明亦是其中一個不缺少的出行條件!要做到人們可在全球通行無阻,沒有限制,不用隔離,今年要完成上述目標,難! 梁立身

選管會要求無理 舊聞不用下架是正常做法

澳門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日前首次和澳門各媒體舉行座談會,簡介今年舉行的新一屆立法會選舉各項事情。新一屆立會選舉和四年前沒有太大分別,直選14席、間選12席、委任7席,議席總數和選舉方法沒有改變。參選新一屆立會選舉的團體總數可能增加,但最終相信仍是由商界(博彩界別)、鄉親團體、傳統社團、自由開放陣營「瓜分」議席。選管會在會後表示,9月12日是選舉日,冷靜日是9月11日,各傳媒若有能力在其後台操作,須最遲在9月11日前對各參選組別(8月28日至9月10日期間發布的競選資料)在其電子平台上的資料屏蔽、隱藏或刪除。選管會的要求不合理及奇怪,9月10日或以前在電子平台發放的資料是舊聞,不是新聞,只要不是傳媒本身主動在9月11或12日「再次」發放或轉發上述舊聞給公眾就可以了,根本不須屏蔽、隱藏或刪除上述舊聞,選管會的要求是多此一舉! 選管會要求不符現實不合理 四年時間很快過去,上一次的立會選舉是2017年,新一屆立會選舉今年舉行,將「選出」33位人士出任立會議員。澳門政治制度依舊一樣,立會選舉方式仍是由直選、間選、委任組成;直選14席、間選12席、委任7席。直選佔4成議席,比例是高是低,立會是否能充分反映澳門民意,澳門市民心中清楚。澳門《基本法》不像香港《基本法》,沒有定下立會議員及特首的最終產生方法是普選。澳立會議員及特首是否會「循序漸進」,最終由直選選出,權在中央,澳門市民心中也知道。 回到選管會的「要求」,9月10日或以前的報導(新聞/評論),不論是有關那一個參選組別,不論是正面或負面,都是舊聞,是已經報導及發放的資料。若有市民/讀者/選民希望了解/知道更多有關個別參選組別的資料,她/他有權參閱媒體網頁(電子平台)或選管會的網頁,是否參閱,參閱那一個都是她/他的權利,自由。 甲找朋友乙,查問個別參選組別的資料,乙只將有關資料給予甲,也是法律容許,只要乙不是在9月11或12日將上述資料大事宣傳及公開給予所有人,乙沒有違法違規。同樣道理,媒體在8月28日至9月10日期間報導參選組別的資料,也是媒體自己的選擇。媒體可以報導或不報導,對個別參選組別競選口號提出疑問也是媒體的自由及權利。若某媒體集中報導某參選團體的「優點」,集中報導某參選團體的「缺點」,市民/讀者/選民的眼睛是雪亮,她/他會明白及知道上述媒體的立場,但不會影響她/他的投票意向。 媒體只要不是在9月11或12日主動將個別參選團體的「優點」或「缺點」等資訊以不同形式(電子平台、社交平台、通訊系統等)公開發給所有市民/選民/讀者等,媒體當然不須將8月28日至9月10日期間報導的參選組別的資料屏蔽、隱藏或刪除,這是基本常識,也是世界其他國家或地區採用的方法! 梁立身

澳財備投資收益不錯 跑贏通脹是最低要求

澳門金管局日前公布數據,至2020年年底,澳門的財政儲備(「財備」)逾6,100億(澳門元,下同),而2020年的投資收益為310億,年回報率5.3%,成績可以。同時,金管局表示,過去5年的投資回報率平均數是3.1%,高於同期的通脹(平均2%),金管局給出一張合格的「成績表」。澳門人口不多,區區70萬,但坐擁逾6,000億巨額財備,十分幸福(運);澳府只要保持每年成績「跑贏」通脹,回報已經十分可觀,澳門市民也會十分滿意。 澳門財備龐大 投資回報須高於通脹 貢獻澳府收入 去年新冠疫情嚴重打擊澳門經濟,澳府果斷推出援助市民/企業措施,援助金額以億計,一定程度解決市民/企業面對的困境。粗略計算,澳府去年運用逾400億公帑,以協助市民/企業渡過難關,而由於去年投資收益不錯,加上澳門本身已擁巨額財備,即使已用了400億,至2020年年底的財備亦高達逾6,000億。 筆者早前的多篇文章已批評澳府雖坐擁巨額財備,但沒有好好運用,多年來的收益回報長期「跑輸」通脹,令社會十分失望。若好好運用財儲備,對澳府,澳門社會的好處不言而喻。簡單來說,若財備是3,000億,年回報是5%,年收益已是150億;若財備是6,000億,回報是5%,就是300億。澳府一年的開支約1,000億,若收益有300億,等於開支的30%,貢獻比例高。可惜的是,過去投資收益確實不理想。 筆者查閱資料,2014年至2020年的澳門通脹分別為:6.05%、4.56%、2.37%、1.23%、3.01%、2.75%、0.81%。2014年至2020年的7年平均通脹為2.97%。2014年至2020年的財備投資收益分別為:2%、0.7%、0.8%、4.8%、0.33%、5.6%、5.3%。7年的收益平均回報為2.79%,「跑輸」通脹,令人失望。若不是因去年新冠疫情嚴重影響澳門的經濟環境,澳門通脹「不可能」只有0.81%,長期收益回報的成績將更差。 澳門社會多年來對財備回報不理想已有意見,澳府多次表示會認真處理問題。慶幸的是,2019年及2020年的收益不俗,一定程度證明澳府有跟進及處理問題。 筆者期望金管局繼續保持上述成績。展望未來,若金管局及其團隊,包括外聘的國際團隊管理的資產,緊貼市場,保持平均每年「業績」5%增長是不過份的要求。因為只有平均每年5%的回報,澳門的財備才不會被通脹「侵蝕」。若每年平均有300億回報給予澳府,可有效減輕澳府的財政壓力;即使面對惡劣的經濟環境,投入的只是收益回報,不會「傷害」財備的根本。 梁立身

國民黨選主席 誰當選也差不多

中國國民黨將於今年下半年選出新一任主席,並由新主席帶領黨員迎接「2022年九合一選戰」。若2022年選戰有任何閃失,主席一職除可能不保外,國民黨希望「再起」的願望將再一次落空,更不要說「2024年台灣大選」了。現在已表態參選的有現任黨主席江啟臣、趙少康等,另外韓國瑜、朱立倫也「很大機會」參選,各路人馬對黨主席一職虎視眈眈。問題是,台灣政治及人口結構已變,若國民黨不徹底「改變」,誰當選黨主席,國民黨的前途也…。 台灣政治及人口結構已變 「台灣優先」才能打動選民 「2018年九合一選戰」,國民黨氣勢如虹,一舉拿下新北、台中、高雄市市長寶座,加上其他縣市長席位,包攬了台灣所有縣市市長一半以上席位。當時,差不多所有媒體及評論皆認為「2020年台灣大選」,國民黨候選人將擊敗民進黨候選人,在2020年當選為台灣領導人。但世事難料,國民黨沈醉於「2018年九合一選戰」的勝利,高估了本身的基本實力,加上其他種種內外因素,「2020年台灣大選」,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以500多萬票輸給民進黨候選人蔡英文的800多萬票,蔡英文成功連任。 2020年,韓國瑜被高雄市選民罷免市長一職,2020年高雄市市長補選結果是民進黨陳其邁當選。明年將有「2022年九合一選戰」,若國民黨成功「守住」新北及台中,並「攻下」台北(柯文哲已連任台北市市長一職一次,於法不能再競選連任)及桃園(鄭文燦和柯文哲「一樣」,已連任一次,不能再競選連任),對國民黨參選「2024年台灣大選」有莫大幫助。黨主席領軍有功,不論黨主席是否爭取代表黨參選「2024年台灣大選」,黨主席對候選人的提名權都有實際的影響力。若國民黨只能保住新北及台中兩席,只能算「平手」(其實是「小輸」),黨主席需為選戰失利負責,黨主席代表黨參選「2024年台灣大選」的機會也會降低。若結果是只有新北一席,黨主席「肯定」須要為敗選負責而辭職,參選「2024年台灣大選」的機會也會幻滅。 因此,不論是江、趙、韓、朱或其他人當選新一任國民黨黨主席,「2022年九合一選戰」都是新主席的第一場「考試」,新主席將會全力以赴,為自己,為國民黨爭取最好成績,為「2024年台灣大選」打下結實的基礎。國民黨選主席是「家」事,黨員投票,誰得票最多就當選,十分簡單。問題是,不論是江、趙、韓、朱當選黨主席,若他不徹底改革(變)國民黨,打造國民黨成為以「台灣優先」的台灣政黨,國民黨的前途…。 台灣於2000年開始由台灣選民一人一票選出領導人,已經整整20年。20年來,台灣經歷多次政黨輪替,但沒有發生軍事政變,恰恰證明台灣已經是一個十分成熟的民主、開放、包容的公民社會。所有參與選舉的政黨都尊重選民的選擇,若有任何不滿,只會向法院提出訴訟。各政黨及選民都尊重選舉結果,因為每次選舉,選民(老闆)只是給予一個政黨一份「四年的合同」;四年後,選民(老闆)就會決定是否和此政黨「續約」。各政黨都有同等的機會,選民會利用四年時間觀察執政黨,若執政黨做得不錯,可以「續約」,若做得差,選民(老闆)就會和另外的政黨「簽新合同」。 2000年後出生的一代,在2024年已可以投票,而每一次的大選都將有「新」年青人成為新選民(首投族)。年青一代,對台灣的認識深,對內地的認識淺,加上從小已習慣自由、開放、民主等氣氛及環境,他們會較認同民進黨或國民黨?讀者十分清楚。加上一批在2020年投票的長者,部份可能在2024年已不能(會)再投票,長者票源,國民黨和民進黨各佔一定比例,但國民黨佔的比例較高,若較少長者投票,對誰有利?因此,國民黨及民進黨都會爭取中間選民以提高勝算機會,而上述選民多以理性判斷,判斷誰當選,對安全、經濟、民生、教育等「較好」,上述選民的政黨色彩較淡,他們較看重實際議題。可惜的是,不論是江、趙、韓、朱,筆者都看不到誰有決心徹底改革(變)國民黨。若沒有改革(變)的決心,大部份台灣選民仍可能只會「認為」國民黨不是以「台灣優先」的政黨,國民黨只是以「黨/個人利益優先」,得不到民心,國民黨要在選舉中勝出,難。 梁立身

給合法留澳人士接種疫苗 高招

上月起,澳府已開始為澳門市民接種新冠疫苗。澳門市民暫時沒有「選擇」,澳府暫只有國藥的滅活疫苗,其餘兩款疫苗稍後才抵澳。根據早前公布的澳門公報,澳門市民、在澳就讀的學生、在澳合法工作的人士(外地僱員)、囚犯可免費接種疫苗,而令人「意外」的是合法留澳的人士也可付費接種疫苗,而費用只是區區250元(澳門元,下同)。此舉相信有助吸引旅客來澳消費旅遊,順道接種新冠疫苗,一舉兩得。澳府此舉,高招! 非澳門市民可接種疫苗 前提是先確保澳門市民接種 澳門是少數已開始接種新冠疫苗的地區,環顧全球,眾多國家/地區仍然深受新冠病毒的困擾,更不要說接種疫苗。根據bloomberg網頁(https://www.bloomberg.com/graphics/covid-vaccine-tracker-global-distribution/)資料,至2月28日,全球已有2億3千6百萬人接種最少一針的新冠疫苗,但大部分接種個案只集中在美國、歐洲、內地、港澳等富裕國家/地區,南美洲/非洲等地的接種比例偏低,離全球大部份人完成接種的目標仍有漫長日子。 澳門經濟十分依賴外圍環境,現時只有經內地來澳的兩岸四地旅客可免醫學隔離,其餘一律須醫學隔離,澳門的經濟現時只能「靠」內地。內地現在只是為有須要的群組(如醫護)接種疫苗,尚未大規模為內地居民接種。若內地居民希望早日接種安全、可靠、廉價的內地生產疫苗,有什麼選擇?來澳門就可以。 內地居民現在要赴國外旅遊十分困難,但內地居民仍有眾多假期,如國慶、春節等。出門旅行,內地居民可選擇在省內,跨省,澳門當然也是一個好選項。現在澳府公布凡合法留澳人士可付費接種疫苗,對內地居民當然是一個誘因。 來澳旅遊,既可一家大小歡度時光,成人家長同時可以廉價(250元)接種內地生產的安全可靠新冠疫苗,有效保護自己及家人,一舉兩得。澳府此舉正好吸引一批希望接種疫苗的內地中產家庭來澳。由於須接種兩針才可更好保護自己及家人,因此,上述內地家庭很可能在相隔兩星期或三星期後再次來澳接種疫苗,順道欣賞品嘗澳門的美景美食,澳門經濟當然得益。 澳府此舉是可增加來澳的吸引力,但前提是澳府須先確保澳門市民優先接種疫苗(兩針)。澳門人口約七十萬,兩針即須140萬份疫苗,安全計,代表澳府須儲備150萬份不同類型的疫苗給澳門市民接種兩針,澳府若已儲備上述數量的疫苗,當然可開放接種計劃給有須/需要的合法留澳人士付費接種疫苗。 但即使開放接種疫苗,內地居民來澳的數量也受簽證的速度影響。本星期,內地將召開全國人大政協兩會,此是國家大事,內地疫情穩定對召開兩會十分重要。加上現時大批內地居民陸續從家鄉回到大城市上班,人流將增加,疫情的風險也會上升。為了確保可安全及順利召開兩會,一切不是急須的人口流動可免則免。筆者估計,若一切順利(內地疫情十分穩定),內地旅客來澳數量有機會在4月開始增加(簽證的速度回復「正常」),加上來澳後可付費接種疫苗,澳門經濟有機會加快速度向好。 梁立身

澳府建議減偉龍經屋數量 是好是壞

辛丑牛年,筆者祝各位讀者心想事成,家庭幸福!澳府在牛年前公布偉龍經屋最新情況,表示經「詳細」研究及分析後,為了給予澳門市民「更好及更多」的選擇,在原有方案上,提供兩個新方案予市民「選取」。新方案一的經屋數量約四千八至五千三,較原方案(六千五)少千二至千七;新方案二的數量約四千,較原方案少二千五。澳府表示有地,希望給予市民更好的居住環境,因而建議減少偉龍經屋數量。三年前,崔世安政府提出偉龍經屋數量六千五,現屆政府表示有足夠的土地,可以給市民更好的居住環境,建議減少偉龍經屋數量,是否「代表」現屆政府其實認為偉龍地段不宜建經屋?若社會最終「選擇」新方案二,是好是壞? 新方案一二須再做環評等工作 若政府有心 可在其他土地增加供應 三年前,澳終院宣告偉龍地段的上訴敗訴,政府可依法收回偉龍的所有土地;同時,崔世安政府表示偉龍地段將興建六千五百個經屋單位,以回應社會訴求。社會上普遍認同崔政府的做法,並認為應加快興建經屋的速度,滿足市民對居住房屋的需求。三年過去,偉龍經屋仍然未有「蹤影」。 我們看看偉龍經屋「時間表」:去年1月,運輸工務司羅立文表示偉龍項目將分三期推出,但不知道落成時間表。4月,特首賀一誠出席立法會時表示,澳府不能無限量興建經屋,若經屋數量「過多」,對私人市場將有影響,不希望做成「負資產」情況。6月,建設辦網頁顯示,「氹仔偉龍馬路公共房屋建造工程-場地平整」完成。8月,氹仔偉龍馬路公共房屋建造工程-斜坡整治設計連建造工程開標。2021年2月,澳府表示為了提供更好的居住環境予市民,建議減少偉龍經屋數量。 去年1月,澳府表示偉龍六千五經屋將分三期推出,一年後,澳府就表示為了提供更佳的居住環境予市民,建議減少偉龍經屋數量。只是短短一年,澳府就「推翻」之前建屋六千五的決定,是什麼原因?筆者認為COVID-19在去年於全球「爆發」,對澳門經濟影響深遠,澳府不得不作出應對措施之一。首先,之前已有社會聲音質疑偉龍地段是否「適宜」建經屋?但政府表示偉龍六千五百經屋項目已通過環評、文通評估等工作,該地段是可以興建經屋的。那為什麼到現在才表示,為了打造更佳的居住環境,建議減少經屋數量?若真的是為了打造更佳的居住環境,為什麼不在三年前,兩年前,一年前提出? 澳府表示現在有足夠的土地,可以在其他土地補充六千五百的不足之數,現實是嗎?筆者認同澳府有足夠的土地,但核心問題是時間!以偉龍項目為例,三年前表示可興建六千五經屋,三年過去,現在只是完成土地平整,更建議減少經屋數量,環評、交通評估等工作須重新再做,項目落成時間將一再推後…。 因為COVID-19,筆者推測澳府對澳門經濟前景不太樂觀,認為現在如根據計劃興建早前公布的經屋數量,對私樓將有一定影響,私樓樓價有機會因此而下調,對「中產」不公,造成社會不穩。因此,澳府認為有需要放慢興建經屋的速度(不是不建,而是減慢速度)!以偉龍項目為例,項目原計劃是六千五,若最終選擇新方案二(筆者認為會),代表只有四千個單位,大減40%。同時,由於需要再做環評、交通評估等工作,項目在現屆政府內完成及市民可「上樓」的機會不高。減慢興建經屋速度,市民看不到經屋落成時間表,若需要「上樓」,那只能選擇私樓,私樓的需求不會因經屋時間表有影響。筆者預測房屋政策內,可能只有「新街坊」及長者公屋項目可在本屆政府任期內完成及上樓! 梁立身

視聽專區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