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最新時事

編輯推介

應對複雜多變疫情 澳府宜設「抗疫基金」

筆者執筆之時,距6月18日澳門進入「疫情期」已逾個半月,澳門是否可在本月內「徹底」斬斷疫情,仍受多個因素影響。但有一點可以肯定的是,「黃金月-暑假檔期」,對澳門來說,今年不太可能實現。本次疫情是2020年以來,澳門面對最嚴峻的一次,未來會否再發生,沒有人可以說得準﹗因此,面對如此環境,澳門只能自保,澳府宜盡早設立「抗疫基金」應對複雜多變的疫情,不能無止境使用財政儲備「救社會,救經濟」。 設立「抗疫基金」 既有資源應對疫情 又可推動債券市場發展 澳立會日前通過澳府建議的方案,在財儲中取出三百多億(澳門元,下同)應對本次疫情;自2020年新冠爆發後,計入本次的三百多億,澳府已在財儲中取出1,600多億應對新冠疫情,而澳門的財儲現仍有5,500多億。 澳府說得對,面對複雜多變的疫情,澳門的收入有限,但支出有增無減,長此下來,澳門的財儲沒有能力無止境「救社會,救經濟」﹗因此,澳府宣盡早開源以支付應對疫情的各種開支,其中一個選項就是設立「抗疫基金」。「抗疫基金」只是一個名稱,實則是由澳府主導設立三款不同的債券基金,以取得資源支付應對疫情的各種龐大開支。 三款不同的債券基金分別是「i-bond」,「銀色債券」及「綠色債券」。上述債券,不同國家/地區已多次推出,以香港為例,香港是國金融中心,澳府可借鏡香港推出的「i-bond」,「銀色債券」及「綠色債券」計劃,參考及使用當中的要點,可大大減輕推出債券的成本。 首先,澳府推出的「i-bond」,可以是三年期債券,2021年澳門的通脹率是0.03%,2022年預計是2.8%,「i-bond」的利息和澳門的通脹率掛鉤,而票據本身的定息是2%,每半年派息一次,而投資者最終取得的利息將是和通脹率掛鉤或票據的定息,以高者為準。認購「i-bond」的資格是持有澳門永久居民身份證的18歲或以上居民(須過去一年在澳居滿183日),「i-bond」可以在二手市場上買賣,初定規模為100億。 「銀色債券」是給予澳門長者「投資」的理財產品,認購的資格是持有澳門永久居民身份證的65歲或以上居民(須過去一年在澳居滿183日),「銀色債券」的年期可以是三年,每三個月支付利息一次,利息與澳門的通脹率掛鈎,並設有最低息率。本金將於債券到期日清還。「銀色債券」不設二手市場,但投資者可以在債券到期前要求澳府提前贖回,初定規模為100億。 「綠色債券」用來籌集資金,作為支付澳門的基建(社屋,居屋,大橋等)支出,資金只能用於基建,「綠色經濟」等。全球知名的信貸評估公司都有對澳門的信用評級,澳門現時的評級是A3 (Moodys),AA(Fitch),澳府可向全球公開認購澳府的「綠色債券」。「綠色債券」可以在二手市場上買賣,初定規模為200億。 成功推出上述三款債券,澳府可籌集400億(佔財儲比例不足10%),相信資金足夠支付未來一段時間疫情的各種開支;同時,債券上市,亦可帶動澳門其他行業的發展,澳門的銀行、法律、會計等行業將會得益。澳門現時沒有股票市場,因此,首階段可將「i-bond」及「綠色債券」在香港交易所上市,上市條件是澳門的銀行、法律、會計等行業必須參與其中,不能單由香港或其他非澳門本土公司全部包辦所有業務(盈利)。「銀色債券」不設二手市場,操作較為簡單,澳門單方面可以負責主理,澳門的銀行、法律、會計等行業當然亦須參與。 澳門的財儲仍有5,500多億,但我們不能(不可以)無止境使用財儲「救社會,救經濟」,現在若不尋找更多資源支付應對疫情的各種開支,更待何時? 梁立身

日執政聯盟大勝參院選舉 下一步推動修改《憲法》

本月日本進行參議院選舉,選出部份參院席位,執政聯盟(日本自民黨及公明黨)及同樣支持修憲的政黨在選後共取得2/3席位,符合其中一項修改《憲法》的要求。上述政黨已擁有眾議院2/3席位,亦符合修改《憲法》的另一個條件。此外,根據法律規定,未來三年,日本不會再舉行國會選舉,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在未來三年可「穩定」執政,而岸田的自民黨總裁任期尚有兩年時間,執政聯盟(自民黨)很大機會在未來兩年推動修改《憲法》的工作,以完成前首相安倍晉三的政治「遺囑」。 擁參眾兩院2/3席位 修改《憲法》是時候 日本7月10日改選參院部份席位,就在選舉日前2天,安倍在為自民黨候選人站台時,被人用自製手槍槍擊,最終傷重不治。安倍的去世,令選前一部份尚未有決定的選民決定將選票投給自民黨的候選人,結果是自民黨在選舉後,獲得119席,佔總議席(245席)將近一半,繼續成為第一大黨。自民黨的議席加上其盟友 - 公明黨(27席),以及同樣支持修憲的政黨;日本維新會(21席)、國民民主黨(10席)等,議席總數177席,佔參院逾2/3席位。 自民黨等(支持修憲的政黨)在眾院已擁有逾2/3席位,因此,站在上述政黨的立場,現在是合適時候開始推動修改《憲法》的工作。自民黨一直主張修憲(特別是安倍任首相期間),針對《憲法》第九條,包括放棄戰爭、不擁有交戰權等,自民黨都極力主張修改或廢除,從而令日本回復成為一個「正常」的國家,自民黨深信日本國民亦認同上述看法。 近年,國際局勢複雜多變,日本國民見證中國的日漸強大,民意調查亦顯示日本國民對中國的好感度愈來愈低,加上俄羅斯2月入侵烏克蘭等一系列事件發生後,日本民意愈來愈認為日本須要改革,絕大部份的日本國民即使不是絕對支持修憲,但也不是極力反對修憲。自民黨等當然知道民意的發展,同意支持修憲的政黨已掌握參眾兩院2/3席位,未來三年不會再有國會選舉,現在不推動修憲工作,更待何時? 上述政黨參選前,政綱中就明確包括推動修憲的主張,現在當選了,政黨只是履行競選時的承諾,選民當然會「支持」。不過,政黨亦明白,政黨提出眾多不同的主張,推動修憲只是其中一項,甲選民投票給自民黨,可能只是認為自民黨的候選人較其他候選人更好(或其他候選人較自民黨候選人更差),並不一定代表甲選民支持修憲。 因此,上述政黨在開始推動修憲工作前,一定會以各種方法搜集民意(供內部參考),以了解選民是否支持修憲(或不會反對修憲)。在得到眾多的正面數據後,就會以不同身份將民意調查結果發表,期望在社會逐漸形成「共識」。社會有「共識」,對推動修憲工作百利而無一害。根據日本法律,參眾兩院2/3議員贊成修憲後,最後仍要將法案給予日本全體選民投票,由選民投票是否支持。因此,「民意牌」十分重要,必須隨時留意民意的發展,適時改變策略以回應民意,爭取選民最終投票支持修憲的目的。 梁立身

港府採用什麼防疫策略?  「清零」或「共存」?

林鄭月娥完成5年的任期,7月1日不再擔任香港行政長官,李家超出任新一屆香港行政長官。林鄭在任期內面對新冠病毒的嚴重挑戰,她採取什麼策略?現在回看,林鄭不太希望經濟完全「停擺」,因此其採取的防疫政策不果斷,是造成第5波疫情的主因。李家超上任不久,就宣布暫緩航班「熔斷」機制,發出什麼訊號?筆者認為李現在偏向與國際「接軌」,和內地「通關」可能不是他的首選。 和內地「通關」須「清零」 港府判形勢先和國際「接軌」 現時全球大部份國家已採取「共存」策略,使用「共存」策略背後的原因有三。首先,全民新冠疫苗接種率高,達90%或以上;第二,已有很大部份國民感染新冠,康復後已有抗體;第三,政府全力減低因感染新冠而死亡或重症的數字,力求將數字控制在社會可「接受」的範圍。 只要符合上述條件,大多數國家就會認真考慮及執行「共存」策略。美國、歐盟、日本、南韓等全部符合上述條件,她們就有決心執行「共存」策略。美歐等國家認為不能長時間「封城」,因為病毒會長時間存在,病毒不能亦不會被徹底消滅;若長時間「封城」,對國民,經濟等的負面影響遠超社會可承受的上限,最終社會可能因長時間「封城」而「倒下」。因此,我們見到甲國家即使每天仍有數千(萬)確診個案,只要每天的死亡個案維持數十(百)宗,甲國家亦會繼續執行「共存」策略,因為站在國家的立場,「共存」策略利大於弊。 香港現時每天仍有數千個案,相隔數天就出現單位數字的死亡個案,香港社會已「接受」上述現實。港府若放寬防疫力度,將和內地的「動態清零」政策有更大的落差;港府若收緊,對香港市民,經濟有負面影響;因此,筆者認為港府現階段既不會放寬,也不會收緊防疫政策。港府(不論是上屆或本屆)從來都沒有決心使用最嚴厲的手段達致「動態清零」,加上看到鄰近地區為了「動態清零」而採取「封城」手段所造成的社會成本,狀況等,港府更加「不可能」及不願意用最嚴厲的手段達致「動態清零」。 既然短(長?)時間不會「動態清零」,不論港府在公開場合怎樣以各種不同口號回應社會的提問,港府實際使用的策略就是偏向「共存」,港府、商界、學者、市民等心裡明白,只是不大聲說出來。香港符合上述三個條件,因此,港府認為即使偏向「共存」,香港也不會像第5波一樣出現超大量確診個案及高死亡個案數字。即使現在每天確診個案維持千位,未來可能上萬,只要保持低的死亡率及低重症個案數字,香港社會是會接受,亦明白上述狀況是維持經濟運行的代價。 更有一個重要的原因是,今秋將舉行中國共產黨第二十次全國代表大會(二十大),屆時將選出黨總書記,政治局委員等重要職位。當選出共產黨新領導層後,如何優化「動態清零」政策,甚至進一步採取措施,定出「時間表」,逐步和國際「接軌」是否選項等將會是內地及港澳老百姓十分關心的議題。因此,港府可能認為現階段根本不須達致「動態清零」,待二十大後,看看屆時的政策,再決定下一步如何走也不遲。 梁立身

北約「東擴」定新策略 以俄中為假想敵

北約峰會6月28至30日在西班牙舉行,峰會結束後,北約公布重要文件-《戰略概念》(Strategic Concept),將俄羅斯定為「直接威脅」(Most Significant and Direct Threat),將中國定為「系統性挑戰」(Systemic Challenge)。《戰略概念》是北約未來10年執行各種政策的依據,俄雖被北約定為「直接威脅」,是北約目前最直接的對手,但北約內部知道中國才是北約的「真正」對手。 俄和北約成直接對手 北約借機針對下一目標 俄羅斯在2月入侵烏克蘭,戰事逾4個月,西方國家持續以金錢,武器等支援烏抗俄,戰爭不可能(不會)在短時間內結束。戰爭前,烏是俄和北約的「緩衝區」,在俄入侵烏後,不論結局是烏投降,烏成為俄的「盟國」;或俄退兵,將佔領的土地歸還烏,北約和俄現在(將來)是「面對面」的直接對手。除了直接派出軍隊參加戰事外,西方國家已多方面及全力支援烏抗俄,俄某程度是以「一國之力」對抗西方陣營,戰事愈長久,就要看那一方有足夠金錢,資源等持續投入維持軍隊的運作,大約到年底,坊間就可知道那方將出現敗像。 面對俄公然入侵烏,歐盟、美國、北約等不得不面對俄的直接威脅,西方陣營深信,若不認真及切實回應,俄下一個目標就是北約或歐盟的成員國;因此,西方陣營必須對俄作出最嚴厲及直接的各種制裁,最終迫使俄退兵,將已佔領的土地全部歸還烏。西方陣營認為,以俄的實力(財政)不足以打「持久戰」,只要不斷增大對俄的制裁力度,可以完成上述目標。 俄是北約現時最直接的對手,但不是最重要的對手,北約(美國)認為可借此機會制定另一方案針對其「最重要」的對手-中國。俄入侵烏後,世人普遍認為俄不對,北約正好借機將中國定為「系統性挑戰」,令世人認為中國對北約(全球?)構成挑戰,北約為此採取進一步措施是合情合理的做法。因此,剛舉行的北約峰會,邀請了北約的「全球伙伴」(Global Partners)-日本、南韓、澳洲等列席會議。日本等「全球伙伴」是否將成為北約成員國的議題十分可能在是此峰會中討論。 北約現有的規定是,若任何一個成員國被攻擊,等同北約被攻擊,全體成員國須協助及支援受攻擊成員國,對抗入侵國家。日本等「全球伙伴」不是北約成員國,若日本受攻擊,北約沒有法定責任協防,因此,日本等「全球伙伴」成為北約成員國,對所有持份者都是有利。日本等「全球伙伴」成為北約成員國後,若波蘭受到攻擊,澳洲有責任協防(包括派出軍隊);若日本受到攻擊,德國有責任協防…。對美國來說,日本、南韓、澳洲等國成為北約成員國有更重要的意義。俄入侵烏後,世人逐漸認為台海有可能是下一個「爆發點」,美國當然清楚民情民意,認為可借機將北約「東擴」,將日本、南韓、澳洲等「納為」成員國,集合各國力量應對「系統性挑戰」-中國。 若台海發生衝突,台灣和美國有協議,美國有法定責任協助台灣;美國和日本和南韓都有軍事協議,在美國幫助台灣時,基於本身國家利益及法律責任,日本和南韓會採取什麼行動?因此,將「定心丸」給予日本和南韓變得十分重要。若日本和南韓,澳洲等成為北約成員國,若美國受到攻擊,日本等須協防,若日本等協助美國時受到攻擊,北約其他成員國也須協防;因此,若日本等成為北約成員國,若台海發生衝突,站在美國的立場,此為上策。站在日本等的立場,成為北約成員國,有北約作為後盾,利大於弊,十分可能申請加入。北約未來有可能成為全球一個最重要的軍事集團,對未來全球軍事佈局將影響深遠﹗ 梁立身

電動車充電收費是好事 須續推多措施普電動車

澳府日前公布電動車充電將於2022年7月28日起收費,是「用者自付,多用多付」的原則,是好的政策。使用電動車是世界潮流,澳門是一個小城市,有條件及能力較其他地方更快普及使用電動車。澳府須繼續推多項措施,推動澳門成為使用電動車比率高的地方,為經濟持續發展打下結實的基礎,為「綠色經濟」提供動力,早日實現「零排放」目標。 定目標使用電動車 澳府帶頭作榜樣 使用電動車是世界潮流,澳門是一個小城市,有條件及能力成為使用電動車比率高的地方,為經濟持續發展打下結實的基礎,為「綠色經濟」提供動力,早日實現「零排放」目標。首先,澳府須定下一個目標及期限(禁止使用汽油及柴油車),參考其他地方的做法,英國及法國的目標較務實;澳府可定下目標及推出政策,宣布最遲在2040年,汽油及柴油車不能在澳門境內出售及使用。距現在仍有18年,有足夠及充裕時間讓公私營部門達到目標及適應新政策。 澳府帶頭使用電動車。現時政府車輛總數約三千多部,澳府作為榜樣大力使用電動車,可起示範作用。早前,運輸工務司已表明其管轄部門,如須購買新車,必須購買電動車。筆者認同運輸工務司的做法。但特首辦,其他司長管轄的部門是否採同一規定?澳府須統一規定,不能由各司各自處理,特首可依法發出命令,規定所有政府部門購貫新車(汽車/電單車)或車輛到期須更換等情況,必須購買電動車,此舉將起重要帶頭作用。當然,若由公帑出資成立的機構/單位(澳府持50%以上權益),其上級監督部門亦須發出命令,指示該等機構/單位一同遵守上述命令。 公共交通工具。全澳的士約1,800多部(黑的及電召),巴士約1,000多部,現時規定的士營運8年後必須將車「報廢」,購買新車輛作為新的士營運,澳府可定下新規定,凡屬更換車輛,必須購買電動車。澳府若推出新一輪有年期的「黑的」,新「黑的」亦須是電動車。巴士方面,兩間巴士公司是專營公司,本次專營期至2026年12月31日止,在下次競投巴士服務時,澳府可定下條件,中標的公司,其所有巴士車輛不能使用汽油或柴油,巴士車輛須使用電,天然氣等「清潔能源」作為其中一個必須符合的條件,才能有資格入標競投巴士服務。 新賭牌公司營運/使用的車輛。現時澳府正準備公開競投新賭牌事宜,澳府可定出規定,凡獲得新賭牌的公司,其營運/使用的車輛必須全部為電動車,包括接載員工/客人等車輛。 配套方面,澳府可依法推出規定,凡新建的樓宇(住宅、酒店、寫字樓、工商大廈等),停車場內一定的比例須為電動車停車及充電位。新建的公/私營停車場,同樣亦須有一定比例的電動車停車及充電位。在街道上,新設立的「咪錶」亦須如上;而現時已有的街頭「咪錶」中,亦須改建一定比例作為電動車停車及充電位。 推出上述多項措施及政策,有助及早實現在2040年(最遲),澳門「不再有」汽油及柴油車的目標,屆時,「綠色經濟」將成為澳門其中一支經濟力量,澳門經濟可持續發展,宜居宜遊的地位更為穩固。 梁立身

澳府再推百億經援 採「現金分享」最好

新冠病毒再次在澳門「爆發」(澳府公布今輪新冠病毒株是BA5.1),2022年6月18日出現第一宗新冠個案,至6月26日24:00,澳門累計發現357宗新冠個案。新冠病毒在社區「爆發」,對原本已經濟不景的澳門,無疑是雪上加霜,澳府今次反應極快,在6月19日公布將推出百億(澳門元,下同)經濟援助方案,協助澳門企業及居民渡過難關。筆者認同澳府須推經援,但方式宜簡單、直接、方便及以最快速度為原則-「特別現金分享」模式就是協助澳門居民渡過難關的最佳選擇,而非澳府計劃推出的方案。 「救人如救火」 最快速度推經援 新冠病毒株BA5.1傳播力極強,澳門不能幸免。於2022年6月18日,澳門再次發現新冠個案,至6月26日24:00已累計發現357宗新冠個案。新冠病毒在社區「爆發」,珠澳兩地即時收緊出入境珠澳的的政策,「沒有」旅客,對經濟不景的澳門,無疑是雪上加霜。澳府知道事態十分嚴重,反應十分快速,在6月19日公布將推出百億經援,協助澳門企業及居民渡過難關。筆者認同澳府反應迅速,但「救人如救火」,澳府須以最快速度(符合法律要求)將經援給予澳門居民,居民有錢後才能支付日常開支… 經援須以人為單位,應該「救人」為先,考慮受惠人數(澳門居民)、減低推出成本,時間(最快速度給予居民手上)等因素後,以「特別現金分享」模式給予澳門居民最能幫助居民渡過難關,此模式較澳府計劃推出的方案更簡單、直接、方便,最多的澳門居民可以受惠。「特別現金分享」模式的運作方法和以往類似,但為了更精準協助「在澳」的澳門居民,筆者建議使用社保界定常住澳門的澳門居民定義(一年中至少有183日身處澳門特區,若符合特定條件者(如在外地升學,在內地養老等)外,可豁免不用遵守居住183日的要求),只有符合居住183日的要求的澳門居民才能受惠於本次的「特別現金分享」計劃。 澳府已有所有澳門居民(永久及非永久居民)的資料,在向立會申請特別款項時,同時啟動相關工作,查閱澳門居民的出入境資料,即可知道有多少澳門居民符合居住183日(一年內)的要求,一年的定義為2021年6月19日至2022年6月18日,澳門居民在上述時間在澳居住最少183日才可受惠「特別現金分享」。參考本年度的現金分享計劃內容,澳門居民(永久居民)可獲1萬元,非永久居民可獲6,000元;若符合特定條件,如在外地升學,在內地養老等,可豁免遵守居住183日的規定。 澳府早前公布「現金分享」計劃的數據,2021年度的支出近70億元,受惠人數約72萬,在未扣除不在澳183日的澳門居民人數前,費用為70億,較澳府原計劃百億,減少30億(下調30%),在扣除不在澳的澳門居民的數字後,費用不須70億,成本更少,效益更高,所有「在澳」的澳門居民可以每人也受惠於本計劃,澳門居民的得益是是最直接,最高及最好的。澳府需加快工作速度,爭取在7月內完成所有法律工作,在7月內向「在澳」的澳門居民派發「特別現金分享」,協助澳門居民應對嚴峻的新冠疫情。 梁立身

美聯儲落重藥壓高通脹 全球金融市場動盪不斷

美聯儲6月15日宣布加息0.75%,是1994年11月以來最大幅度,美聯儲為了「壓下」高通脹,不得不「落重藥」,但問題是美國通脹(2022年5月)是8.6%,現時美聯儲目標區間利率只是1.5%至1.75%,差距甚大;因此,美聯儲在7月、9月、11月等的會議上,無可避免須繼續加息,至年底目標區間利率達到4%也不是「天方夜譚」。在如此短時間內急速加息,全球金融市場將變得十分波動,投資者如何面對? 高通脹 外圍多負面因素 投資者持盈保泰為上 俄烏戰爭不會在短期內結束,新冠病毒仍然困擾全球,對全球經濟/政治都產生極嚴重的負面影響,高通脹的環境不會在短時間內消失。面對高通脹,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不得不「落重藥」,加大力度加息,希望在短期內「壓下」高通脹。美國的態度十分進取,不然不會一次過加息0.75%,在未來的美聯儲會議,加息0.5%是底線,加0.75%或1%都有可能。美聯儲加息,同時收縮資產表,市場上的流動資金將會大幅波動(減少),投資者面對上述情況,大多會採觀望態度,以持高流動性資產為主,不會大手投資金融(風險高)產品,股票,物業等資產價格將出現巨大波動。 在當前環境,筆者建議投資者可考慮以下選擇:由於市場普遍認為美聯儲會持續加息,現時美國國債(5年期)的yield to maturity(到期收益率)有3.43%,和8.6%的通脹有一段距離,投資者可以再等一等,當美聯儲加息,美國國債的售價會下調,因是固定利率(以5年期國債為例-2.625%),到期收益率就會變高。較保守的投資者,可分段購入美國國債,收取安全(美國政府違約風險極低)、穩定、不錯的回報。較進取的投資者,可以待7月,9月的美聯儲會議後,才購入美國國債,賺取更高的回報。 購入美元資產的另一優點是美元是全球最廣泛使用及接受的國際貨幣,港元和美元掛鉤(澳門元和港元掛鉤),因此,對港人/澳人來說,持美元資產不須害怕資產會「縮水」。此外,美元兌大部份的亞洲貨幣都是強勢,若年底澳府採取較寬鬆的入境防疫政策(如符合條件者,不須隔離),投資者可將部份美元資產兌換成亞洲貨幣,出外旅遊的購買力增加,將會有一個開心的海外假期。 若不希望購入美元資產,那可留意香港恆生指數內的公用股,不論電能(0006.HK),長建(1038.HK)等都是不錯的選擇,上述公司的業務十分穩定,經營專營行業,每年都有固定的派息比率,在動盪不斷的金融市場下,是可以考慮的選擇。投資者須留意,因為利率處於上升期(估計「加息期」至明年),在貸款方面不能過於進取,銀行很大機會短期內上調最優惠利率(個人或工商客戶),投資者在決定是否貸款前,須詳細評估自身或公司的情況,不要輕率決定。 梁立身

世界各地逐漸開放邊境 澳門可以跟隨?

世界各地逐漸開放邊境,讓旅客可以自由入境(「前提」是完成接種新冠疫苗程序),入境後不須隔離,而旅客本身的原居地(回去也不須隔離),旅客當然願意出外。內地執行「清零」政策,港澳必須跟隨,外國旅客來港後須隔離,澳門禁止外國旅客來澳(除非外國人身處內地一段時間後,方可申請來澳,申請獲批後,來澳後一樣須隔離);在內地旅客數量不會急升,外國旅客數字慘不忍睹的情況下,澳門經濟如何恢復? 澳門提高疫苗接種率 可有條件開放邊境 世界各地逐漸開放邊境,難道不怕新冠?她們開放邊境的原因當然是經濟問題,長期「封」城對人民,對經濟都不好,「封」城不讓外國人來,人流不增加,經濟活動不會回復正常,國家的經濟不會向好。若國民的接種新冠疫苗比例高及眾多國民曾感染新冠(兩者同樣有新冠抗體),在上述條件下,政府判斷可開放邊境,因為即使有新型變異新冠病毒傳播,國民不幸感染後的重症及死亡率亦不會高,是「可接受」的水平;因此,在評估各因素後,開放邊境的優點多於缺點。 內地當然明白不能長期「封」城,因此,在「清零」的大原則下,若干城市已開始試行「10 + 7」或「7 + 7」政策(10/7天集中隔離 + 7天居家健康監測),澳門特首賀一誠日前在公開活動後表示,澳門會和內地商議,爭取在澳門同樣實施「10 + 7」或「7 + 7」政策(2022年6月15日起,符合條件者,從外國,台灣及香港入境澳門的人士實施「10 + 7」措施)。澳門十分依賴內地,澳門的邊境防疫政策須和內地「一致」,只有和內地商議後,取得內地的同意後,澳門才能放寬。 首先,澳門須做好本身工作,澳門市民已接種兩劑疫苗的比例是?已接種三劑的比例是?澳門應變協調中心5月19日表示,澳門全體市民的整體新冠疫苗接種率為88.7%,但兒童及長者的接種率不理想:3至11歲為65.3%、12至19歲為82%、60至69歲為78.7%、70至79歲為72.4%、80歲或以上為48.4%。因此,澳府須大力鼓勵兒童及長者接種疫苗,將接種率推高至90%(若新冠在澳大規模爆發,高接種率可有效減低重症及死亡率)。澳門不希望「重複」香港的慘痛經驗,就一定要推高兒童及長者的接種疫苗率,不然若疫情大爆發,後果不堪設想﹗ 當澳門全體市民(包括兒童及長者)的接種率達90%,澳門就有「底氣」和內地商議放寬入境防疫政策。若接種率達90%,澳門本身的「保護網」不差,得到內地的同意後,若外國人(不論是旅客,商務性質等)已完成接種疫苗(兩劑或以上),可入境澳門(入境前須持72小時有效核酸陰性證明),入境後不須隔離(台灣/香港居民由台灣/香港來澳,亦可借鏡上述措施)。為安全計,初期須設配額制度,如每天只容許1,000名外國人及1,000名台灣/香港居民入境澳門,待措施實施一段時間後,小心觀察及評估疫情的發展,在沒有任何大的變化後,可逐步增加每天的配額數量。若上述人士入境澳門後希望進入內地,他們須符合進入內地的入境防疫政策,符合條件者才可入境內地,上述的做法是確保不會增加內地防疫的壓力。 外國人,台灣及香港居民可分批來澳,對澳門經濟當然有幫助,現實是若「沒有」旅客,澳門經濟只會持續不景;而在放寬入境防疫政策前,澳門全體市民的新冠疫苗接種比率一定須達到高標準,在有足夠的保障下才能「開關」,是對澳門及內地應有的負責任態度,澳門不能為了回復經濟正常增長,為國家添煩添亂。 梁立身

十年陸路交通規劃諮詢 輕軌東線一定要起?

澳府日前發布《澳門十年陸路交通規劃諮詢》,向社會各界諮詢意見。諮詢文件中,輕軌是「重要」內容,巴士是次要,和現在澳門路面的實況完全不同。澳府仍然堅持「公交優先」及「控車輛」政策,在「公交優先」上,輕軌的地位高於巴士。根據計劃,澳府爭取在2028年內完成興建(啟用?)輕軌東線,但以澳門的實際情況,澳門有須要在6年內完成興建輕軌東線?興建成本是多少?預計使用東線人次是多少? 澳門經濟不景 有必要急於建「全線」輕軌? 投入逾百億(澳門元,下同)的輕軌氹仔線在2019年年底通車,但遇上新冠病毒2020年在全球爆發,輕軌的營運狀況一直不佳(年年虧損)。氹仔線只「服務」氹仔區,故乘坐率一直不理想,現在只能等輕軌媽閣站投入服務(澳府預計2024年內投入服務),輕軌整體乘坐率才有望改善。現在距離2024年仍有兩年時間,為什麼進度如此緩慢?筆者已多次在文章中表示,澳府當務之急須盡快完成輕軌媽閣站的興建,並盡快將媽閣站投入服務,「接通」澳門半島及氹仔島,澳門市民才願意使用輕軌服務。 既然氹仔線乘坐率不佳,可不先暫停服務(只維持基本內部營運,維修/保養等服務),集中資源,人力等全力加快興建媽閣站,爭取在2023年內完成媽閣站的興建及投入服務。媽閣站早日落成,屆時就知道有多少澳門居民願意使用輕軌服務往來澳門及氹仔(工作,上學等)。 現在絕不是開展興建輕軌東線(澳府表示今年內會招標興建輕軌東線)的合適時候,當媽閣站「通車」後,有了真實的數據,再決定如何處理輕軌東線也不遲。興建氹仔線已投入逾百億,東線較氹仔線更複雜及龐大,澳府的預算是多少?澳府不能再胡亂揮霍公帑,要小心處理。 另外,有關東線的興建費用,設計細節等,筆者認為可利用新賭牌競投的機會,在競投條件中,明確規定持有新賭牌的公司須投入資源興建輕軌東線及其他線路(如需要)。若澳府最終發出六個賭牌,六間公司將成為輕軌公司的股東,六間公司將各持輕軌公司15%股份,澳府只保留10%。若現在加快興建輕軌媽閣站,應該可以在2023年內完成興建及投入服務,媽閣站投入運作後,輕軌公司將有更多真實的數據可作分折及研究,輕軌公司的新股東(六間持有賭牌的公司)看到數據後,會分析及研究,判斷「在什麼情況,什麼時候」興建東線對公司及社會最有利,而不是盲目在今年就招標興建輕軌東線! 澳府須汲取氹仔線的教訓,及認真細讀審計署發布的「輕軌報告」,若澳府掉以輕心,東線的興建費用只會遠超209億(此數字是2016年的估算數據),最終的價格可能是…澳門經濟不景已有兩年多時間,前景仍然充滿變數,澳府的財儲縱然仍豐厚,但斷不能不計成本,在沒有任何實際數據支持下,就投入大量公帑興建輕軌東線! 梁立身

新屆港府增政治職位 架床叠屋效果成疑

李家超將於7月1日成為第六任香港特區政府行政長官,展開為期5年的任期,新政府推出的第一項「改革」是將「三司十三局」改為「三司十五局」;此外,三位司長下增設副司長職位,增加的政治職位,每年增加的薪酬近1億(港元,下同)。港人未見「改革」的成果,但港府每年的經常性開支就增加近億元。「三司十三局」改為「三司十五局」的建議是由現屆港府提出,李家超全盤接受外,更再增加三個副司長職位,比現屆港府更「進取」。不增加政治職位,就不能解決長期困擾香港的難題,筆者存疑。 港府架構「改來改去」 不是人多就好辦事 香港回歸祖國25年,港府為了優化施政效率,期間多次「改革」政府架構,至本屆政府,架構已變成「三司十三局」,當中包括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等職位,港府的經常性薪酬開支為此不斷增加,但增加了眾多的政治職位,是否已解決長期困擾香港的難題,答案是否定。特首林鄭月娥去年提出「改革」政府架構的建議,美其名是回應社會訴求,優化施政效率,解決困擾香港的難題,但坊間就表達疑問了。 以將運房局分拆成房屋局及運輸及物流局為例,早在1997年7月1日,房屋局已單獨存在,2002年7月1日改為「房屋及規劃地政局」,直至2007年6月30日(2007年7月1日,和運輸範疇合併成運房局)。由1997至2007年,整整10年,香港的房屋事務是由一個局負責處理,但香港的房屋問題解決了?答案當然是否定。2022年7月1日又變回一個局負責房屋事務,房屋問題可以解決?筆者存疑。 另外,新增的文化體育及旅遊局(文體旅局),其職能由現有的商經局,民政局等政策局的部份職能組成,現屆(新一屆)政府希望更專注發展文化、體育、旅遊事務,為香港經濟出路提供更多選擇,因此有須要設立一個新局負責。現時已有旅遊事務署、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等負責文化、體育、旅遊事務,現在的做法只是在上層架構增加政治職位,多一個局長、副局長、政治助理「主理」有關事務,人多了,是否好辦事?答案不是。現在不是沒有人負責上述事務,現時上層架構已有局長級官員主政,問題是態度,能力等問題,只要主事官員有心,有能力,問題一定可以解決,根本不須再設新局(不須再增加人手)﹗此外,在新架構下,文體旅局由政務司管轄而非財政司,既然是為香港經濟出路提供更多選擇,順理成章,當然應由財政司管轄,而非政務司,又一敗筆。情況就如現屆澳府將旅遊局改由經財司管轄,而非社文司,道理一致﹗ 現在的「改革」,社會的觀感只會是架床叠屋,是當選人為了「感謝」支持自己的團體,機構等,將政治資源分給他們,「改革」只是借口。在三司下增加副司長職位,亦是同一問題。若真心希望解決問題,只要最高領導定下目標,例如,1)必須解決房屋問題,2)大力推動文化、體育、旅遊業的發展;負責範疇的局長自然須提出建議,並分析/研究那些建議/計劃優點多,缺點小,向上級呈報,由最高領導層決定後再推措施/政策,完成目標。解決問題,就看行政當局是否有心,有能力,政府是否有資源,香港三者不缺。社會各界亦十分渴望解決房屋問題,定必配合港府施政,香港上下一心,根本不須設新局,新職位來解決問題。 梁立身

視聽專區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