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編輯推介

如何理解中國與國際秩序的關係

始於1963年的慕尼克安全會議是國際上討論安全問題的最重要的論壇之一。近日舉行的第55屆年會吸引了約40個國家的國家元首和政府首腦、近百名部長級官員以及來自多個國際機構的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外事工作委員會辦公室主任楊潔篪出席會議。他是迄今為止中國出席該會議級別最高的與會者。 本屆慕尼克安全會議討論了如何應對國際秩序面臨的挑戰以及其他一些與安全有關的重大問題。會上既有共識,也有各不相讓、甚至是激烈的交鋒。會前發表的《2019年慕尼克安全報告》指出,當前的國際事務表明,世界上大大小小的危機不計其數,而且,「自由國際秩序」(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正在瓦解。 Liberal international order 也被譯為「自由主義國際秩序」。無論是「自由國際秩序」還是「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國際學術界的共識是:這一秩序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建立的,它崇尚自由、民主和市場開放,強調規則的重要性,推崇聯合國、世界銀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貿易組織在國際事務中享有的領導權或主導權。 在理論上,這樣一種國際秩序應該是受人歡迎的。但是,在現實中,這一貌似公正的國際秩序卻成了美國在國際舞臺上為所欲為的「幌子」。為了維護自身的利益,美國高舉單邊主義大旗,唯我獨尊,在人權、主權和規則等領域經常使用「雙重標準」,隨意拋棄《聯合國憲章》,肆意踐踏多邊主義。無怪乎「自由國際秩序」或「自由主義國際秩序」常被當作美國控制下的國際秩序或「美國統治下的和平」(Pax Americana)。這樣一種國際秩序當然是不受歡迎的。 作為世界大家庭中的一員,中國始終希望改變這樣一種不合理國際秩序。早在1974年,鄧小平就在聯合國闡述了毛澤東「三個世界」的理論和中國的對外政策,對建立國際經濟新秩序提出了中國政府的主張。他說,國家之間的政治和經濟關係都應該建立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基礎上,國際經濟事務應該由世界各國共同來管,而不應該由少數國家壟斷。1990年,鄧小平在同幾位中央負責同志談話時指出:「我們的對外政策還是兩條,第一條是反對霸權主義、強權政治,維護世界和平;第二條是建立國際政治新秩序和經濟新秩序。」 近幾年,隨著綜合國力的增強,中國要求推動新型國際關係的呼聲越來越強烈。但是,中國的這一良好願望卻經常被誤解、誤讀和誤判,有時甚至被視為「修正主義者」行為。對此,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多次指出,「中國外交政策的宗旨是維護世界和平、促進共同發展。中國始終是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 在2017年2月召開的第53屆慕尼克安全會議上,中國外交部長王毅說:「世界並沒有失序,二戰之後建立起來的國際秩序和國際體系依然在保障世界和平與發展方面發揮著不可替代的關鍵作用,應當繼續加以堅持和維護。」 在本屆慕尼克安全會議上,楊潔篪說:「作為聯合國創始會員國和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國始終支持和踐行多邊主義,始終高舉和平、發展、合作、共贏的旗幟,始終做世界和平的建設者、全球發展的貢獻者、國際秩序的維護者。」 綜上所述,中國不贊同所謂「自由國際秩序」或「自由主義國際秩序」,但希望構建一個以人類命運共同體思想為指標、以多邊主義為基礎、以《聯合國憲章》為準繩、以合作共贏為宗旨、向更加公正合理的方向發展的國際秩序。 作者:上海大學特聘教授江時學

政府應檢視是否繼續內地投建產業園

特區政府於2011年底成立了澳門投資發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澳投」),成立目的是通過區域合作,開展投資項目工作,為澳門經濟可持續發展推進。澳投目前投入了粵澳中醫藥科投產業園開發有限公司及澳中致遠投資發展有限公司,註冊資本約77億澳門元,投資額已超過特區政府總儲備5,000億的1%。 澳投成立至今已8年,特區政府自2012年開始投放資金,投資了7年仍未收支平衡,甚者封頂多少仍未知,容易造成投資黑洞。參考淡馬錫在1974年成立初期,公司遵循市場規則運作,資金來源只有發行債券、商業票據及銀行貸款,經營不善的公司都被關閉,即使是當時剛起步的新加坡航空也深知必須盈利,才能避免倒閉的命運。澳投是商業企業,必須以商業利益考慮,為澳門帶來現金收益,不宜投入不知回報的風險。 投建產業園是否具社會效益?社會效益的普遍定義是政府利用資源使廣大市民均能享受的利益,而非特定社會成員享用,例如港珠澳大橋具社會效益,因為提升了與廣東及香港在人流、物流及資金流的往來,更重要是減低了整個區域的物流成本及運輸時間。至於政府投資產業園是否具有社會效益,則視乎有多少市民可以享用,以及為政府帶來多少現金收益。 根據淡馬錫年度報告2018,淡馬錫現時的投資組合主要是上市公司及藍籌實力公司,以股權投資為主,地區劃分為新加坡(27%)、中國(26%)、亞洲國家及地區(15%)、北美洲(13%)及歐洲(9%)。淡馬錫的投資非常注重資金流量、升值潛力及脫售能力,收益主要來自脫售所得、股息和投資收入,2016年及2017年的淨回報率分別為13%及12%。 淡馬錫並不管理新加坡公積金、政府儲備及外匯儲備,但是淡馬錫為新加坡政府帶來長期現金收益,新加坡政府可使用淡馬錫股息的最多50%作為國家儲備淨投資收益,從而轉入政府年度預算使用,新加坡儲備淨投資收益(18%)已成為新加坡政府預算最大收入來源,其餘分別是企業所得稅(17%)、個人所得稅(13%)、消費稅(13%),澳門主要預算收入來源是博彩稅(85%),如有效管理儲備能減低特區政府對博彩稅的依賴。 在中美貿易戰的影響下,已有外資把生產線轉離內地,產業園空置率增加,面對需求減少,特區政府是否繼續在內地投建產業園,除了回報期長、盈利能力低、脫售能力低外,更重要的是投建產業園是否適合澳門經濟,是否具社會效益。參考淡馬錫的投資方式,新的投資集中在科技、生命科學、綜合農業、非銀行金融服務和消費行業的企業,投資的特徵是企業有顯著的比較優勢、新興的龍頭企業、轉型中的經濟體、現金流量,及高增長盈利能力,例如大家較為熟悉的Alipay、美的集團、屈臣氏等、特區政府可研究投資較為成熟的內地上市企業,檢討已投未知市場需求的項目。 作者:馬浩輝

互聯網巨頭百度需來場刮毒療傷治療

1月底,一篇名為《搜尋引擎百度已死》的文章劍指內地搜尋引擎公司百度,稱其將大量檢索結果指向自家品質低劣的產品百家號,使得內地線民的搜索品質、效率大幅下降。該文章引發百度股價震盪,資料顯示百度當日市值蒸發約559億美元。 在內地,人們根據經濟體量將百度、阿裡巴巴、騰訊三家互聯網公司,簡稱為「BAT」三巨頭。做搜索起家的百度,佔據了內地搜尋引擎市場大約70%的份額。百度坐擁國內最大的搜索市場份額獲得了巨額利潤,但是其從來沒有收穫一個好名聲。 百度讓人反感的地方已不只是競價排名廣告,現在被人指出百度搜索出來的內容是其把自家平台的內容放在首位,這是線民憤怒進而影響其股價的推動原因。如果百度的這種行為是為了完成短期流量變現,那此方法相當於慢性自殺。筆者看來,百度運營的自家產品百家號來者不拒,面臨兩大潛在風險。 首先百家號平台沒有成熟的闢謠機制和版權維護機制。線民只要隨便一搜,各種謠言滿天飛,以搜尋引擎的身份來看百度,似乎可以豁免謠言;而一旦做了內容分發平台,擁有了主動分發能力,運營者就有責任當好把關人,如果不改未來監管風險可能難以避免。 第二個風險是百家號的維權機制複雜,很多作者被抄襲後由於漫長複雜的維權流程選擇放棄;不保護原創在短期看是節省了版權費用、引入了很多免費的優質內容源,在內容消費側可以滿足讀者多樣化需求,但長期來看沒有原創的平台缺乏生命力和自我運營進化能力,會淪為做號者的天堂。 據媒體消息,內地今日頭條系估值已達750億美元,已超過百度。看2018年百度淨利潤比網易還低了一截,是什麼原因導致百度從「BAT」中慢慢掉隊,筆者認為有三大原因。首先就產品本身而言,百度產品面變窄。流量變現一直以來都是備受關注的一件事,之前除了淘寶這類公司,人們沒有可行的管道去實現變現這件事。但隨著今日頭條、微信公眾號等的普及和升級,流量變現可行性越來越高,途徑也越來越豐富。 第二就流量產品本身而言,原來可能是免費給百度用的有價值流量,百度無法享受了;新出現的流量也在向價值端流動,而不會白給百度賺錢。就拿微信來說,原來微信上很多人估計都去百度知道上答題,但現,更多人去微信檢索而不去百度了。這部分流量,自然也就被微信大量分流。其次對客戶來說流量入口變得多樣化,可替代性強,流量生意市場被分的越來越細。長視頻有優酷、愛奇藝;短視頻有秒拍、快手;音訊有喜馬拉雅;新聞有今日頭條、一點資訊;提問流量也慢慢由百度知道開始往其它平臺遷移;百度的流量生意可替代性明顯。 第三,流量的品質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精准度二為轉化率。百度無論怎麼優化搜尋引擎,更多的都只能服務於文字。百度到如今賣的還是點擊、排名,這種傳統模式,已經無法跟各APP花樣百出的互動廣告相比。顯然,這些逐漸無法滿足客戶的需求。 筆者認為看重眼前利益、缺乏長遠的商業耐心,恐怕是百度正在衰落的原因之一。百度如果不捨棄眼前利益,來一場「刮毒療傷」的治療,將被線民漸漸拋棄。要知道一家不注重核心產品的公司,註定無法贏得客戶的心,百度丟棄了搜索品質等於自殺。 作者:文濤

怪論濠江代議士

土生仔司長羅司臨別抽波,大戰議會議員,看得坐在螢光幕前的顛子大呼過癮。羅司大概知道自己時日無多,亦無更上一層樓之機會,所以言談之間,毫不掩飾自己對呢班所謂尊貴議員嘅厭惡,又斥佢地不做功課,唇槍舌劍,直搔癢處,真係有借羅司之言,澆顛子胸中塊壘之感,不亦快哉! 顛子一向推崇我地偉大祖國嘅三權合作、由黨領導一切嘅體制,所以覺得,係濠江呢個所謂行政主導嘅地方,根本就唔需要呢班議員存在,甚至乎,澳門成個政治制度當中,最浪費資源嘅,就係呢個聲稱代表民意嘅立法會。市民都有眼睇,呢啲尊貴議員所謂嘅監察政府,只不過係係議會發表一啲假大空嘅偉論,又或者揾人代筆寫一啲小學雞水平嘅質詢,扮嘢監察政府,雖然只係做場戲,如果你地演技好啲,交足貨,顛子都冇咁焗氣,只可惜除咗個別幾個之外,絕大部分議員嘅發言都係言不及義,廢話連篇,水平真係令人慘不忍睹。而政府要立嘅法,永遠都係百分之百通過,典型嘅橡皮圖章,你話呢班友仔,對社會究竟有乜嘢實際貢獻,套用鄰埠政客劉慧卿嘅一句口頭禪,顛子真係睇唔到囉。 偏生呢三十幾位人兄人姐,就算唔計立法會運作所耗費嘅公帑,人人個個月都抖緊幾皮嘢人工,呢啲全部都係民脂民膏,政府淨係出糧比佢地,一個月已經要洗百幾兩百粒,一年幾千萬,仲有其他津貼,呢樣嗰樣,計計埋埋,收入認真和味,可憐我地呢啲納稅人,錢花得不明不白,人地有名有利,我地就乜嘢都得唔到。佢地嘅作用,只不過係好似強國嘅政協一樣,作為政治花瓶而存在,人為地製造錯覺,比澳門人以為自己係政治上面有say而已,同時呃下一啲不明真相嘅外國政府和外國人,等佢地以為澳門政制無論點衰都好,始終有一丁點兒民主成份。 然而,醉眼看世界如顛子者,一旦看破呢個局,便知道呢個民主錯覺係幾咁昂貴,性價比係幾咁低,倒不如直接撤掉立法會,將錢現金分享比市民,相信會實際好多,起碼顛子可以買多幾樽酒飲下,一醉解千愁。 因為呢班尊貴議員,令顛子想起曾經聽過嘅一則頗為粗鄙卻一語中的嘅笑話。話說有人問一位強國高官,政協究竟有啲乜嘢功能,可否稍加說明。高官於是打了一個比方說:政協嘅功用就好似男人嘅陰囊,男人冇咗佢唔得,但又冇乜實用,開心嘅時候冇佢份,但瀨嘢一定唔少得佢。呢個比喻,真係夠晒形象化,用來形容濠江議會,顛子認為同樣貼切。 雖然發了一番牢騷,但顛子知道,立法會呢一班代議士,將會千秋萬世,永續存在,成日在顛子面前篤眼篤鼻,繼續蛀食社會資源,可惜羅司即將下台,微斯人也,以後冇人會替顛子出番啖氣了。 作者:顛子

精選文章

視聽專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