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最新時事

編輯推介

國安利益是大原則 博彩業改革勢在必行

9月14日,澳府舉行發布會向社會公開諮詢修改《博彩法》的工作。澳府在發布會中表示,「計劃」在新的《博彩法》中加入/修改若干條款,包括調升澳門永久居民作為賭牌公司股東的持股比例、政府代表加入賭牌公司、賭牌公司將利潤分派股東前須得到澳府的同意等。9月15日,在港上市的六家澳門博企股價(收市價)全部下跌,跌幅由20%至30%不等。市場已「告訴」澳府,市場「不太看好」澳門未來博彩業的發展。在國家安全及利益的大原則下,澳門作為特區,須責無旁貸全力配合中央的政策,澳門博彩業的改革勢在必行。 全球經濟大變革 配合國家政策 澳門博彩業不能「只看」澳門 新冠疫情在去年於全球爆發,驅使全球經濟結構/運作模式等加速改變。疫情什麼時候「完結」,沒有一個政府/人可以告訴世人,我們可以做的只有盡快適應如何在疫情下生活、學習、工作等。若一個國家「沒有」疫情,其國民的生活、工作將更安全及穩定;此國家的經濟將不會太差。全球有60億人,在8至9成的人口仍未完成新冠疫苗接種程序前,世界如何開放?如何「回到」2019年?因此,在疫情未「完結」前,每個國家只能做好自己的本份(盡快為所有符合條件的國民接種疫苗),及自求多福。 全球經濟結構,運作模式等正在加速改變,中美間的競爭只會多於合作,在維護國家安全及利益的大原則下,中央正在制定一套完整及完善的方案應對上述的世界大變局。因此,市場上見到在中國的「超大」企業,其涉及的行業,國家正推出各項政策令行業向健康、持續、對國家、對人民更有利的方向發展。市場不希望被「監管」,因此,上述行業中的上市公司股價被受壓力,股價由今年年初一直持續向下,現時仍未「止跌」。 澳門的經濟命脈是博彩業,六張賭牌將在明年6月到期,博彩業涉及大量資金(大量資金流入流出,對經濟影響巨大),如何有效控制博彩業的發展,對澳門重要,對內地同樣重要。既然六張賭牌明年6月到期,現在是時候為澳門未來的博彩業定位,制定一套有效方案以國家安全及利益為依歸、澳門受惠、投資者有利可圖(此次序十分重要)。基於上述國策,我們就知道為什麼澳府日前提出前述的「諮詢」方案,澳府其實已大致上公布澳門未來博彩業的發展方向。 首先,賭牌數目不會增加,但是否維持六張賭牌仍在研判中。未來的澳門博彩業,亦不會回到從前每年3千億(澳門元,下同)毛收入的狀況(澳門人口只有60多萬,根本不需要如此龐大的「收入」)。3千億「資金」衍生出的各種問題(對內地/澳門),其壞處多於好處。未來,各賭牌公司須更集中精力發展「中場」而非其他市場,各賭牌公司須更努力協助澳門成為「一中心」等。上述只是部分「要求/規定」,競投新賭牌的投資者須多加留意最新的發展。 當然,在澳門和橫琴仍未「成為」一個新的城市前,博彩業對澳門仍然十分重要,但隨著澳門和橫琴的合作愈來愈多,合作的程度愈來愈深,合作的內容愈來愈廣,澳門的經濟將真正適度多元,屆時博彩業在澳門的影響力將不同於今天,投資者投資澳門時須緊記! 梁立身

澳立會選舉氣氛平淡 港立會選舉形勢冷淡

9月12日,澳門舉行第七屆立法會選舉,直選議席14席,14組參選,經過12小時的投票,投票率不足43%,創澳門回歸祖國以來最低的投票率。此外,選舉中的白票及廢票數量增加不少,達5千張。澳門是一個「相對」保守的社會,市民一般十分信任政府,但今屆投票率竟然創下新低。香港將會在12月舉行新一屆立會選舉,但在新的立會選舉模式及直選議席只有20席的情況下,筆者估計港立會的投票率將有機會創新低,廢票數量增加不少。 在保守政治氣氛的大環境下 保守/多元社會同樣低投票率 澳門日前舉行第七屆立法會選舉,經過DQ事件後,只餘下14組競逐14個直選議席。其實當局在選舉前已「知道」今屆的投票率不會高於2017年的第六屆立會選舉,但內部評估的數字不會「太差」。可惜,事與願違,投票當日,投票過了四個小時後,約下午一點,投票率已較上屆下跌不少,當局心知不妙!到投票結束後,選管會公布臨時統計的投票率,不足45%,而當局最後公布的正式投票率是42.38%,創下澳門回歸祖國以來最低的立會直選組別投票率! 有傳媒問選管會為什麼今屆投票率如此低?當局的回覆是多項因素造成,包括疫情(身處內地或香港的澳門永久居民未能/不願回澳投票,因為須核檢/醫學隔離)、天氣「不好」等,但DQ事件並不是主因。當局的回覆,是否正確,澳門市民當然心裡十分清楚。 特首賀一誠已依法委任7位官委議員,加上12位當選的間選議員,14位當選的直選議員,新一屆立會將在下月正式開始運作。只要新一屆立會議員盡力做好議員的工作,做出成績來,有效履行立會的職責(包括依法監督行政單位的工作),2025年的立會選舉,筆者相信屆時將有更多有志之士參與選舉,更多選民亦將會走出來投票。 香港剛完成選委會選舉,12月就會進行新一屆立法會選舉,明年3月進行行政長官選舉,選舉工作十分緊湊。12月的港立會選舉,不論是功能組別或直選組別,其選舉方式/方法等和以往十分不同。在功能組別,個人票減少,單位票增加,代表以公司/團體等為單位的「力量」將增加,但個人票的政治影響力將下降。在直選組別,由35席改為20席,直選議席大減,加上是以「雙議席單票制」選出議席,沒有一個參選團體可以在一個區取下2席,出現的情況是「最大」的兩個團體各自取1席,共2席。香港市民在直選中可發揮自身的「力量」的情況一去不復來。 在上述的大環境下,加上不同的民主派政黨將極大可能不參加立會選舉(可能仍有少數「非建制」人士參選),筆者相信港立會的選舉形勢將十分清楚(冷淡),建制派在直選中將取得大勝。但問題是,港立會的投票率將會是多少?由於「沒有」民主派參選,民主派的支持者極可能不出來投票;即使出來投票,也極可能投白票或廢票,以宣示心中的不滿(情況和澳門「相似」)。 2016年港立會選舉,地區直選投票率近60%,是香港回歸祖國以來最高的立會地區直選投票率,但今年12月的港立會選舉,「參考」澳門的情況,香港有可能創下最低的投票率,跌破2000年的43.57%投票率。同時,2016年的立會選舉(地區直選)中,廢票數量是33,872,筆者估計今屆有機會破5萬票。因此,「投票率不足4成及5萬廢票」有機會成為今屆港立會選舉「最大」的頭條新聞! 梁立身

推措施大力鼓勵接種疫苗

9月16日的新冠疫情記者會上,澳門當局公布至16日下午4時止,澳門已接種新冠疫苗的人數共338,450人,其中接種第1劑有41,807人,已接種第2劑有296,643人。而根據https://ourworldindata.org/covid-vaccinations?country=OWID_WRL估計,至9月17日止,澳門約45%人口已完成接種新冠疫苗程序(已打「兩針」)。站在建立「全社會健康安全區」,澳門的成績未如理想。澳府一直只是以鼓勵方式鼓勵澳門市民接種疫苗,同時為了應對疫情,已多次推出「保經濟,穩就業」措施,投放大量公帑。現在是時候由澳門大私企「接手」,「為己為人」,推出措施大力鼓勵更多澳門市民接種疫苗(當然前提是不能強迫身體不符條件的市民接種疫苗),使澳門早日建立「全社會健康安全區」,為日後逐步「開放邊境」打下結實的基礎。 大私企可送住宅單位 給已完成接種疫苗程序的澳門市民抽獎 為了盡快建立「全社會健康安全區」,以便更有效應對新冠病毒,及可適度放寬社交距離措施(令經濟可逐步回復「正常」狀況),港府出盡各種招數,大力鼓勵香港市民接種疫苗;同時,香港各私企為了令香港經濟盡快回到「正常」狀況,也「出盡法寶」,以送金錢/實物等方法大力鼓勵香港市民接種疫苗,當中最實際及「有效」的招數是送出住宅單位,給予已完成接種新冠疫苗程序的港人作為大抽獎的禮物。 至筆者撰寫本文時,澳門商界並沒有如港商一樣大力推各項措施鼓勵澳門市民接種疫苗。去年疫情在全球爆發,嚴重影響澳門經濟,澳府在去年及今年已先後推出多項「保經濟,穩就業」措施,希望協助澳門市民渡過難關,澳府為此已投放大量公帑。現在澳門整體接種率不足50%,離建立「全社會健康安全區」仍有一段距離。在未有「全社會健康安全區」前,澳門沒有條件可放寬(部份)防疫措施/規定。澳府要求公務人員在9月27日前接種疫苗(否則須七天一檢),就是希望提高澳門整體接種率,用心良苦。現在是時候由澳門大私企「接力」,推出鼓勵措施大力鼓勵未接種疫苗的市民接種疫苗。筆者認為最能「打動」市民的心,就是送出住宅單位。筆者建議若干大私企可共同出資,一同送出三個住宅單位,給予已完成接種新冠疫苗程序的澳門市民作為大抽獎的禮物! 以現時一個兩房單位(全新單位),面積約600呎,市價約六百萬(澳門元,下同),三個單位就是一千八百萬;若有五個企業共同出資,每間企業只須出資三百多萬;若有十個企業共同出資,各企業出資費用不足二百萬。對大私企來說,付出二三百萬不是難事,但此企業所得到的「利益」及「回報」將遠超三百萬。單以宣傳來說,以同樣的金錢作為宣傳費,放在不同平台宣傳企業的產品/服務,其效果「可能」一般;但若是送出住宅單位,澳門市民此企業的好感/印象分將大大提高,更能「影響」市民日後更多使用/購買此企業的產品/服務! 筆者建議上述鼓勵措施可列明以下規定:2021年10月31日或以前,澳門整體接種率若達到60%或以上,將在2021年11月1日送出一個住宅單位給予已完成接種疫苗程序的澳門市民抽獎。若在2021年11月30日或以前澳門整體接種率達到70%或以上,將在12月1日送出兩個住宅單位給予已完成接種疫苗程序的澳門市民抽獎。面對新冠病毒(包括各種變異病毒),盡快建立「全社會健康安全區」只是第一步,但若連第一步也未能完成,根本沒有條件放寬(部份)防疫措施/規定,經濟又如何可以回復「正常」狀況。 梁立身

今年繼續舉辦大賽車?

去年新冠疫情大爆發,為了保障澳門市民的健康及安全,坊間其實已有意見認為應將大賽車延後或取消。但澳府表示若不如期舉辦大賽車,損失(賠償?)的金額可能較舉辦大賽車更高。因此,即使只有1位外國選手參賽,大賽車仍「只能」如期在去年11月舉行。澳門體育局去年9月公布大賽車的預算約2億5千萬(澳門元,下同),賽期3天;但原來此費用卻只較2019年大賽車少2千萬(2019年大賽車預算2億7千萬,賽期4天),舉辦一次大賽車的費用非同小可!國際汽車聯合會(FIA)早前已表示,三級方程式世界盃、GT世界盃及房車世界盃(WTCR)三項賽事今年不會在澳門舉辦,那今年的大賽車有什麼吸引人的地方?今年仍然會舉辦大賽車? 沒有外國選手參賽 吸引力一般 今年不宜舉辦大賽車 全球新冠疫情反覆無常,部份國家/地區的每日確診數字仍在高位,現在的入境防疫措施禁止外國人「直接」來澳,代表外國車隊(車手、工程師、工作人員等)不能從當地直飛澳門。即使外國車手願意來澳參賽,他/她須先到內地(須要醫學隔離),來澳前須要申請批示,批准後才能來澳!如此嚴格及複雜的入境措施,FIA評估各因素(成本太高)後,因此決定今年不會在澳門舉行三級方程式世界盃、GT世界盃及WTCR三項賽事。沒有國際級賽事,沒有國際級車手參賽,今年大賽車仍有什麼吸引力? 澳府去年表示由於已簽署合同,若不如期舉辦大賽車,損失(賠償?)的金額可能較舉辦更高,因此,在「沒有辦法」下唯有繼續舉辦大賽車。有了去年的經驗(教訓),筆者早前的文章已提醒澳府,在籌備(特別是簽署合同)今年大賽車的一切工作事宜中,須在文件(合同)定下條款,定下若疫情不穩,澳府有權取消合同,以保障澳門市民的健康及安全,及善用公帑!現在全球疫情不穩,今年實不宜繼續舉辦大賽車。 可惜,就在筆者撰寫本文時,無意中發現大賽車主辦單位已在澳門部份媒體刊登廣告(9月1 日刊登),邀請有興趣的選手報名參加2021年大賽車。刊登廣告,是否代表澳府已決定今年繼續舉辦大賽車?筆者查閣大賽車網頁,有關2021年大賽車的資料(日程、車手等資料),仍然空白一片,那今年有什麼賽事?去年年底,澳府和央視已簽署合作協議,詳細內容雖然沒有向外公布,但已有媒體報導央視將協助推廣今年澳門的大型運動項目,如大賽車、馬拉松等。去年年底已簽署了合作協議,是否代表澳府其實在去年已決定今年一定會繼續舉辦大賽車? 不管如何,筆者還是認為今年不宜舉辦大賽車。若以去年為例,大賽車預算2億5千萬,費用不低。繼續舉辦大賽車,真的可以吸引大批內地旅客來澳觀賞賽事,盤活澳門經濟?現在是9月,以現在疫情的發展,港澳政府在11月可否互免港澳居民往返,而不須醫學隔離,仍然是未知數,更不用說外國旅客來澳觀賞大賽車。當局繼續舉辦大賽車可起什麼作用?不舉辦大賽車,可省回2億5千萬,參考去年的「企業電費補貼計劃」,上述款項已足夠補貼澳門企業3個月的電費,每月上限10,000元。筆者相信若使用2億5千萬補貼澳門企業,其效果較舉辦大賽車更能「穩經濟,保企業」,社會更接受及認同! 梁立身

輕軌開支巨大 須大力節省成本

澳門輕軌公司早前公布2020年業績,其實在業績公布前,澳門社會早已知道輕軌公司在2020年是處於虧損狀態;但當業績公布,發現若不是澳府補貼十億(澳門元,下同),輕軌公司2020年的虧損就是十億元,金額十分巨大,社會也認為虧損過於嚴重。去年新冠疫情爆發,對原來已不太觀的預測營運狀況下,對輕軌服務無疑是「雪上加霜」。在輕軌媽閣站未能投入服務前,筆者認為輕軌的營運狀況不會有太大改善的可能,現階段輕軌公司須大力節省輕軌服務的各項成本,同時盡快(提前)將輕軌媽閣站投入服務,給市民更大的方便(吸引更多市民使用輕軌),也可改善輕軌的財務狀況。 減一切不必要開支 減服務費「減」人手 輕軌氹仔段在2019年12月營運,初期得益於免費乘坐政策,首兩月平均約有兩萬多人次乘坐輕軌。可惜,2020年2月輕軌服務開始正式收費,加上新冠疫情「爆發」,每日下跌至只有約兩千人次。由於2020年只有小量的輕軌乘客,澳府須補貼10億給予輕軌公司作為維持正常服務的費用。現在是2021年9月,過去8個月,輕軌乘客數量沒有顯著改善,澳府(輕軌公司)是時候(已太遲)須果斷推措施大力減低各項成本,爭取2021年年度不用再補貼十億! 在可見未來,新冠疫情在各地可能仍然會反反覆覆,加上在輕軌媽閣站未投入服務前,輕軌乘客數量不樂觀。筆者建議輕軌公司可根據已收集的各項資料及數據,減少不必要的輕軌服務,只維持營運輕軌車輛的安全辰標準及要求(每輛輕軌不能長期不使用,但只維持使用最低要求次數則可)。根據輕軌公司網頁,輕軌每天營運時間為06:30至23:15,10至15分鐘一班;以現在的乘客數量,根本不需要上述的高服務量,輕軌公司可將營運時間改為每日08:00至20:00,20分鐘一班。減少營運時間及班次,可減少高昂的固定成本,如電、水、電訊等費用。 減少營運時間及班次,代表所須人手亦可減少,不論是外判公司(保安、清潔)、控制室、售票處等。筆者要強調的是,輕軌公司不需辭退員工,只是在新營運時間及班次下,可更有效調配員工的工作及時間,員工的加班情況將會大大減少(代表加班等一切人力資源成本可大大下降),外判服務的費用也可減少。 另一方面,澳府2018年和港鐵簽署合同,港鐵為輕軌公司提供80個月的服務,費用約59億。既然輕軌公司現在不需提供「全天候」的服務,輕軌公司有條件(亦有需要)和港鐵商議,在不需要「全天候」服務的前提下,合同金額相信可以合理調整。新冠疫情是不可抗力的因素,現在顧客(輕軌公司)的情況和以前不同,當然有權可和服務供應商(港鐵)商議修改早前已簽署的合同內容/金額。在雙方的協商及同意下,依法修改合同內容/金額是絕對可行,對雙方也是有利的。 只要輕軌公司採取多管齊下的有效措施,盡力節省不同範疇的成本,筆者相信明年初公布的2021年業績,輕軌服務即使仍然虧損,其金額也不會是十億元。待新冠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每天來澳的旅客數字穩步上升,輕軌公司屆時才決定是否逐步增加班次及調整營運時間也不遲! 梁立身

賭牌明年到期 宜統一再延兩年

澳門的六張賭牌將於明年6月到期,距現在不足一年,但至現在,澳府仍未公開向社會諮詢如何「修法」,令賭牌公開競投工作「停頓下來」。澳門社會希望利用是次賭牌公開競投,為澳門持續發展、經濟適度多元的道路「開出一片天」,但現在連出謀獻策的「機會」也沒有。新冠疫情嚴重影響澳門的博彩、旅遊、酒店、餐飲等行業,澳門的經濟前景仍然充滿多項變數。以疫情現時的發展,明年疫情會否在全球得到有效的控制,筆者不樂觀。因此,為了專心應對疫情、穩定澳門狀況、給予更多時間予博彩業(澳門經濟命脈)「回氣」,將六張賭牌短期續約兩年是上策。 專心應對疫情 讓博彩業「回氣」 去年全球爆發的新冠病毒,大部份人「認為」和SARS類似,疫情「可以」很快過去,但此希望最終沒有實現。今年初,當新冠疫苗出現,大部份人「認為」只要接種了疫苗,新冠疫情「就可」得到有效控制;現在是2021年8月底,多個國家/地區已為民眾接種疫苗(一些國家/地區的接種率逾70%),但疫情在各地得到有效的控制?讀者對此十分清楚。新冠變種病毒的出現,即使疫苗接種率高的國家/地區,若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過於「寬鬆」,病毒仍會急速傳播,確診個案(美國、英國等)仍會大增。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早前估計,全球航空業可能要在2023年才能有機會回復2019年的水平,此是現實及客觀的評估,大家就知道新冠疫情在短期內快速好轉的機會是多少。 博彩業是澳門的經濟命脈,澳門六張賭牌明年6月到期,但新冠疫情反反覆覆,澳府的首要任務是集中精力應對疫情,穩定社會狀況;因此,澳府可依法將六張賭牌統一短期續約兩年至2024年6月才是上策。先說經濟,若澳府將六張賭牌短期續約兩年,博彩業及相關行業將有更多時間「回氣」。現實來說,去年新冠病毒大爆發後,若不是賭牌在2022年6月到期,基於節省成本,博彩公司很大機會重組公司結構,而減省人手是不可少的手段。因為2022年6月賭牌到期,博彩公司以最大努力不減省人手(外地員工除外),而是以「1+1」休假、無薪假等方案,爭取最大力度控制成本,將公司虧損盡量減至最少。若短期續約兩年,各博彩公司將有「原因」不會在此期間大規模重組公司結構,代表澳門本地員工的職位可至少保留至2024年,大大減低澳門失業率、經濟、澳府管治等的壓力。保持較低的失業率,對穩定澳門社會有重要的作用;澳府可在此期間集中力量/資源應對疫情,「不用」太分心如何「提升」就業率。博彩業的穩定,直接/間接影響澳門各行各業。 另一個重要因素是,若賭牌如期在明年6月到期,代表在今年下半年可能需要開始公開競投的工作,但現時全球經濟/投資環境充滿多項變數,屆時各投資者的標書內容相信大多較為保守,投資在澳門的金額不會有太大「驚喜」,對協助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的作用成疑。但賭牌短期續約兩年,筆者相信2023年的全球經濟/投資環境將會大為改善,屆時各投資者的標書內容將會「耳目一新」,投資的金額相信不少,提出的方案(若落實)對協助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將有十分正面的作用。 政治方面,2024年是美國大選年。美國總統、眾議員(所有議席)、參議員(三分一席位)都須要面對選舉。現時六張賭牌,「美資」佔了三張;2024年6月新的賭牌將會發出,美資屆時會否仍佔澳門賭業「半壁江山」?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代表參選總統大選,他/她一定要保護美國企業的利益,才能爭取更多的選票。因此,若要保護美企的利益,就須遵守澳門的法律。反過來,美企希望可以繼續在澳門營運,繼續為股東賺取利潤,一定期望中美間「多合作,少紛爭」,美企自然較傾向支持上述信念的候選人。在黨和企業的「互動」下,總統候選人的對華政策就需作出「調整」,「多合作,少紛爭」即使不能成為選戰主流,但也不能被各方忽視。因此,賭牌在2024年6月才到期,對國家也是有利的。 梁立身

疫情「再度」回來 推保民生措施

2021年8月3日是澳門的一個「特別」日子,由於出現4宗新冠確診個案,澳府決定在8月4至6日一連3日進行全民核酸檢測,澳門全城參與。澳門進入「特殊」狀態,實施更嚴格的出入境政策,大部份娛樂場所須暫時關閉,每天入境澳門的旅客人次下跌至四位數。原是傳統旺月的8月不會「再」出現,澳門經濟再次進入「靜態」。為了協助市民度過難關,筆者建議澳府爭取在9月再推「保民生」政策,向澳門居民派五千元(澳門元,下同)消費卡及向澳門企業派發津貼。 「救」人重於一切 再推保民生措施 8月3日,澳門出現4宗新冠確診個案,澳門本土長期零確診記錄被打破。由於患者確診的是Delta變種病毒,澳府不敢掉以輕心,只能以最高安標應對事件。粵(珠)澳政府經商議後,調整兩地通關安排,經粵澳口岸出入境入士須持12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變相「封關」),以控制人流往返粵澳,減低疫情傳播的風險。全澳市民進行核酸檢測後,全部是陰性,在評估風險及回應兩地居居訴求中尋求平衡點,粵(珠)澳政府調整通關安排,經粵澳口岸出入境人士改為須持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8月5至17日期間,澳門大部份娛樂場所(包括電影院、按摩院、遊戲機場所等)須暫時關閉、「澳人食住遊」計劃暫停、大型活動取消或延期等,澳門再次進入「靜態」狀況。由於實施嚴格的出入境政策,入境澳門的旅客人次下跌至低四位數,博彩業、酒店、餐飲等行業全方位受到嚴重影響,傳統旺月(8月)沒有出現。 「沒有」旅客來澳,加上澳府呼籲市民不要群聚,各行各業面對的困難不少。雖然6月才推出五千元「啟動金」,但現在澳門經濟不樂觀,8月17日後,澳門可否「回復」正常狀況,充滿變數。「救」人(經濟)如救火,澳府需果斷再推「保民生」措施,爭取在9月推出,以協助澳門市民/企業度過難關。 參考過往的「保民生」措施,能夠直接幫助市民/企業,減輕其面對經濟壓力的有效措施就是消費卡及補貼澳門企業(以企業聘用員工數目為基礎)。澳府需力爭在9月再推五千元消費卡,其使用方法、模式等和6月推出的方案一樣,以減低行政及其他成本。若市民甲使用電子支付平台,在9月,政府將「注入」五千元「啟動金」及三千元「立減額」到其電子戶口,有效期至2022年2月28日止。若市民乙使用消費卡,他/她只需在9月到各大充值點,即可充值五千元「啟動金」及三千元「立減額」。為了增加靈活性及盡快協助市民減輕其經濟壓力,「新」的五千元「啟動金」及三千元「立減額」可和原來的「啟動金」及「立減額」一同使用!假設市民乙的消費卡仍有二千元「啟動金」及二千元「立減額」,在9月充值後,其「啟動金」就是七千元,「立減額」就是五千元,如此類推。 另外,針對澳門企業,以企業聘用員工數目為基礎,推出和去年一樣的補助方案,沒有員工 – 1萬5千元、1至3名員工 – 5萬、4至6名員工-7萬5千元,如此類推。此方案可有效減輕企業的負擔,在「沒有」或只有小量的生意下,鼓勵企業不裁員,大家共同度過難關。資助金額爭取在9月以支票或電子支付方式給予澳門企業,盡快減輕企業面對的經濟壓力。 澳府需要盡快評估本次新冠確診個案對澳門的影響,在本月及下月觀察澳門市道的情況/變化,在下月中再根據市場、澳門狀況、外圍環境等因素而決定下一步的方向。現時澳府最重要工作是先「穩定」社會,「穩定」市民的心,力爭在9月派發「消費卡」及資助澳門企業,令市民/企業明白澳府一定會採取必要手段/措施協助市民/企業度過難關! 梁立身

朱立倫挑戰「大位」 韓國瑜應如何?

「一如所料」,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日前宣布將會參選9月舉行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已公布參選的其他人包括現任主席江啟臣、彰化縣前縣長卓伯源等。若沒有其他黨內「明星」(韓國瑜?)參選,以朱的雄厚實力,應該可以順利拿下主席寶座。站在國民黨的立場,不論誰人當選黨主席,他/她應專心為黨準備迎戰「2022年九合一」選舉的工作,打勝仗。若國民黨在「2022年九合一」選舉取得好的成績,之後才討論誰人代表黨參選2024年大選才是上策! 先打好「2022年九合一」選戰 再談2024年大選 新冠病毒在去年開始影響全球,對全球民眾的健康、經濟、政治等都有深遠的影響。一年半已過,新冠變種病毒相繼出現,民眾/社會都不知道疫情何時才會「徹底」完結?若不是新冠病毒,特朗普有機會在去年連任美國總統一職。若不是新冠病毒,原定去年舉行的歐國盃及東京奧運不會延至今年才舉行…新冠病毒「改變」了全球的運作模式。 若政府沒有處理好應對新冠病毒的工作,政府的民望會下跌,若剛巧是選舉年,執政黨的選舉形勢不妙。去年台灣推出應對新冠病毒的措施/政策不俗,台灣民眾對政府是滿意的。今年5月台灣再次面對新冠病毒的「衝擊」,確診及死亡數字急增,台灣民眾就不滿政府處理疫情的措施/政策。經台灣政府收緊各項防疫措施後,台灣的疫情已有明顯好轉,但民眾對政府的信心不會像以往一樣。民眾不滿政府的表現,明年就是「2022年九合一」選舉,執政黨(民進黨)的得票會因此減少?筆者有保留,「2022年九合一」選舉,離現在仍一年多,除非台灣的疫情在2022年間不斷惡化,確診及死亡數字急增,經濟變得十分差,民進黨的形勢才十分不妙。若不是上述情況,民進黨勝出的機會仍是有的。國民黨選舉黨主席,新主席的頭等大事就是打勝「2022年九合一」選舉。 柯文哲於法不能在明年競選連任台北市市長,國民黨派誰(蔣萬安?)出戰,民進黨的代表(陳時中?)迎戰,民眾黨的代表又是誰?以現時的民調,蔣暫時領先其他可能參選的人士,但現在距明年11月仍有一年多時間,時間太長,不好說。若國民黨能拿下台北市,對黨、2024年大選、黨主席都是「三贏局面」。明年新北市市長選舉,侯友宜現時民望高企,站在國民黨立場,侯較適宜競選連任,繼續擔任新北市市長,為2024年大選提供堅實的基礎/支援。鄭文燦和柯一樣,於法不能在明年競選連任桃園市市長,國民黨(韓?)/民進黨(鄭寶清?)/民眾黨(?)出戰新北?台中市市長盧秀燕現時民望不俗,明年競選連任有一定優勢。高雄市市長陳其邁同樣民望領先,明年代表民進黨出戰沒有疑問。 國民黨新主席的工作是取三席(台北/新北/台中),力爭四席(台北/新北/桃園(高雄?)/台中),只有能完成上述工作,才可顯示新主席的能力及實力,他/她才有「資格」(若他/她願意)爭取成為黨代表參選2024年大選。若只能取下兩席(新北/台中),新主席應該擔當政治責任,辭職下台。有意見認為韓應代表國民黨參選明年桃園市市長,有機會「攻下」桃園市,但筆者倒認為韓在那裡跌倒,就應在那裡站起來!韓應慎重考慮投入明年高雄市市長選舉。2019年,韓沒有履行政治承諾,沒有好好為高雄服務,決定參選2020年大選是不對,為此,韓付出代價是應該的。韓應以新形象(虛心、聆聽、自信)重新投入明年高雄市市長選舉,承諾為高雄市服務八年(不是四年),不再三心兩意,以實際行動「打動」高雄市市民的心!「2018年九合一」選舉,韓對陳,韓有足夠經驗及信心面對陳,韓有機會可以再次「攻下」高雄市,但絕對是一場十分困難的選戰,一票都不能少! 不論誰人當選國民黨新主席,他/她只有一條路可走,全力以赴為黨努力,在「2022年九合一」選舉中,力爭三(四)席直轄市市長寶座,只能成功,不許失敗。若成功,不論是否他/她代表黨參選2024年大選,他/她對誰人能代表國民黨參選的發言權絕對不能小觀! 梁立身

澳門代管珠海橫琴?

澳特首賀一誠早前出席公開場合後接受記者訪問,有記者問為了加強粵(珠)澳的合作,體現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精神,中央政府是否已批准澳門代管珠海橫琴?賀一誠沒有直接回答問題,只表示短期內將有重大粵(珠)澳合作計劃公布。粵(珠)澳合作計劃是中央政府提出及支持的計畫,權力屬於中央,由中央政府公布詳細內容方為恰當,澳門以至粵(珠)社會都等待中央正式的公布。若落實澳門代管橫琴,對澳門絕對是天大的喜事! 澳門代管橫琴 何種模式? 翻開珠海地圖,橫琴是一個島。根據維基資料顯示,經過若干次填海後的橫琴,其面積約107平方公里(澳門面積約34平方公里),是澳門面積的三倍多。澳門人口約70萬,但只能在1個3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生活及工作」;生活、工作、發展等全都須要足夠的土地才可持續,澳門此點顯然缺乏。土地不足,是澳門發展的「死結」;若然澳門有充足的土地,在內地的強力支持下,澳門的前景非同小可。 現在有消息傳出中央可能授權澳門代管橫琴,代表澳門的土地一下子「增加」三倍多,絕對足夠澳門可持續發展。現在的問題是,若落實由澳門代管橫琴,代管的模式是什麼?作為開始,筆者估計代管的模式在第一階段不會太「進取」,以稍為「保守」方式較好及安全,一步一腳印,對澳門/粵(珠)都是好事。 首先,澳門代管橫琴,如何吸引人才來橫琴一同發展澳門/粵(珠)?採納澳門的職業稅率、公司利得稅率是一種有效方法。只要是澳門及粵(珠)所需的人才,經過審批後,內地各省市自治區的人才都可以來橫琴工作,來橫琴的人才可按澳門職業稅率繳納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是12%(內地個人所得稅率最高是45%)。若是澳門/粵(珠)計劃大力發展的行業,內地企業來橫琴設立上述公司,亦可按澳門公司利得稅率繳納稅項,最高稅率是15%(內地企業標準稅率是25%)。 內地居民可在橫琴工作及生活,但不能自動成為澳門居民。若然要成為澳門永久居民,同樣須要在澳門生活/工作七年後才可以申請。當然,為了吸引內地人才來澳,筆者建議凡在橫琴生活及工作滿七年(以橫琴為常住地及連續七年在橫琴工作及生活),其情況可相當於在澳門生活及工作七年,七年後可以根據澳門法律申請成為澳門永久居民,澳門當局再根據法律審批是否批准(上述建議須修改澳門的《居留法》)。具競爭力的稅率,加上有機會成為澳門永久居民,此兩項政策可大大吸引內地人才來橫琴,來澳門。 橫琴由澳門代管,澳門的發展將有突破性的發展,為了回報粵(珠)的幫忙,澳府有責任,亦有能力以財政稅收回報粵(珠)。澳門座擁六千億(澳門元,下同)儲備,加上每年的博彩稅,澳門的財政基礎/能力沒有問題。澳府可和粵(珠)商議,以每年的澳門財政稅收的若干百分比回報給粵(珠)[設定一個年期],作為將橫琴給予澳門代管的費用。有了三倍多的土地後,再加上現時各個新填海區,長期困擾澳門的醫療、住屋等問題將可徹底解決,澳門將迎來更美好的將來。 梁立身

視聽專區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