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最新時事

編輯推介

澳設立國安顧問 國安是頭等大事

去年11月底,中央對澳府作出批覆,同意澳門行政長官賀一誠的報告,決定在澳門維護國安會內設立國安顧問及國安技術顧問職位,國安顧問一職由澳門中聯辦主任出任,國安技術顧問則由中聯辦人員擔任。去年12月13日,澳府公報刊登《第47/2021號行政法規》,將上述決定內容列入修改後的《第22/2018號行政法規》《澳門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行政法規指定國安顧問依法履行監督、指導澳府開展維護國家安全工作,國安顧問和澳府是上下屬關係。今後,國安將是澳門的頭等大事。 國際形勢複雜多變 國家安全澳門平安 2021年過去了,新冠病毒(變異種)繼續影響全球人民的生活和經濟。去年,拜登上台,中美關係沒有明顯改善,雙方合作的「項目」可以用手指算出來。今年,美國將會舉行中期選舉,全部眾議院議席改選,1/3參議院議席改選,36個州將選出新州長等;美國踏入「政治年」,不論是民主黨或共和黨,面對選民,候選人對中國的態度只可「硬」不可「軟」。展望今年,世界政局及經濟仍將充滿眾多不確定因素,西方陣營(包括日本)對中國的策略仍是以對抗,打壓為主,中國面對的挑戰將不斷增加,澳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加上六張賭牌在今年6月到期,澳門同樣面對不少挑戰。 澳門回歸祖國後,博彩業開放,2004年5月,首間外資娛樂場開業,開業當天萬人空巷,澳門從此走向繁榮之路。十七年過去,澳門的樓價、博彩毛收入、人均GDP等不斷創新高,即使2020年全球爆發新冠疫情,澳門的「底子」仍然雄厚,坐擁逾六千億(澳門元,下同)財儲。可惜,面對世界政局多變,西方陣營(包括日本)對中國不友善,澳門不能成為外國利用的「工具」,用來「打擊」中國,國家安全是重中之重,澳門必須緊記! 香港是一面鏡子,澳門「不能」成為另外一個香港。博彩業短期(以至中期)仍是澳門的命脈,此行業未來發展的主導權須掌握在中央及澳府手中。2022年6月,6張賭牌到期,中央正好借此機會規劃博彩業未來的發展,依法清楚列(說)明澳門未來博彩業的走向。澳門博彩業再不能成為「走資」的行業,在澳門的企業/個人不能再利用法律的「灰色地帶」將內地資金「非法」轉移到境外等。大量內地資金每年「非法」外流,對國家的安全當然有負面影響,加上前文所述,面對西方國家的不友善,國家安全是重中之重! 博彩業當然可以獲利,但在「新博彩法」下,筆者認為很大機會將有兩大特(亮)點。首先,澳府將有代表進入賭牌公司的董事會,筆者認為此政府代表和以往在公共事業公司的政代不同,政代在賭牌公司角色是重要的,關鍵的角色!參考內地對重點行業的監管做法,此政代的投票權是重要,關鍵的;公司如須通過重大決議,政代的一票可以否決/同意此決議。第二,若公司某一年度有利潤,公司建議向股東派發利潤,同樣須得到政代的同意才能派發利潤,比例多少等。 再加上,作為澳門重點行業內的公司,賭牌公司的利潤將十分穩定及豐厚(疫情後),因此,每年向社會回饋是應有之義(法律責任?),如何回饋?回饋多少?當然就要法律的規定;當中,深合區當然是其中一個賭牌公司須重點投資的地方!投資者沒有政見之分歧,只要可以獲利,投資者就會來。當「新博彩法」通過後,有了清楚的「遊戲規則」,投資者計算所有成本/利潤等因素後,如有獲利機會,當然會踴躍競投新賭牌。賭牌公司可以獲利,但決不能從事有可能危害國安的事,大家要清楚明白。 梁立身

港立會選舉 建制派大勝

香港在12月19日舉行立法會換屆選舉,90個議席順利產生,建制派大勝,「非建制派」只有一位候選人當選。在新選舉模式下,立法會選舉直選界別的投票率不足30.2%,較2016年的58.3%,大跌28%,香港市(選)民是否接受立會新選舉模式,不同「KOLs」有不同解讀,但有一點可以較肯定是,港府及建制派全力動員市(選)民投票,現在約135萬選民出來投票,已超港府及建制派的預期。 新選舉模式下 首次「成績」達標 2016年香港立會選舉直選界別的投票率是58.3%,2019年區會選舉投票率是71.2%,建制派在16年立會選舉直選取得87萬票,在19年區會選舉取得120萬票,而今次立會選舉直選中,建制派同樣取得約120萬票,上述已是建制派在直選中(不論任何模式)能取的最大票數。非建制派在16年立會直選中取得120萬票,19年的區會選舉中升至170萬票,亦證明非建制派和建制派的「黃金比率-6:4比」至今天的香港仍是主流。 非建制派選民對新選舉制度不滿,因此選擇不出來投票,特首林鄭月娥在選舉後的記者會亦承認須一段時間才能令香港市(選)民明白及清楚新選舉制度,時間可以令香港市(選)民逐漸接受新選舉制度,從而令未來的投票率逐漸提高。如筆者所言,是次選舉有135萬選民出來投票,已超港府及建制派預期,投票率是「達標」的。在《港區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下,筆者認為港府可以向中央建議修改下一屆的議員組成辦法,從現在的40(選委會):30:20(直選)改為30(選委會):30:30(直選)。現在及未來參加立會或其他公職選舉的候選人,全部都是愛國者,因此是有條件開放更多直選席位,令香港市民的意見更多元化及直接表達出來,令更多不同界別的人士都可以參選及有機會當選。香港《基本法》已列明特首及立會全體議員最終由普選產生,有了《港區國安法》和新選舉制度的保障下,下一屆港府絕對有條件向中央提出先修改立會議員組成辦法。 有競爭才有進步,在沒有其他外在及內在因素的干擾下,參選香港公職的人士須展現本身有能力服務國家,服務香港,並不能單靠「愛國愛港」口號就可以擔任公職。未來四年是檢視上述90位立會議員的大好時機,若四年下來沒有好的表現,當然要再次面對選民的選擇,在下一次選舉中有機會未能連任。能者上,庸者下,是鐵一般的道理,內地是、澳門是、香港也是! 逐漸減少選委會選出的立會議席,增加直選的立會議席,將吸引更多不同界別人士出來參選(因為當選的機會增加),當有更多的選擇,選民會更有願意出來投票,投票率自然會提升。投票率高,議員的代表性/認受性增加,港府推行政策時須「接受」議員的意見,因為意見是市(選)民的意見,市(選)民的意見成為政府政策,推出時當然受社會歡迎,推行更順利,市民以至社會最終得益。 梁立身

「賭場貴賓會事件」影響經濟 澳府宜推措施保民心

「賭場貴賓會事件」清楚告訴澳門(市民),澳門不能再像以往一樣「完全」依賴內地旅客(賭客),澳門經濟必須適度多元,澳門必須迎難而上,走一條困難(但必須要走)的路。深合區的各種扶持澳門政策已開始陸續推出,澳門(市民)須知道當中的要點才能知道澳門未來的路,但上述是長遠政策,「遠水不能救近火」。澳門現在面對「賭場貴賓會事件」,對社會/經濟等將有一定影響,澳府宜及時推出措施「穩」社會,「穩」市民的信心,給受影響的市民時間「充實」自己,尋找新工作;同時,協助市民應對已出現的通脹。 「賭場貴賓會事件」影響經濟 澳府宜推措施支援市民 「賭場貴賓會事件」清楚告訴澳門(市民),澳門不能再依賴內地旅客(賭客)在澳門進行「大規模」博彩活動,如此龐大的活動,涉及驚人的金融及資金流動行為,對國家的安全已構成嚴重的威脅。中央知道澳門經濟須適度多元,因此推出深合區計劃,給予澳門足夠的空間及政策,令澳門經濟可以真正適度多元。上述是長遠政策,其效果可能在多年後才逐漸實現,但澳門現在面對「賭場貴賓會事件」,對失業率,更重要是對市民的信心有影響,澳府宜及時推措施「穩」市民的信心。 在可見未來,將有一批澳門市民尋找新工作;同時,面對新冠變種病毒Omicron來勢洶洶,即使香港和內地可以「通關」,筆者認為初期的配額將十分有限,且申請條件的要求將十分高。內地、香港、澳門須採取一致的防疫政策,代表香港和澳門即使「通關」,初期的名額同樣有限,對推動澳門經濟的力度有限,因此,澳府宜現在推措施,協助市民渡過現在的難關。 澳府可向全民再發消費卡,金額和之前一樣,但時間將由2022年1月1日起至2022年6月30日止,同樣是5,000元(澳門元,下同)啟動金,3,000元立減金,所有條款和之前一樣。推出消費卡的目的既是協助上述須尋找新工作的市民,同時,也為了減輕市民現時的負擔。通脹情況在澳門已經逐漸形成,筆者簡單列一例,今年初有便利店「促銷」,洗手間的衛生紙(兩條),售價為59元,年中的價格為64元,上月,筆者看到的價格是69元!筆者相信各位讀者在外用餐,可能已發覺不同餐廳內出售的各種食品已加價「多次」。 由於新冠病毒嚴峻,各國/地區加強檢驗食品的次數及實施最嚴格的防疫要求:加上各種運輸成本急增(各國/地區對運輸從業有嚴格的防疫要求),食品,物品等的批發價、零售價無可避免會上升,最終消費者就須承擔上述增加的費用!因此,澳府推消費卡不僅可幫助因「賭場貴賓會事件」而失業的市民,同樣,也可協助市民應對通脹的壓力。澳府仍有逾六千億的財儲,絕對有能力有條件推消費卡協助市民渡過困境,更重要是「穩」市民的信心! 梁立身

明年香港特首選舉 林鄭月娥「大熱」連任?

轉眼4年過去,香港選委將在明年3月「選出」誰人出任新一任香港行政長官。以現在的形勢,現任特首林鄭月娥很大機會爭取連任,而「眾多」潛在競爭者亦已準備充足,只要當「條件」許可,就會宣布競選新一任特首。林鄭是現任特首,若是在西方國家/地區(一人一票選出領導人),在位者爭取連任有一定的優勢(除非民望極低),但香港是特區,是1,500名選委(非香港選民)推選誰人出任特首,及由中央政府作最終任命,和西方完全不同。因此,在位者在香港競選連任不一定有優勢,林鄭若決定爭取連任,成功與否就要看她是否得到中央的充分信任? 選委看形勢 西瓜靠大邊 2020年,「港區國安法」實施、2021年,香港選舉制度(推選特首選委會、立法會組成辦法等)修改、9月,新一屆選委誕生、12月,選出新一屆立法會議員、2022年3月,將由新當選的1,500名選委推選新一任香港特首人選,再由中央政府行使法定權力確認及任命此人出任新一任特首,並在2022年7月1日就任。現在的香港十分平靜,雖然仍有COVID-19的威脅,但香港的整體疫情是平穩的,12月31日更會再次舉辦大型跨年戶外活動,迎接2022年的到來,香港市民對未來是有期望的。 林鄭在10月公布其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洋洋萬字,為香港規劃美好的未來,坊間亦「認為」此是林鄭的「競選藍圖」,只是林鄭否認。若我是林鄭,當然要否認,因為若承認,選管會就會開始計算競選經費,對參選明年選舉形勢不利。林鄭的優勢是其他潛在候選人沒有的,正因為她推動「修例」,導致香港內部出現嚴重不同聲音,同時「正好」將香港多年來的所有問題一次性全部暴露出來,令中央清楚及認識到香港的問題要來一次徹底解決(「長痛不如短痛」),中央最後決定以最大力度及誠意將香港帶回原來的道路。 通過制定「港區國安法」及修改香港選舉制度,新一屆立會將會全面配合新一屆港府執行各項政策,全力推動香港經濟發展,盡快和大灣區融合。林鄭在2019年的表現,是將「壞事變好事」,若是其他人擔任特首,他/她可能早已「請辭」下台。林鄭對困難的事十分堅持,只要她「認為」是對的事情,她會全力以赴。 現在香港坊間也「認為」現在的林鄭較2019年更有自信及「能力」,「原來」的林鄭回來了。林鄭知道若成功連任,她可以在未來五年一展抱負,她深信自己可為香港規劃一個美好的將來! 其他潛在的競爭者,梁振英、陳茂波、李小加、陳德霖等是否有能力挑戰林鄭,就要看上述人士是否能獲得中央的「祝福」。在工作能力、經驗、知識等層面,上述人士全部都是優秀人士,但是否有能力帶領香港再次高飛(徹底解決香港深層次問題),同時配合國家政策,將香港和大灣區融合,是中央考慮的重點。同樣,林鄭的工作能力、經驗、知識等亦無可質疑。在分析及判斷各人的所有資料、情況、背景等因素後,以及在國家及香港利益為大前提下,部份人就可以參選明年香港特首選舉。當中央明確「祝福」那一位候選人,選委自然知道,屆時此位候選人相信可以高票當選成為下一任香港行政長官。 梁立身

博彩業結構改變 未來「只有」中場?

內地溫州市公安局11月26日公布批准逮捕澳門周姓商人,懷疑涉及組織團伙構建海外賭博平台,吸引內地居民於網上或出境賭博。第2天,11月27日,澳門司法警察局拘捕周姓商人等11人,並在11月28日將上述人士移交檢察院,當值法官基於案情嚴重,批准檢察院請求,將嫌犯扣留及羈押於路環監獄。消息一出,澳門博彩股在11月29日當天全線下跌。中央政府已清楚展示其禁止國民赴境外賭博的決心及能力,明年6月發出新賭牌(若按時發出),澳門博彩業的「結構」將和博彩業開放初期完全不同,有意競投新賭牌的投資者須注意! 再「沒有」豪賭客 澳門娛樂場未來「只有」中場? 澳府多年來都表示會推行各種政策/措施,「盡力」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令博彩業「不再」一枝獨秀,但數字是最真實及客觀的。疫情前(2019年),澳門的博彩稅收是1,100億(澳門元,下同),當年澳府的總收入是1,300億,博彩稅佔澳府財政總收入84.62%。COVID-19在2020年於全球爆發,澳門當年的博彩稅收不足300億,澳府當年收入為460億,博彩稅仍佔65.22%。今年首10個月,博彩稅收近300億,澳府總收入近430億,博彩稅佔總收入近70%。多年來,澳府努力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是否達標,市民(中央)心中清楚明白。但,話說回來,若不是多年來澳門博彩稅收豐盛,令澳府的累計財政儲備以千億計,才能協助澳門社會渡過去年及今年的困境!若沒有豐厚的財備,澳門市民的生活在去年及今年一定十分困難! 明年6月,6張現有賭牌到期,社會現在最關心的是澳府會「決定」將現有賭牌臨時續期一年、兩年或是按「計劃」明年6月發出新賭牌?現在已經是12月,距離賭牌到期只有半年時間,但澳府仍有「多不勝數」的工作要跟進及處理競投新賭牌的工作,半年時間足夠?筆者有保留。假設澳府堅持如期公開競投新賭牌,各有興趣的投資者須注意,其投標計劃書可能需包括如何防止或避免大量內地「豪客」來澳賭博,若計劃書沒有明確採取何種預防措施,此計劃書的評分可能不高。 中央政府已清楚表示澳門的定位是「一中心、一平台、一基地」,「中心」就是世界旅遊休閒中心、而非「世界博彩中心」,因此,計劃書需列舉各項方案,如何推動/協助澳門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小賭」可以,「大賭」就免了。同時,博彩業在正常情況下是「穩賺」的生意,各新賭牌公司有責任協助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因此,筆者認為在計劃書內須包括如何履行社會企業的責任、「注資」澳門公用事業(輕軌、巴士等)、在深合區投資等的內容都可以為計劃書加分。 競投新賭牌的公司須留意,在未來的日子,當然可以在澳門賺錢,但同時更須承擔作為一間賺錢公司應有的社會責任,對澳門的責任,以上述思路撰寫計劃書才能「符合」當局的期望。 梁立身

經屋永遠「姓經」 「需求」大幅下降

特首賀一誠日前在立會答問大會上表示,新一批經屋早前「開隊」,5千多經屋單位可供申請,但至上月,只有不足9千份申請,和過往申請的「墟撼場面」,情況完全不同。澳門市民的住屋需求已減少,因此對經屋需求也減少?當然不是。新《經屋法》(「新法」)規定新批出的經屋永遠「姓經」,業主只能以原價將物業售回澳府,完全沒有投資價值(升值空間?),經屋的「需求」才因此大幅下降! 經屋沒有投資價值 經屋是一個永遠使用權 和過往申請經屋「墟撼場面」不同,在新法下,澳門市民對5千多個新經屋單位興趣不大;原因十分簡單,沒有升值空間(除非屆時私人市場大幅下調,業主才可能有機會賺錢)。新法下,業主不論20年、30年、40年…後出售單位,只能以原價售回澳府,且如果當初對單位進行了改裝,須自資將單位還原,對業主來說亦是一個成本。因此,新法下,購買經屋只是買入一個單位的永遠使用權,而此業主的配偶,子女在業主去世後,可依法繼承上述單位的使用權。 9千份的經屋申請人,現在最大的「期待」就是澳府稍後公布的新經屋定價!早前,澳府「吹風」表示基於土地、建築、行政成本等因素,新經屋的實用每平方尺價可能是5,000元(澳門元,下同),因此,T1單位售價可能約200萬、T2約250萬、T3約300萬。若上述定價屬實,只須比較現時私樓租金多少,加上「現金值」是多少,申請人就會知道是否「適宜」繼續申請經屋! 筆者隨機查閱資訊,約8,000元可租600多至800尺(建築面積)的單位(氹仔區、有電梯、樓齡20年以上等),租金為10元/尺(平均),若樓齡較新(或新裝修),尺價則約12至15元不等。以8,000元租800尺計,一年租金為96,000元。假設10年時間,每年租金上升5%,10年的租金支出約120多萬。 下一步,需以一個百分比計算現金值。假設200萬的購買價(T1單位),以每年5%作為利率,業主在10年後以200萬售回澳府,10年後的200萬,現在的現金值是120多萬。不要忘記,一般業主會以貸款形式購入經屋,以現時的貸款利率(P-3)%,約2.375%,以200萬為例,按揭9成。貸款180萬,貸款期10年,每月還款約1萬7千元。10年後,總共費用約200萬(本金 + 利息)。10年後,業主將單位售回澳府,也是取回200萬。 上述是以10年為例子,讀者可以20年,30年為基礎,自行計算所需成本。由於新經屋再沒有升值空間(除非屆時私人樓市大跌),市民是否購買經屋,就須自行估算未來是通脹(通縮?)、利率上升/下跌、澳府會否全力興建公營房屋(社屋、經屋、夾屋等)、維修保養成本等因素,考慮所有因素後才決定是否購買經屋?市民須緊記,新法下,購買經屋代表「您」購買一個單位的永遠使用權。因此,現在市民「最」期待的是明年推出的「夾屋」政策,「夾屋」售價多少(代表澳府補貼多少)、禁售期多長,出售補「地價」多少等都是市民最關心的。 梁立身

離島醫療體營運方案確定

上月,澳府正式公布離島醫療綜合體(「醫療體」)的營運方案,坊間早已流傳是由第三方營運醫療體,當日澳府公布醫療體將由內地著名醫院-協和醫院營運。澳門市民最關心的收費及服務問題,當局也回答了,醫療體和現時公營醫院的收費模式基本一致,即享有補貼或免費醫療服務的澳門居民,在醫療體同樣可以獲得相同的補貼或免費醫療服務。筆者贊同上述模式,但為了澳門醫療系統以至醫療體長遠可以「自給自足」,醫療體應向廣東省,以至鄰近地區/國家的居民提供優質,價格合理(有盈利)的各項醫療服務,以達致「收支平衡」。 補貼服務續予澳門市民 盈利服務針對非居民 澳府最近公布了財政儲備數字,縱使過去兩年已投入億計資金協助澳門市民應對新冠病毒,澳府現時仍有6,500億(澳門元,下同)儲備,金額龐大,令人羨慕。未來澳門的醫療系統(包括醫療體)的開支將會十分龐大,有豐厚的財政儲備,社會有「定心丸」。根據當局資料,醫療體有望2023年開始營運,澳門居民屆時將有更多及更優質的醫療服務選擇,同時不須支付高昂的醫療費用。但為了醫療系統(包括醫療體)的長遠發展及減輕澳府面對的財政壓力,須更好善用公帑。筆者建議澳府可改革現時的醫療服務收費模式,改為「小病自付,大病政府負責」。 小病如感冒、發燒等,澳門居民須支付服務的成本,非澳門居民須支付成本++。重病如腫瘤、心臟病等,澳府可為澳門永久居民購買重病危疾保險,保障居民的健康。以十萬計的永久居民數目,以此為基礎,澳府可公開向各大國際保險公司招標,從而找出一個合適的保費方案(方案須包括大部份常見的重病危疾)。若不幸患上重病,居民屆時可選擇到澳門的公營或私人醫療機構就醫,而費用將由保險公司負責。上述重病危疾保險只是標準版,若有個別居民希望增加保障範圍(如到其他地區/國家就醫),可和中標的保險公司商議,自行支付額外費用增加保障金額及範圍! 協和醫院是內地著名醫院,其名聲在鄰近地區/國家得到充分的肯定。因此,當醫療體投入運作,只要制定合理及公開的收費方案(須有盈利),從一般的定期身體檢查,以至十分複雜的心臟、腦科等手術,醫療體都可以向非澳門居民提供。只要是優質的醫療服務及合理(透明)的價格,一定可以吸引廣東省,以至香港等地的居民來澳就醫。當然上述是以盈利模式制定收費方案,但以協和的金漆招牌,慕名而來的患者將不是少數。上述營運方法將有盈餘,長遠可以支援醫療體的發展及可持續營運,澳府屆時將不須再投入龐大資源支持醫療體的營運。 梁立身

台灣問題趨複雜 更多困難挑戰在面前

今年初,特朗普下台,拜登上台,部份人認為中美關係可以逐漸改善(或最起碼不會變壞?);十個月過去,中美關係是否已逐漸改善?大家心裡清楚。世人現在「終於」明白不管是共和黨或民主黨執政,美國內部對中國的印象、態度、策略已改變。在可見未來,美國將以對抗為主要策略和中國談「所有」事情,中國亦清楚明白上述事實。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最重要的課題,美國會利用台灣問題「對抗」中國,中國亦必須回應。未來,台灣問題只會愈來愈複雜,產生的風險亦愈來愈高,全球須密切留意事態的發展! 美改變對華政策 台問題將成中美對抗焦點 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國總統,美國「開始」正式改變對華政策,美逐漸採用對抗策略應對中國。2021年,拜登接任為美國總統,部份人認為拜登會「改變」對華政策,但今年3月的中美高層會面,令世人「終於」明白中美的關係已改變,中美關係是「對抗多,合作小」,世人現在只希望中美關係不再惡化下去。 台灣問題是中美關係的最重要課題,美國既然採取對抗策略應對中國,自然會利用台灣問題,給中國製造煩惱!內地以最嚴肅態度處理台灣問題,和平統一是一貫方針,但若有任何外力介入台灣問題,使台灣跟內地愈走愈遠,內地就會認真研究使用其他方法。特朗普,拜登不斷以台灣問題挑戰中國的底線。拜登上台後,美台的合作更走向「台上」、美台多方面的合作,逐漸走入台灣人的視線。潛移默化,久而久之,台灣新一代及各階層都認為美台合作是天經地義,美國是台灣的「好朋友」,台灣和內地的「距離」將會愈來愈遠。 美國不斷測試內地的「紅線」,難保有一天,台海將出現軍事衝突。若出現軍事衝突,內地有可能面對另一次「韓戰」的局面。若台海發生狀況,內地是否有「援手」?部份人認為俄羅斯、伊朗、北韓可能會以不用方法「協助」內地,但筆者對此看法有保留。俄羅斯現在和內地經貿關係密切,但若真的出現軍事衝突,美國已採取了軍事行動,俄羅斯仍會出手「協助」內地,筆者有保留。俄羅斯十分現實,對國家沒有利益,她不會做。伊朗是中東強國,若台海出現問題,她會「協助」內地?不要忘記,以色列和伊朗關係緊張,若伊出手,以便有借口攻擊伊,伊自家未能照顧,如何有能力出外協助他人。北韓更不用說,台海若發生狀況,南韓將全力以赴,集中所有軍事力量「關注」北韓,北韓如何動彈?至於內地的「非洲朋友」,更不用說。屆時,內地只能「單獨」一人應對台灣問題。 反觀台灣方面,若台海發生問題,台灣將動員一切力量應對,加上美國(不論是否有士兵投入陸地作戰)亦會以不同方法協助台灣。美國出手了,日本作為美國的軍事同盟國,沒有理由不參與。日本可能不出兵,但極可能以空中偵察力量、分享軍事資訊、提供無上限能源補給等各式各樣方法支持台灣。接下來,澳洲及英國。美英澳是AUKUS,美國有軍事行動,英澳或多或小都會參與。澳洲的參與度會較英國高;英國人十分現實,英國仍然希望和內地「做生意」,英國的參與度有限。上述國家的綜合實力都不能小看(筆者仍未包括以色列、歐洲部份國家等)。單計算上述國家,代表一旦台海發生狀況,內地就像處身「韓戰」局面一樣,以一對「十」。 當然,上述是「最壞」情景,世人都不希望上述事件發生。問題是,美以對抗策略不停挑戰中國,中國迫不得已回應,當美國和台灣的交往愈來愈公開,層次愈來愈高...,再加上若美協助台加入國際組織(聯合國?),中國必有所回應,而軍事介入絕對是其中一個選項。 梁立身

疫情發展不明朗 未來仍是節約為主調

澳門博監局日前公布10月博彩毛收入為43.65億(澳門元,下同),較8月的44.42億更低,創下本年每月最低紀錄!本年首10個月的博彩毛收入不足730億,按目前的發展(前提是本月及下月,內地及澳門的疫情都穩定),全年博彩毛收入可能有900億(中等機會),但亦低於澳府去年1,200億的預測。特首賀一誠將在下週二(11月16日)發表2022年施政報告,展望明年,全球疫情仍不明朗,筆者相信澳府明年施政仍是以節約為主調。節約是對的政策,關鍵是澳府須下定決心執行若干措施,才能有效減輕財政負擔! 巴士服務費10億 輕軌補貼10億.. 大刀闊斧減開支 同時拓收入來源 澳府本年預算開支近千億,以一個只有70萬常住人口的小城市來說,大家心中清楚及明白澳府的開支是太多?是合理?2021年施政報告,部門預算20億以上有:衛生局(86億)、教青局(75億)、社工局(35億)、市政署(31億)、文通局(28億)、澳門大學(26億)等,單是上述部門的預算已接近300億。筆者不是要求澳府削減教育、衛生等經常開支,只是在上述開支中,是否有空間進一步優化,達致最大力度善用公帑的目標。澳門居民普遍信任澳府,但每年近千億的開支,澳府是否已盡力節省不必要的開支,避免資源被濫用/錯用? 若各部門已經盡力減低成本,「第二條路」就是仔細審查各批出的合同/服務協議,查找到底公帑是否用得其所?筆者簡單舉兩個例子。第一個是巴士服務合同。為什麼澳府會選擇以無上限形式補貼乘客坐巴士?另外,為什麼澳府會補貼非澳門居民乘坐巴士?上述是完全錯誤的做法,但澳府就是不改!筆者和坊間都不明白。解決方法十分簡單,澳府只須將合同修改(當然須和兩間巴士公司「商議」,筆者看不到巴士會不同意);修改如下:一)津貼只給予澳門居民(包括持工作許可,合法在澳工作的人士,並須使用實名制的「巴士通」或電子支付平台),二)對資助金額設上限。若執行上述措施,澳府每年不須再補貼10億予兩間巴士公司。 輕軌服務現時停運,澳府須下決心在更換電纜後,也不重啟輕軌服務,直至媽閣站落成使用為止。另外,澳府早前和港鐵簽定合同,80個月的服務費為58億,輕軌服務現時停運,澳府可借機和港鐵商議 ―― 港鐵的工作減少了,當然有條件可將服務費降低!港鐵是上市公司,要為公司股東爭取最大權益,但她亦需和客戶保持良好關係,在平衡兩者利益下,58億服務費絕對有機會可調整,問題是澳府是否願意提出,港鐵如何回應!完成上述兩項工作,澳府每年可節省以億元計支出。大賽車去年及今年在疫情下繼續舉辦,支出以億計,但回報是否以億計…?其他例子,就不在此列出。 澳府減支出的同時,亦須增收入。澳府坐擁六千億儲備,只要每年的投資回報是5%,投資回報已是300億。近千億的政府開支,當中30%的錢就可由上述投資回報支付。若沒有「善用」六千億儲備,而回報低於5%,就是證明當局沒有做好本份,須查找原因為什麼不能達標?若有需要,當局可更換投資經理,尋找更好人選管理儲備。上述只是舉出若干減支出,增收入的例子。當局只需仔細查閱所有帳目,包括項目的內容(預計支出/收入等),完全可找出更多可節省開支,增加收入的不同項目。未來疫情發展不明朗,澳府須量入為出,以節約為施政重心。 梁立身

實名制「巴士通」 保社區安全亦節省公帑

澳門應變協調中心日前表示,九月引起的一連串本土新冠個案,當中「重要」的關連極有可能是確診者(傳播者及感染者)在巴士內相遇,因而觸發多宗本土個案。應變協調中心亦透露,通過排查,和確診者同一軌跡(乘相同巴士)的乘客高達二千人;但當中不少乘客使用非實名制「巴士通」;因此,要及時找出上述乘客存在一定困難,只能通過公布乘坐的巴士號碼及「迫不得已」暫停上述非實名制的「巴士通」,借以鼓勵上述乘客盡快主動回覆當局。非實名制「巴士通」是防疫漏洞,對抗疫工作不利。當局應鼓勵使用實名制「巴士通」;同時,利用是此機會減低公帑的開支! 鼓勵使用實名制巴士通 有效防疫又可減公帑開支 筆者多次撰文期望當局善用公帑,改革資助巴士服務的模式,即廢止凡使用電子卡,就可享巴士津貼;並定下規則,只有澳門居民(包括持「藍卡」的合法逗留人士)方可享有巴士津貼。可惜,當局多年來充耳不聞(可能因為每年稅收太豐厚?),每年「區區」10億(澳門元,下同)的巴士服務費津貼,不放在眼內! 應變協調中心日前表示九月的一連串本土新冠個案,極有可能是確診者(傳播者及感染者)在巴士中相遇,因而觸發多宗本土個案。經排查,和確診者同一軌跡(乘相同巴士)的乘客高達二千人,但當中不少使用非實名制「巴士通」,尋找他們存在困難。現時疫情仍然不太穩定,當局應汲取教訓,推出措施鼓勵市民使用實名制「巴士通」。筆者建議以下方法:首先,澳府須對巴士服務合同作出修定,規定巴士費津貼只給予澳門居民(包括持「藍卡」合法在澳工作的人士)。第二,若希望享有上述巴士費津貼的澳門居民,須使用實名制「電子卡」、「電子平台」等形式支付巴士費。若是「電子卡」,「電子卡」上須有擁有人的相片及名字,卡內將儲存擁有人的個人資料,如地址、電話等。若是「電子平台」,電子平台內亦將儲存擁有人的個人資料。澳門居民可在上述方法二選一,即可享有巴士費津貼。第三,對給予個人的巴士津貼金額設上限(如每年六千)。 若有澳門居民不希望以實名制「巴士通」乘坐巴士,他可以購買普通的「電子卡」,或使普通的「電子平台」,上述支付平台將沒有其個人資料,但他須支付巴士票的正價,不能享受巴士費津貼。同樣,旅客/其他人也可購買普通的「電子卡」支付巴士費,只是費用將是正價,沒有任何優惠! 上述做法不是強迫居民使用實名制「巴士通」,其目的是為建立更好的社區保護網。若不幸再出現本土個案,可更快追查乘坐巴士的乘客。居民的自由沒有被限制,只是若不使用實名制「巴士通」,就須支付巴士票的正價。當局推行上述政策;同時可減低公帑的支出;因為現實是,眾多不是澳門居民現正使用「電子卡」支付巴士費,上述非澳門居民每一次使用「電子卡」,澳府都作出補貼,用澳門公帑補貼非澳門居民,做法愚蠢!補貼不設上限,資源將被濫用,澳府現在「缺錢」,對補貼設上限,才是回應社會的訴求! 梁立身

視聽專區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