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新聞

最新時事

編輯推介

輕軌開支巨大 須大力節省成本

澳門輕軌公司早前公布2020年業績,其實在業績公布前,澳門社會早已知道輕軌公司在2020年是處於虧損狀態;但當業績公布,發現若不是澳府補貼十億(澳門元,下同),輕軌公司2020年的虧損就是十億元,金額十分巨大,社會也認為虧損過於嚴重。去年新冠疫情爆發,對原來已不太觀的預測營運狀況下,對輕軌服務無疑是「雪上加霜」。在輕軌媽閣站未能投入服務前,筆者認為輕軌的營運狀況不會有太大改善的可能,現階段輕軌公司須大力節省輕軌服務的各項成本,同時盡快(提前)將輕軌媽閣站投入服務,給市民更大的方便(吸引更多市民使用輕軌),也可改善輕軌的財務狀況。 減一切不必要開支 減服務費「減」人手 輕軌氹仔段在2019年12月營運,初期得益於免費乘坐政策,首兩月平均約有兩萬多人次乘坐輕軌。可惜,2020年2月輕軌服務開始正式收費,加上新冠疫情「爆發」,每日下跌至只有約兩千人次。由於2020年只有小量的輕軌乘客,澳府須補貼10億給予輕軌公司作為維持正常服務的費用。現在是2021年9月,過去8個月,輕軌乘客數量沒有顯著改善,澳府(輕軌公司)是時候(已太遲)須果斷推措施大力減低各項成本,爭取2021年年度不用再補貼十億! 在可見未來,新冠疫情在各地可能仍然會反反覆覆,加上在輕軌媽閣站未投入服務前,輕軌乘客數量不樂觀。筆者建議輕軌公司可根據已收集的各項資料及數據,減少不必要的輕軌服務,只維持營運輕軌車輛的安全辰標準及要求(每輛輕軌不能長期不使用,但只維持使用最低要求次數則可)。根據輕軌公司網頁,輕軌每天營運時間為06:30至23:15,10至15分鐘一班;以現在的乘客數量,根本不需要上述的高服務量,輕軌公司可將營運時間改為每日08:00至20:00,20分鐘一班。減少營運時間及班次,可減少高昂的固定成本,如電、水、電訊等費用。 減少營運時間及班次,代表所須人手亦可減少,不論是外判公司(保安、清潔)、控制室、售票處等。筆者要強調的是,輕軌公司不需辭退員工,只是在新營運時間及班次下,可更有效調配員工的工作及時間,員工的加班情況將會大大減少(代表加班等一切人力資源成本可大大下降),外判服務的費用也可減少。 另一方面,澳府2018年和港鐵簽署合同,港鐵為輕軌公司提供80個月的服務,費用約59億。既然輕軌公司現在不需提供「全天候」的服務,輕軌公司有條件(亦有需要)和港鐵商議,在不需要「全天候」服務的前提下,合同金額相信可以合理調整。新冠疫情是不可抗力的因素,現在顧客(輕軌公司)的情況和以前不同,當然有權可和服務供應商(港鐵)商議修改早前已簽署的合同內容/金額。在雙方的協商及同意下,依法修改合同內容/金額是絕對可行,對雙方也是有利的。 只要輕軌公司採取多管齊下的有效措施,盡力節省不同範疇的成本,筆者相信明年初公布的2021年業績,輕軌服務即使仍然虧損,其金額也不會是十億元。待新冠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每天來澳的旅客數字穩步上升,輕軌公司屆時才決定是否逐步增加班次及調整營運時間也不遲! 梁立身

賭牌明年到期 宜統一再延兩年

澳門的六張賭牌將於明年6月到期,距現在不足一年,但至現在,澳府仍未公開向社會諮詢如何「修法」,令賭牌公開競投工作「停頓下來」。澳門社會希望利用是次賭牌公開競投,為澳門持續發展、經濟適度多元的道路「開出一片天」,但現在連出謀獻策的「機會」也沒有。新冠疫情嚴重影響澳門的博彩、旅遊、酒店、餐飲等行業,澳門的經濟前景仍然充滿多項變數。以疫情現時的發展,明年疫情會否在全球得到有效的控制,筆者不樂觀。因此,為了專心應對疫情、穩定澳門狀況、給予更多時間予博彩業(澳門經濟命脈)「回氣」,將六張賭牌短期續約兩年是上策。 專心應對疫情 讓博彩業「回氣」 去年全球爆發的新冠病毒,大部份人「認為」和SARS類似,疫情「可以」很快過去,但此希望最終沒有實現。今年初,當新冠疫苗出現,大部份人「認為」只要接種了疫苗,新冠疫情「就可」得到有效控制;現在是2021年8月底,多個國家/地區已為民眾接種疫苗(一些國家/地區的接種率逾70%),但疫情在各地得到有效的控制?讀者對此十分清楚。新冠變種病毒的出現,即使疫苗接種率高的國家/地區,若社交距離等防疫措施過於「寬鬆」,病毒仍會急速傳播,確診個案(美國、英國等)仍會大增。國際航空運輸協會(IATA)早前估計,全球航空業可能要在2023年才能有機會回復2019年的水平,此是現實及客觀的評估,大家就知道新冠疫情在短期內快速好轉的機會是多少。 博彩業是澳門的經濟命脈,澳門六張賭牌明年6月到期,但新冠疫情反反覆覆,澳府的首要任務是集中精力應對疫情,穩定社會狀況;因此,澳府可依法將六張賭牌統一短期續約兩年至2024年6月才是上策。先說經濟,若澳府將六張賭牌短期續約兩年,博彩業及相關行業將有更多時間「回氣」。現實來說,去年新冠病毒大爆發後,若不是賭牌在2022年6月到期,基於節省成本,博彩公司很大機會重組公司結構,而減省人手是不可少的手段。因為2022年6月賭牌到期,博彩公司以最大努力不減省人手(外地員工除外),而是以「1+1」休假、無薪假等方案,爭取最大力度控制成本,將公司虧損盡量減至最少。若短期續約兩年,各博彩公司將有「原因」不會在此期間大規模重組公司結構,代表澳門本地員工的職位可至少保留至2024年,大大減低澳門失業率、經濟、澳府管治等的壓力。保持較低的失業率,對穩定澳門社會有重要的作用;澳府可在此期間集中力量/資源應對疫情,「不用」太分心如何「提升」就業率。博彩業的穩定,直接/間接影響澳門各行各業。 另一個重要因素是,若賭牌如期在明年6月到期,代表在今年下半年可能需要開始公開競投的工作,但現時全球經濟/投資環境充滿多項變數,屆時各投資者的標書內容相信大多較為保守,投資在澳門的金額不會有太大「驚喜」,對協助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的作用成疑。但賭牌短期續約兩年,筆者相信2023年的全球經濟/投資環境將會大為改善,屆時各投資者的標書內容將會「耳目一新」,投資的金額相信不少,提出的方案(若落實)對協助推動澳門經濟適度多元將有十分正面的作用。 政治方面,2024年是美國大選年。美國總統、眾議員(所有議席)、參議員(三分一席位)都須要面對選舉。現時六張賭牌,「美資」佔了三張;2024年6月新的賭牌將會發出,美資屆時會否仍佔澳門賭業「半壁江山」?美國民主共和兩黨的代表參選總統大選,他/她一定要保護美國企業的利益,才能爭取更多的選票。因此,若要保護美企的利益,就須遵守澳門的法律。反過來,美企希望可以繼續在澳門營運,繼續為股東賺取利潤,一定期望中美間「多合作,少紛爭」,美企自然較傾向支持上述信念的候選人。在黨和企業的「互動」下,總統候選人的對華政策就需作出「調整」,「多合作,少紛爭」即使不能成為選戰主流,但也不能被各方忽視。因此,賭牌在2024年6月才到期,對國家也是有利的。 梁立身

疫情「再度」回來 推保民生措施

2021年8月3日是澳門的一個「特別」日子,由於出現4宗新冠確診個案,澳府決定在8月4至6日一連3日進行全民核酸檢測,澳門全城參與。澳門進入「特殊」狀態,實施更嚴格的出入境政策,大部份娛樂場所須暫時關閉,每天入境澳門的旅客人次下跌至四位數。原是傳統旺月的8月不會「再」出現,澳門經濟再次進入「靜態」。為了協助市民度過難關,筆者建議澳府爭取在9月再推「保民生」政策,向澳門居民派五千元(澳門元,下同)消費卡及向澳門企業派發津貼。 「救」人重於一切 再推保民生措施 8月3日,澳門出現4宗新冠確診個案,澳門本土長期零確診記錄被打破。由於患者確診的是Delta變種病毒,澳府不敢掉以輕心,只能以最高安標應對事件。粵(珠)澳政府經商議後,調整兩地通關安排,經粵澳口岸出入境入士須持12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變相「封關」),以控制人流往返粵澳,減低疫情傳播的風險。全澳市民進行核酸檢測後,全部是陰性,在評估風險及回應兩地居居訴求中尋求平衡點,粵(珠)澳政府調整通關安排,經粵澳口岸出入境人士改為須持48小時內核酸檢測陰性證明。 8月5至17日期間,澳門大部份娛樂場所(包括電影院、按摩院、遊戲機場所等)須暫時關閉、「澳人食住遊」計劃暫停、大型活動取消或延期等,澳門再次進入「靜態」狀況。由於實施嚴格的出入境政策,入境澳門的旅客人次下跌至低四位數,博彩業、酒店、餐飲等行業全方位受到嚴重影響,傳統旺月(8月)沒有出現。 「沒有」旅客來澳,加上澳府呼籲市民不要群聚,各行各業面對的困難不少。雖然6月才推出五千元「啟動金」,但現在澳門經濟不樂觀,8月17日後,澳門可否「回復」正常狀況,充滿變數。「救」人(經濟)如救火,澳府需果斷再推「保民生」措施,爭取在9月推出,以協助澳門市民/企業度過難關。 參考過往的「保民生」措施,能夠直接幫助市民/企業,減輕其面對經濟壓力的有效措施就是消費卡及補貼澳門企業(以企業聘用員工數目為基礎)。澳府需力爭在9月再推五千元消費卡,其使用方法、模式等和6月推出的方案一樣,以減低行政及其他成本。若市民甲使用電子支付平台,在9月,政府將「注入」五千元「啟動金」及三千元「立減額」到其電子戶口,有效期至2022年2月28日止。若市民乙使用消費卡,他/她只需在9月到各大充值點,即可充值五千元「啟動金」及三千元「立減額」。為了增加靈活性及盡快協助市民減輕其經濟壓力,「新」的五千元「啟動金」及三千元「立減額」可和原來的「啟動金」及「立減額」一同使用!假設市民乙的消費卡仍有二千元「啟動金」及二千元「立減額」,在9月充值後,其「啟動金」就是七千元,「立減額」就是五千元,如此類推。 另外,針對澳門企業,以企業聘用員工數目為基礎,推出和去年一樣的補助方案,沒有員工 – 1萬5千元、1至3名員工 – 5萬、4至6名員工-7萬5千元,如此類推。此方案可有效減輕企業的負擔,在「沒有」或只有小量的生意下,鼓勵企業不裁員,大家共同度過難關。資助金額爭取在9月以支票或電子支付方式給予澳門企業,盡快減輕企業面對的經濟壓力。 澳府需要盡快評估本次新冠確診個案對澳門的影響,在本月及下月觀察澳門市道的情況/變化,在下月中再根據市場、澳門狀況、外圍環境等因素而決定下一步的方向。現時澳府最重要工作是先「穩定」社會,「穩定」市民的心,力爭在9月派發「消費卡」及資助澳門企業,令市民/企業明白澳府一定會採取必要手段/措施協助市民/企業度過難關! 梁立身

朱立倫挑戰「大位」 韓國瑜應如何?

「一如所料」,國民黨前主席朱立倫日前宣布將會參選9月舉行的國民黨主席選舉,已公布參選的其他人包括現任主席江啟臣、彰化縣前縣長卓伯源等。若沒有其他黨內「明星」(韓國瑜?)參選,以朱的雄厚實力,應該可以順利拿下主席寶座。站在國民黨的立場,不論誰人當選黨主席,他/她應專心為黨準備迎戰「2022年九合一」選舉的工作,打勝仗。若國民黨在「2022年九合一」選舉取得好的成績,之後才討論誰人代表黨參選2024年大選才是上策! 先打好「2022年九合一」選戰 再談2024年大選 新冠病毒在去年開始影響全球,對全球民眾的健康、經濟、政治等都有深遠的影響。一年半已過,新冠變種病毒相繼出現,民眾/社會都不知道疫情何時才會「徹底」完結?若不是新冠病毒,特朗普有機會在去年連任美國總統一職。若不是新冠病毒,原定去年舉行的歐國盃及東京奧運不會延至今年才舉行…新冠病毒「改變」了全球的運作模式。 若政府沒有處理好應對新冠病毒的工作,政府的民望會下跌,若剛巧是選舉年,執政黨的選舉形勢不妙。去年台灣推出應對新冠病毒的措施/政策不俗,台灣民眾對政府是滿意的。今年5月台灣再次面對新冠病毒的「衝擊」,確診及死亡數字急增,台灣民眾就不滿政府處理疫情的措施/政策。經台灣政府收緊各項防疫措施後,台灣的疫情已有明顯好轉,但民眾對政府的信心不會像以往一樣。民眾不滿政府的表現,明年就是「2022年九合一」選舉,執政黨(民進黨)的得票會因此減少?筆者有保留,「2022年九合一」選舉,離現在仍一年多,除非台灣的疫情在2022年間不斷惡化,確診及死亡數字急增,經濟變得十分差,民進黨的形勢才十分不妙。若不是上述情況,民進黨勝出的機會仍是有的。國民黨選舉黨主席,新主席的頭等大事就是打勝「2022年九合一」選舉。 柯文哲於法不能在明年競選連任台北市市長,國民黨派誰(蔣萬安?)出戰,民進黨的代表(陳時中?)迎戰,民眾黨的代表又是誰?以現時的民調,蔣暫時領先其他可能參選的人士,但現在距明年11月仍有一年多時間,時間太長,不好說。若國民黨能拿下台北市,對黨、2024年大選、黨主席都是「三贏局面」。明年新北市市長選舉,侯友宜現時民望高企,站在國民黨立場,侯較適宜競選連任,繼續擔任新北市市長,為2024年大選提供堅實的基礎/支援。鄭文燦和柯一樣,於法不能在明年競選連任桃園市市長,國民黨(韓?)/民進黨(鄭寶清?)/民眾黨(?)出戰新北?台中市市長盧秀燕現時民望不俗,明年競選連任有一定優勢。高雄市市長陳其邁同樣民望領先,明年代表民進黨出戰沒有疑問。 國民黨新主席的工作是取三席(台北/新北/台中),力爭四席(台北/新北/桃園(高雄?)/台中),只有能完成上述工作,才可顯示新主席的能力及實力,他/她才有「資格」(若他/她願意)爭取成為黨代表參選2024年大選。若只能取下兩席(新北/台中),新主席應該擔當政治責任,辭職下台。有意見認為韓應代表國民黨參選明年桃園市市長,有機會「攻下」桃園市,但筆者倒認為韓在那裡跌倒,就應在那裡站起來!韓應慎重考慮投入明年高雄市市長選舉。2019年,韓沒有履行政治承諾,沒有好好為高雄服務,決定參選2020年大選是不對,為此,韓付出代價是應該的。韓應以新形象(虛心、聆聽、自信)重新投入明年高雄市市長選舉,承諾為高雄市服務八年(不是四年),不再三心兩意,以實際行動「打動」高雄市市民的心!「2018年九合一」選舉,韓對陳,韓有足夠經驗及信心面對陳,韓有機會可以再次「攻下」高雄市,但絕對是一場十分困難的選戰,一票都不能少! 不論誰人當選國民黨新主席,他/她只有一條路可走,全力以赴為黨努力,在「2022年九合一」選舉中,力爭三(四)席直轄市市長寶座,只能成功,不許失敗。若成功,不論是否他/她代表黨參選2024年大選,他/她對誰人能代表國民黨參選的發言權絕對不能小觀! 梁立身

澳門代管珠海橫琴?

澳特首賀一誠早前出席公開場合後接受記者訪問,有記者問為了加強粵(珠)澳的合作,體現粵港澳大灣區合作精神,中央政府是否已批准澳門代管珠海橫琴?賀一誠沒有直接回答問題,只表示短期內將有重大粵(珠)澳合作計劃公布。粵(珠)澳合作計劃是中央政府提出及支持的計畫,權力屬於中央,由中央政府公布詳細內容方為恰當,澳門以至粵(珠)社會都等待中央正式的公布。若落實澳門代管橫琴,對澳門絕對是天大的喜事! 澳門代管橫琴 何種模式? 翻開珠海地圖,橫琴是一個島。根據維基資料顯示,經過若干次填海後的橫琴,其面積約107平方公里(澳門面積約34平方公里),是澳門面積的三倍多。澳門人口約70萬,但只能在1個30多平方公里的地方「生活及工作」;生活、工作、發展等全都須要足夠的土地才可持續,澳門此點顯然缺乏。土地不足,是澳門發展的「死結」;若然澳門有充足的土地,在內地的強力支持下,澳門的前景非同小可。 現在有消息傳出中央可能授權澳門代管橫琴,代表澳門的土地一下子「增加」三倍多,絕對足夠澳門可持續發展。現在的問題是,若落實由澳門代管橫琴,代管的模式是什麼?作為開始,筆者估計代管的模式在第一階段不會太「進取」,以稍為「保守」方式較好及安全,一步一腳印,對澳門/粵(珠)都是好事。 首先,澳門代管橫琴,如何吸引人才來橫琴一同發展澳門/粵(珠)?採納澳門的職業稅率、公司利得稅率是一種有效方法。只要是澳門及粵(珠)所需的人才,經過審批後,內地各省市自治區的人才都可以來橫琴工作,來橫琴的人才可按澳門職業稅率繳納個人所得稅,最高稅率是12%(內地個人所得稅率最高是45%)。若是澳門/粵(珠)計劃大力發展的行業,內地企業來橫琴設立上述公司,亦可按澳門公司利得稅率繳納稅項,最高稅率是15%(內地企業標準稅率是25%)。 內地居民可在橫琴工作及生活,但不能自動成為澳門居民。若然要成為澳門永久居民,同樣須要在澳門生活/工作七年後才可以申請。當然,為了吸引內地人才來澳,筆者建議凡在橫琴生活及工作滿七年(以橫琴為常住地及連續七年在橫琴工作及生活),其情況可相當於在澳門生活及工作七年,七年後可以根據澳門法律申請成為澳門永久居民,澳門當局再根據法律審批是否批准(上述建議須修改澳門的《居留法》)。具競爭力的稅率,加上有機會成為澳門永久居民,此兩項政策可大大吸引內地人才來橫琴,來澳門。 橫琴由澳門代管,澳門的發展將有突破性的發展,為了回報粵(珠)的幫忙,澳府有責任,亦有能力以財政稅收回報粵(珠)。澳門座擁六千億(澳門元,下同)儲備,加上每年的博彩稅,澳門的財政基礎/能力沒有問題。澳府可和粵(珠)商議,以每年的澳門財政稅收的若干百分比回報給粵(珠)[設定一個年期],作為將橫琴給予澳門代管的費用。有了三倍多的土地後,再加上現時各個新填海區,長期困擾澳門的醫療、住屋等問題將可徹底解決,澳門將迎來更美好的將來。 梁立身

再「沒有」自由開放代表

澳門立法會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日前公布根據《基本法》有關的規定,裁定參選的6組參選組別中有21人不符被選舉資格。7月13日,選管會再正式公告參加9月12日的立會選舉的直選組別,「民主昌澳門」、「澳門全勝」、「學社前進」、「博彩新澳門」、「新澳門進步協會」不再被列入參選名單。被裁定不符被選資格的幾乎包括所有自由開放(自開)陣營代表,現任立會議員吳國昌,蘇嘉豪在內。澳門回歸20年,今次是歷屆立會選舉規模最大的一次「DQ」事件。吳國昌,蘇嘉豪等人很大可能會就「DQ」事件上訴至終審法院,但筆者對結果不樂觀。2021年10月開始,澳立會將可能「只有」1至2位自開的代表,但此結果是澳門市民樂見? 澳立會再「沒」自開代表 9月選舉形勢如何? 選管會日前公布因有參選人違反《基本法》相關規定,選管會裁定上述人士不符被選資格。被裁定不符被選資格的3個參選組別-「學社前進」、「民主昌澳門」、和「新澳門進步協會」日前表示已收到選管會相關「決議」及資料,待研究選管會決議文件後再作下一步行動。筆者相信即使上述3組上訴至終審法院,最終結果相信沒有分別。3組這樣做,只是向支持他們的選民交待,縱然他們「可能」已知道最終結果。 9月12日舉行的立會選舉,沒有了大部份自開的代表參選,形勢會如何?現任立會議員區錦新不再參選,吳國昌,蘇嘉豪被「DQ」,代表將有3席直選議席「空缺」;加上梁安琪「轉戰」間選,再多一席直選議席「空缺」。在14席直選議席中,有4席「可供」參選組別爭取,比例不低。分析現在「入閘」的參選組別後,筆者認為以下組別有較高機會取得上述4個直選議席。 首先,筆者認為現任議員競選連任有一定的優勢,基於他們的知名度/政績/所屬團體的實力等,他們連任的機會較其他候選人高。有9位現任議員競選連任,因此,「可供」爭取的「只有」4個直選議席。由於自開陣營「只」餘下「新希望」一組,部份自開的支持者可能轉而將票投給「新希望」。「新希望」原來的支持者,很大部份來自公務員系統及土生背景(人數不少),加上自開的部份票,「新希望」有機會取得兩席。 「民眾建澳聯盟」本次以一個組別參選,以該組的雄厚實力(福建同鄉、基層市民、博彩業及相關行業等),加上現在「多」4席「空缺」,相信該組別會更努力爭取更多的票,令該組排名第三的候選人有機會當選。「澳粵同盟」是上屆立會選舉的「票王」,以該組的雄厚實力(廣東同鄉、基層市民、博彩業及相關行業等);同樣,該組排名第三的候選人有機會當選。「最後」的一席,筆者相信可能將由「群力促進會」排名第二的候選人或「傳新澳門協會」排名第一的候選人中選出。「群力促進會」的現任議員何潤生「轉戰」間選,但以「群力促進會」的實力,取一席的難度不高,現在目標是取二席,而「傳新澳門協會」在上屆立會選舉有七千多票,只要保持上屆成績,有力爭取「最後」一席。 筆者要補充一點是,由於大部份自開的組別被「DQ」,筆者認為9月立會選舉中將可能出現較上屆更多的「抗議票」,包括「白票」、「廢票」等。自開選民由於「再」沒有心儀的候選人(2017年的立會選舉,「民主新動力」、「民主昌澳門」、「學社前進」共得三萬票,佔總投票人數18%),因此,部份自開的支持者可能不去投票或投「抗議票」,9月立會選舉的投票率也可能不及上屆。 梁立身

港澳通關勢在必行 以安全保守為大原則

港澳各自互相「封關」逾一年,現在香港疫情逐漸穩定,澳門長期保持本土零感染,港澳社會大部份人都認為是時候逐漸打開「門戶」,增加兩地往來,盤活港澳經濟。港澳社會普遍認為在特定的條件及前提下,港澳居民可以往來港澳而不須被「醫學觀察」。筆者認同上述觀點,但現在新冠變種病毒個案在全球急升,加上歐國盃剛完結,下星期東京夏奧開幕,大量人員在世界各地流動,展望可見的未來,新冠變種病毒個案只會升不會跌。在此形勢下,即使港澳居民可以往來港澳而不須被「隔離」,香港居民入境澳門後亦須遵守嚴格的社交距離限制,以盡量保障內地、澳門、香港居民的健康及生命安全。 港澳通關可以 大原則不能有「漏洞」 新冠病毒去年於全球大爆發,港澳為了保障港澳居民的生命安全,迫不得已各自互相「封關」,港澳居民從此沒有了正常往來的機會。隨著內地及澳門的疫情在去年下半年逐漸穩定,內地和澳門亦逐漸恢復兩地人員的往來(不須被「醫學觀察」,但須做核酸檢測)。香港由於疫情反反覆覆,內地及澳門只能以嚴格的醫學措施應對,以保護內地/澳門居民的生命安全(港人可以到內地/澳門,但入境後須被「醫學觀察」,當然,亦要做核酸檢測)。由於須被「醫學觀察」,大部份港人都不會(不願意)前往內地/澳門。 經過港府多番努力後,再加上近期香港私人機構/團體出盡「法寶」利誘居民,港居民接種疫苗數字一路增加(至2021年7月12日,接種量約4,458,300劑疫苗),,再配合對入境香港的人士進行嚴格的檢疫要求,香港的疫情終見「出路」。筆者認為港府是希望可以先和澳門「通關」,有了成功的經驗後,再和內地「通關」也較容易。澳門作為第一個「關口」,意義非凡。但現實是,香港是國際都會。每天仍有多個從海外國家/地區來港的航班,而海外國家/地區的新冠變種病毒個案急升,香港能否在香港國際機場已找出入境的新冠感染者是重中之重。反觀澳門,澳門國際機場現時只有從內地來澳的航班,基本上已沒有海外國家/地區來澳的航班,從外地輸入新冠個案的壓力不大。 但7月8月是暑假,在台的澳門學生,根據早前報導,可能有數以百計的學子回澳,現在台灣的疫情非同小可,若港澳本月「通關」,加上由台回澳的澳門學生,澳府面對的壓力將增加不少。因此,為了最大程度保障內地、澳門、香港居民的健康及生命安全,即使港澳「通關」,筆者建議須以保守,安全為大原則。香港居民入境澳門後,其「健康碼」是藍色,除早前澳府已公布的各項社交距離要求及前設條件外;持「健康碼」藍色的人士,筆者建議不能進入賭場。賭場是澳門的經濟命脈,若一不小心,在賭場內出現確診個案(那怕只是一宗),賭場很大可能又須停業14天。若賭場再停業14天,對澳門經濟的打擊(實際及心理)都是十分深遠的。 在港澳「通關」後,澳府可觀察形勢的發展,若通關後30天內沒有發生任何新冠個案,可考慮容許持「健康碼」藍色的人士進入賭場。同時,持「健康碼」藍色的人士,也不能經澳門進入內地。若港人希望進入內地,他/她只能由香港進入內地。當然,是否須要被「隔離」,就須由內地和港府協商。若港澳「通關」後30天內,澳門沒有發生任何新冠個案,筆者相信內地可能會容許港人入境後不須被「隔離」,但就可能須要「自我健康管理」14天或更長的時間,以保障內地居民的健康和生命安全。 新冠變種病毒傳染力強,潛伏期長,在港澳兩地居民的新冠疫苗接種率未達70%(或80%)前,兩地人員可恢復交往,但只能一步一步走,不能掉以輕心。澳門經不起再一次賭場停業14天。 梁立身

港澳駐台辦事處先後暫運

香港經濟貿易文化辦事處(即「港府駐台辦事處」)及在台灣澳門經濟文化辦事處(即「澳府駐台辦事處」)先後在今年5月和6月暫停運作。台灣在港澳都設有辦事處,但由於簽證問題,現時只有一位台方人員在香港的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工作,其他的都是香港員工;台灣在澳門的辦事處,同樣面對簽證問題。現時兩岸關係不太穩定,港澳社會十分關心台駐港澳辦事處能否「繼續」營運下去? 形勢不同 政治先於經濟 台港澳交往有前設條件 澳門經文處於2011年12月2日在台北市開始正式運作,香港經文處則於同月19日在台北市成立,標誌台港澳進一步增加交流及合作的空間。可惜的是,2016年民進黨代表蔡英文勝出台灣領導人選舉;2020年,蔡英文成功連任,兩岸關係已變得不太穩定。由於政治原因,港府及澳府要求台方在港澳工作的台方人員簽署「一中承諾書」,作為批出在港澳工作簽證的前設條件。筆者相信不論是民進黨、國民黨或其他台灣政黨執政,都不太可能容許台灣公務人員簽署「一中承諾書」;因此,不論是台方的輪換人員(未前往港澳)或已在港澳工作的台方人員,其簽證獲批的機會不會高。另一角度來看,香港和澳門都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特別行政區,港澳都須以國家利益(政治原則)為大前提;因此,基於政治現實,港澳要求台方人員簽署「一中承諾書」是不能逃避的政治責任。 現在港澳駐台辦事處都先後暫停運作,港澳社會現在關心的問題是台駐港澳的辦事處可以「繼續」營運多久?分析現時的局勢,情況不太樂觀。蔡英文的第2個任期至2024年,距離現在仍有3年;加上中美關係仍處於不太合作局面,台灣是美國利用作為應對中國的一個重要元素,在可見未來,美國不會放棄此策略。現時全球形勢和以往不同,國家安全、政治原則等都是先於經濟、民生等議題,因此,台駐港澳的辦事處能否「繼續」營運,筆者不太樂觀。 在香港方面,形勢「可能」較澳門好些。在台北經文處成立前,基於港台的貿易、旅遊、文化等合作及交往,台灣其實已有眾多「辦事處」在香港運作。貿易方面,台灣在港的「辦事處」是遠東貿易服務中心駐香港辦事處、旅遊方面是台灣觀光協會、文化方面是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若台北經文處未能繼續在港營運,上述3個「辦事處」可以「回復」各自運作的狀態,就各自負責的業務範疇向在港的台灣民眾、台商、香港市民、港商等提供服務。 反觀澳門,不論是台澳的貿易種類/金額、台赴澳(澳赴台)的旅遊人數、台澳文化交流等,澳門的總量都不及香港,以往的做法都是台駐港的台方人員兼顧澳門方面的工作,光華新聞文化中心等「辦事處」是不會在澳門設立一個獨立的工作站。因此,當台駐澳辦事處面對簽證的問題,對其影響較台駐港辦事處可能更深遠。台駐澳辦事處的台方人員不會簽署「一中承諾書」,已在澳的台方人員,其工作簽證能否續期,機會不大。因此,當已在澳的台方人員,其工作簽證到期,無可避免須回台,台駐澳辦事處將再沒有一位台方人員(儘管可能仍有澳門員工)。但此運作來模式,台灣方面會接受嗎?筆者不太樂觀。 展望未來,除非2024年台灣領導人選舉,國民黨代表(但須認同「一中原則」勝出),兩岸才可能有機會逐漸回到較穩定的局面;若是任何政黨勝出但不認同「一中原則」,台港澳關係不可能「回」到2011年的狀態。 梁立身

人才專才計劃 重點是工作權非居留權

澳門立法會第三常會正審議《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許可的法律制度》法案,法案中最引起社會討論及爭議的是居留許可持有人若頻繁及有規律來澳就學、工作等,即使不在澳留宿、也可符合在澳常住(居住)的定義(日後是否能獲得澳門永久居民身份的重要審批條件)。筆者認為吸引優秀人才、專才來澳,最重要是合法及方便的工作權,而非居留權。只要給足夠的方便予來澳工作的外地人才、專才,他們來澳的工作意願將會增加,是否獲得澳門的永久居民身份不是重點! 足夠的方便予外地人才專才來澳 大大增加外地人才專才來澳意願 澳門地方不大,人口不多(約七十萬),產業相對單一(唯博彩業較具競爭力),歷屆澳門特區政府都希望將澳門經濟適度多元,經過二十年的努力,大家對成果心裡有數。本屆政府遇上COVID-19,經濟適度多元再度提上日程,澳府明白要發展不同產業,人才、專才不可缺少;因此,澳府建議制定《出入境管控、逗留及居留許可的法律制度》,一定程度增加吸引人才、專才來澳工作的意願,協助澳門發展不同產業。 法案大部份內容沒有問題,但當中最引起社會關注及爭議的是居留許可持有人若頻繁及有規律來澳就學、工作等,即使不在澳留宿、也可符合在澳常住的定義(日後是否能獲得澳門永久居民身份的重要審批條件)。社會上對此有正反意見,正方意見認為可提升吸引人才、專才來澳的力度,因為法律容許他們不須在澳門「長住」;反方意見則認為,若居留許可持有人不在澳門「長住」,為什麼要給予他們澳門永久居民身份? 筆者認為澳府須首先定出希望發展那些產業,並須清楚澳門的人力資源市場能否提供足夠的人才、專才發展上述產業?若欠缺發展上述產業的人才、專才,就須定出澳門需要的「人才、專才」清單。有了清單後,澳府就可以制定配套(包括立法手段),推出相關措施等吸引人才、專才來澳。若甲是清單內的人才、專才,澳府可為甲提供「一條龍」的服務,只要甲能提供合法及充足的文件給予澳府審批,筆者建議澳府可給甲「43」的工作權,即甲可以在澳門首先工作4年,工作4年後再申請續期,若成功,甲可以在澳門再工作3年。 上述安排是為了給足夠的方便予甲,不用甲每年為工作權續期,大大減低甲的成本(澳府的行政成本亦會減少),亦可顯示澳府的誠意。只要是澳門需要的人才、專才,澳府將給予最大的方便。甲在澳門工作期間,可以自由選擇在澳門或其他地方居住,此是甲的自由,筆者認為不須為此定出過多的規定。筆者認為外地人才、專才來澳,吸引他們的是高薪優職,合法及方便的工作權等,是否可以擁有澳門永久居民身份不是最大的誘因!因此,只要澳府提供合法及方便的工作權予外地人才、專才,已可大大提高吸引他們來澳工作的力度。 筆者要強調的是,上述「43」是工作權,不是「居留權」,甲在澳門工作7年後不能保證甲一定可以取得澳門永久居民身份。7年後,甲可以申請成為澳門永久居民,但須提供更多合法及充足資料及文件予澳府審批,筆者認為審批的條件應包括甲在澳是否有住所(租住或購買合約)、稅單(職業稅等)、配偶及子女的住所(租住或購買合約)、配偶的工作證明、子女就讀證明等資料及文件。永久居民身份不同於工作權,若甲希望成為澳門永久居民,理所當然要證明他/她是以澳門為家,澳門社會亦會接受及認可上述要求。 梁立身

視聽專區

精選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