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誰在拖經濟發展的後腿

出版時間: 2017-09-13 00:30 閱讀量: 3,360

日前,人民日報微信上有一則消息,標題是「李克強:如果沿用老辦法管制,就可能沒有今天的微信」。筆者今天且當一次文鈔公,好讓讀者知道澳門政府官員對「互聯網+」和分享經濟的態度是如何逆潮流而動。李總理指出:「分享經濟是一個新業態。它的所有權和使用權是分離的,靈活性很強,多種模式並存,可以說很多事情是未知大於已知。怎麼進行有效監管從而更好促進這一產業發展?相關部門首先還要有一個包容的心態,審慎監管,不要一上來就管死。」李總理的話,句句說得合情合理。可惜,我們那個把推動經濟適度多元、鼓勵企業創新為口號的特區政府,根本絲毫聽不入耳,對「互聯網+」和分享經濟更是一點也不包容,卻為了一小撮的士業界的利益,不惜下重手打擊Uber在澳門的營運,令其退出澳門市場,把有助解決市民出行以至交通擠塞問題的新創意,扼殺於萌芽狀態,還美其名曰 「依法施政」。

去年10月,美國聯邦第七巡迴上訴法院判決,Uber和的士是屬於不同類型的服務,行政當局應對兩者採取不同的監管方式。法官理察.龐士納的解釋,對澳門政府官員應是一記當頭棒喝,他說:「持有咖啡廳營業牌照,並不意味著牌照持有人可以阻止一家茶館開業。儘管這一牌照允許以特定方式在市場上展開經營,但持有牌照並不意味著有權在市場上排除競爭。專利權代表的是製造及銷售專利產品的獨家權利,而不是阻止競爭對手發明未侵權的替代產品,防止自己的利潤受到損失。實際上,當新技術或新商業模式誕生時,通常的結果是老一代技術或商業模式的式微甚至消失。

如果老一代技術或商業模式獲得憲法賦予的權利,將新生事物排除在自己的市場之外,那麼經濟發展將可能停滯。我們可能就不會有的士,而只有馬車;不會有電話,而只有電報;不會有計算機,而只有計算尺。」特區政府雖然口裡經常說著要發展經濟,但其所為,事實上卻是在阻礙新生事物出現,在拖經濟發展的後腿。

同文早前提及的「義字五街抗爭事件」,更是凸顯出官僚處事的僵化和霸道,在那裡經營多年的商戶,都被民政總署整得叫苦連天,尤其是盧九街一帶,日常都是行人寥落,商戶慘淡經營,很多甚至已結業或搬遷,商戶心中積累的不滿和怨氣,總有爆發的一天。

而民政總署現時對付雞販的招數,包括抹黑、分化等,很多已在當年義字五街商戶身上用過,現在只不過是在故技重施。查實目前義字五街已改為步行街,根本不會再有人車爭路或消防車通過不了的問題,而該區小販的攤位亦已固定下來,不會再引起大爭議。如果現在容許商戶在門前的行人路上擺賣,並向政府繳納佔用公地的牌照費用,將可馬上攪活該區,創造更大的經濟價值,政府也不會有什麼損失。偏偏民政總署根本不管小商戶的死活。「人被壓迫了,為什麼不鬥爭?」這句一度被用作義字五街抗爭標語的魯迅名言,官老爺們實應深以為懼。

作者:羅平男

留言

avatar
500

最新出版週報

線上閱覧